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8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塔利班抛出外交橄榄枝 中国成为“新朋友”

滚动 推荐 国际

塔利班8月15日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后试图建立新政府政权,四天后的19日,塔利班官方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在推特上宣布,塔利班成立一个新国家,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寻求被国际承认为阿富汗合法政府地位的塔利班,其实早已将橄榄枝伸向四处……

塔利班8月15日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后试图建立新政府政权,四天后的19日,塔利班官方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在推特上宣布,塔利班成立一个新国家,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寻求被国际承认为阿富汗合法政府地位的塔利班,其实早已将橄榄枝伸向四处……

8月25日,塔利班政治办公室发言人穆罕默德·纳伊姆表示,塔利班与中俄具有良好关系,“中国是阿富汗的邻国,我们有良好关系,与俄罗斯也是如此。”纳伊姆还说,塔利班与伊朗、中国、巴基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一直保持悠久的关系,这些国家不同于西方,对塔利班执政并无担忧。

对于同塔利班之间的关系,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奥列格·瑟罗莫洛托夫此前则向卫星通讯社表示,莫斯科并不急于把塔利班从恐怖组织名单中摘除,也不急于承认阿富汗新当局,将根据新当局实际举措和联合国安理会相应决议而定。

尽管中国从未像俄罗斯一样将阿富汗塔利班列为“恐怖主义”组织,但此前,塔利班都被北京视为与恐怖主义有关的破坏性力量。然而,在塔利班掌权不到一周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更是公开称赞塔利班“比上次执政时期更清醒和理性”。

相较于俄罗斯对于“友情”的“慢热”,中国表现得“积极大方”,塔利班高层的发言也句句透露着与中国的“融洽”。纳伊姆说,塔利班在喀布尔会见了中国代表团,双方磋商了阿富汗当前局势、双边关系及中国提供人道主义援助问题。8月19日,中国官媒环球电视网专访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沙欣,谈到重建阿富汗和平时,沙欣称希望未来中国能建设阿富汗做出贡献。

实际上多年来,北京曾与阿富汗塔利班有过多次互动。尤其在上月底,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和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被外界普遍认为是阿富汗塔利班组织的第二号人物的巴拉达尔,在中国天津会面,颇显高调。二者会面之际,美国正从阿富汗全面撤军,塔利班正在阿富汗战场上迅速攻城掠地。

据指,王毅在会谈中将塔利班称作阿富汗“举足轻重的军事和政治力量”,并称其有望在阿富汗的和平、和解和重建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巴拉达尔则承诺,阿塔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

塔利班其实早已展开了外交战策略。访问天津前,一个塔利班代表团已在7月初拜访了莫斯科,对曾经的宿敌俄罗斯做出了类似对中国的承诺,表示塔利班不会威胁俄罗斯及其在中亚的盟友。

南亚大国印度也同样传出在与塔利班接触。今年6月,新德里改变了以往不与塔利班有任何形式接触的立场,首次寻求与阿富汗塔利班建立正式沟通渠道,成为最后一个这样做的地区主要国家。

印度在阿富汗有大量投资,包括自2001年以来提供了30亿美元的发展援助,但出于对塔利班和巴基斯坦联系的考虑,印度一直与塔利班没有建立公开联系。印度传媒报道说,新德里已与巴拉达尔取得了联系,并与其他塔利班派系进行对话。

塔利班政治办事处发言人沙欣日前以音频方式接受共同社专访时,对在阿富汗的日本非政府组织活动给予肯定,强调保障日本使馆及非政府组织人员等的“生命与财产”安全,并表示塔利班“希望今后维持与日本的良好关系”,期待临时关闭的日本驻阿富汗大使馆早日重新开放。

8月23日,阿富汗塔利班文化委员会成员巴尔基以短信等方式接受韩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韩国等各国承认塔利班是阿富汗的合法政府,并愿与韩方进行经济合作。他强调称,阿富汗有“锂”等天然矿产资源,而韩国则引领全球电子制造业发展,相信双方能实现互利共赢。

据韩联社说,韩国外交部24日表示,韩国军方正派遣3架运输机前往阿富汗及其周边国家,帮助曾为韩国工作过的阿富汗人及其家属撤离至韩国境内。

在其它国家与阿富汗塔利班建立联系前,美国早在2018年就与塔利班进行了直接会谈。2020年2月,双方在多哈达成了一项和平协议,美国承诺撤军,塔利班则承诺阻止对美军的袭击,其他承诺包括不允许基地组织或其他武装分子在其控制的地区活动,并着手进行阿富汗全国和平谈判。

8月25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被问到与塔利班的未来关系时说,美国“将根据一个简单的主张——我们的利益,来判断我们与由塔利班领导的阿富汗政府的接触。任何关系的性质都取决于塔利班的一举一动。”

布林肯续指,塔利班必须“维护阿富汗人民的基本权利”,且不能让该国“被利用为恐怖攻击的跳板”,“如果他们兑现承诺,让想离开阿富汗的人们离开,那就是我们可以与之合作的政府。如果他们做不到,我们会确保运用一切可使用的适当工具孤立这个政府,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阿富汗将被唾弃。”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日前被问与塔利班的未来关系时则表示,中方在充分尊重阿富汗国家主权以及国内各派意愿的基础上,同阿富汗塔利班等各派都保持着联系和沟通,希望塔利班施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

中国已不止一次释放积极信号,官方媒体《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曾于7月中旬撰文称,有人把塔利班定义成中国国家利益的敌人,这种主张“是情绪化和幼稚的,也严重不合时宜”。“中国如果此时与塔利班为敌,无异于外交上的笑话,”他说道。

在塔利班接管喀布尔后,曾有中国网民讽刺说,“阿富汗政权更迭比美国总统更迭都要平稳”,还有相当一部分中国民众在网络上对塔利班表示肯定,说塔利班已经变得更加温和。

这不得不让人注意到,塔利班在中国的形象正悄然发生着“变化”。有分析称,这与日益上升的反美情绪不无关系。

近年来,美中两国就贸易、新疆人权和香港人权侵害、新冠病毒溯源等问题猛烈交锋后,两国的关系一度降至冰点,中国民间的反美情绪也达到高潮,塔利班和中国也由此成了“新朋友”。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