自由投稿
星期四, 8月 2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今日经济 – 欧洲最低工资制:巴黎试图说服北欧国家加盟

滚动 国际

法国将在2022年1月出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为了避免精力在轮值期间的欧盟事务与几乎平行进行的本国总统选举投票之间被分散拉扯,法国希望趁现在尽快推进欧盟具体事务,其中包括说服北欧多国朝着其并不熟悉,甚至并不认可的社会权利保障体制方向前进,纳入欧洲最低工资制度。

法国欧洲事务国务秘书克莱蒙-波恩和劳工部长伊丽莎白-伯尔尼与瑞典,丹麦同行会面。

法国的欧洲事务国务秘书克莱蒙-波恩和法国劳工部长伊丽莎白-伯尔尼日前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瑞典企业联合会总部,会见了瑞典与丹麦的雇主和工会代表等人。瑞典工会中心副主席特蕾莎-郭芙琳拒绝了欧洲最低工资制度这个概念,而这基本体现了其他北欧国家对于这一草案的总体立场。法方代表则强调,最低社会权利应当与单一市场一同应运而生,避免某些欧洲国家对欧盟产生幻灭;或者反之,让另外一些欧洲国家利用高低工资差和高低福利差,进行社会倾销。

世界报今日在其欧盟与经济话题当中,对这一会面做了深度分析。首先,对于法国来说,这可谓一场试水,一场排雷,先了解北欧国家为何抗拒欧洲最低工资制度,再尝试说服之,也算是为法国接棒欧盟轮值主席国做准备。接下来几周,各方将继续保持接触和对话。

其次,对于北欧国家来说,瑞典,丹麦,芬兰均尚未接受欧洲最低工资制度,瑞典引以为豪的行业工资协商模式,自二战以来颇为稳定,丹麦雇主联合会主席也强调:“对改善劳工工作情况的意愿表示理解,但对所有让欧盟有权把最低工资强加给丹麦的草案表示拒绝”。这种社会模式当中不存在国家统一的最低工资标准,而是根据行业集体协议,每一至三年对工资进行一次谈判,最终敲定的数字具体取决于行业,部门,年龄等等。 瑞典有近700项此类协议,覆盖其境内几乎80%的雇员。 对于工资标准,政府没有发言权。瑞典雇主协会副主席评价认为:“这种模式,使我们可以在拥有高水平工资的同时,保持经济的竞争力”,“这种模式既非常稳定,又能够在危机当中,通过迅速开展的行业协商谈判,快速适应变化的情况”。

这一行业集体协商制度,扎根在北方国家的身份认同感当中。挑战这种制度,可谓挑战其身份认同感。瑞典工会中心副主席特蕾莎-郭芙琳解释道:“正是因为欧盟向我们承诺,这种模式不会受到威胁,我们才同意在1994加入了这个集体”。

北方国家指出,根据欧洲几大条约,布鲁塞尔方无权干涉薪资报酬的问题。这些国家担心若同意欧洲最低工资制度,其中的复杂文本可能将给政府开路,更多干涉薪资,或者导致出现个体以欧洲最低工资为名,挑战行业集体协商定下的薪资标准。

法国和欧盟则迂回劝说,称行业集体协商制度,与欧洲最低工资制度是殊途同归,并认为行业集体协商制度正是最低工资制度法律的一种替代品,换了一种方式,来确定最低工资。为了消除北方国家的恐惧,法国和欧盟指出,欧洲最低工资制度的目的,是确保所有欧洲劳动者能有一个体面的生活水平,同时限制国家之间的不公平竞争。尤其按照如今欧洲在地理上的经济差异,若为北方国家开了特例,那么东欧国家也将有理由拒绝最低工资制,而这些国家说“不”的背后,则更可能隐藏着对劳动者们的不公,这将最终导致欧洲最低工资制度名存实亡。

如果说从保护劳动者,促进公平竞争这个理念的角度,法国与北方各国的本意是一致的,那么从扼制本国极右翼民粹运动,扼制反欧盟阵营与欧洲怀疑论者的角度来讲,各国政府也拥有共同的立场。这两方面的考量,推动着谈判各方走向同一个方向。没人不想达成一致,而最佳结果,就是在法国开始轮值欧盟之际,双方达成一种政治妥协。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