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3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拉维族人澄清人权问题  维吾尔代表:族人被迫配合演出

滚动 中国大陆 不平则鸣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国借由指控西方漂白自己,潜藏“你可以为什么我不行”的辩词,正泄露对维族人进行种族灭绝的事实,维族人是被迫在记者会演出欺骗世人的政治秀。

中国召开新闻发布会,找来维族人辩护新疆人权,不过斧凿痕迹明显。

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试图就新疆问题灭火,安排所谓棉纺工人辩称没有遭强迫劳动。中国官方批评欧美有迫害人权的过去,却对中国说三道四。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国借由指控西方漂白自己,潜藏“你可以为什么我不行”的辩词,正泄露对维族人进行种族灭绝的事实,维族人是被迫在记者会演出欺骗世人的政治秀。

中国外交部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9日上午召开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针对各国日前就新疆人权问题制裁中国,批评他们是集体失法、集体失忆、集体失智,反咬这些西方国家迫害人权的历史。

徐贵相说:“欧盟、美国、英国、加拿大这些国家,对自己犯下的罪行避口不谈,反而称新疆实施种族灭绝,简直是厚颜无耻。”

反咬西方迫害种族 维族人:中方自曝正进行种族灭绝

徐贵相称这些国家是合伙借涉疆问题搞政治操弄,目的是通过打人权牌搞乱新疆,遏制中国。“中情局想破坏中国的稳定,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制造中国动荡,利用维吾尔人不断刺激北京,这样就无需外力,便可从内部搞垮中国。”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路透社)

对此,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29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国企图利用西方历史性问题漂白自己,恰恰说明他本身就在推行动族灭绝的事,意思是『你当年能做,为什么我现在不能做?我是为了符合中国国家安全利益』,这样的辩解,无形向国际社会曝露其在当地推动种族灭绝。”

对路透社提问,瑞典企业H&M曾就新疆问题表达立场带来麻烦,其他在华企业对新疆问题表态也会带来麻烦?徐贵相则说,H&M不应把经济行为政治化、盲目地“跟风跑”。对外界质疑新疆棉来自强迫劳动的血棉花,徐贵相反指是伪学者、媒体的歪曲报导。

尽管网上流传多支视频显示中国消费者仍上门光顾,徐贵相却说:“我看你这H&M店里就没有人去,那么结果是什么?你在中国市场还能撑得住吗?你在中国还能赚得到中国人的钱吗?一分都赚不到。”

新闻发布会安排自称新疆棉纺工人、名叫“阿丽米热”女子现身说法,称与公司签劳动合同,工作环境有沙发、空调、洗衣室、网路、清真食堂,挺不错。

中方安排学员:只学习没挣钱

阿丽米热反驳遭强迫劳动的指控说:“那些人从来没有来过我们的公司,根本不了解我们的真实情况,她们说的这些话都是瞎编的,他们这样说,就是想杀掉我们的饭碗,毁掉我们的幸福生活,让我们没活干、没饭吃。他们的这种谣言,非常地可耻、可恨。”

中国29日就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安排自称新疆棉纺工人“阿丽米热”驳斥强迫劳动,被维族代表质疑是被迫配合演出欺骗世人。(路透视频截图)

不过,彭博社记者提问与会新疆再教育中心的学员:“请问你在校园(camp)里挣钱吗?如果挣钱的话,是现金支付?还是其他的方式?”

该名学员则说:“我们教科中心主要是在学习,没有什么挣钱或是工作的事情。”徐贵相还补充说:“做一些这个、这个,主要是做技能的训练,他是主要提高技能但是不生产产品。这些主要是练技术,也不存在外卖的问题,所以也不存在挣工资的问题。”

迪里夏提:族人被迫演出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会上所谓棉纺工人“证人”是被迫配合宣传的演员:“这是一场有计划、有目的,为对外欺骗所搭的一个政治作秀的舞台,这些所谓的证人,都是中国政府刻意安排的。我确信,这些所谓的证人,如果没有任何的压力,他们不会充当中国政府对外宣传的工具,而强迫维吾尔人充当廉价劳力,在当地是普遍的一个现象,怎么就突然出现了自愿的说法?如果是自愿的,为什么那么多的人,被强制送到廉价劳役的企业进行军事性的管制,这些所有的证据,都能证明,强制、强迫维吾尔充当廉价劳力,是中国在当地推行现代版奴隶无可推卸、无可否认的事实。”

迪里夏提说,中国政府接二连三,从北京到新疆当地,召开多场新闻发布会辩解,显然国际社会对中共压力大到必须以更多谎言卸责、掩盖其对维吾尔种族灭绝的反人类行为,并以分化、恐吓各国的手段,令和在中国企业放弃发出正义的声音。

维族人斥中方记者会 颠倒是非

哈萨克斯坦人权机构、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创办人赛尔克坚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共中央政府新疆记者会的召开是中国政府面对西方国家越来越严格的制裁,手忙脚乱,颠倒是非的无耻行为。

赛尔克坚说:“他们非法关押了3百万哈萨克人和维吾尔人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我们五年来搜集了三万多证人证词,录制了视频。整个新疆已变成露天集中营, 性侵,虐待,酷刑逼供,人体器官买卖,非法剥夺他人财务,非法占有哈萨克牧民草原,逼婚几乎普遍存在。我们铁证面前,中共再狡辩也无法洗干净中共反人类罪行。”

赛尔克坚呼吁国际社会不要袖手旁观,要采取更有效的措施。用更实际行动来拯救面临被种族灭绝的哈萨克人维吾尔人。

中方记者会上也有媒体触及关于新疆集中营涉及性侵、虐待、酷刑等问题,不过,徐贵相则一概否认这些指控,称是无中生有。

日本媒体提问指出,一些记者在新疆报导受驱赶、跟踪,徐贵相则称媒体可大大方方赴新疆采访,这种情况不存在,并指过去新疆暴恐活动频发,“我们也担心你们的安全问题,因为恐怖分子不分对象”,还称有时是记者“强行采访”而受访者不愿意,因此报警。

哈萨克斯坦公民阿李特那依阿拉山向自由亚洲电台爆料指出,她的丈夫叶儿波拉提胡斯漫被非法关押和限制自由。(爆料者提供)

本台持续接获爆料 中方任意监禁限制自由

在中方急于撇清新疆迫害人权议题时,另有哈萨克斯坦公民阿李特那依阿拉山向自由亚洲电台爆料指出,她的丈夫叶儿波拉提胡斯漫住在中国新疆阿勒泰市阿伟谭镇,2017年10月27日被公安关押在教育中心一年,到现在还被监禁在家中,无任何权利和自由,中国政府也禁止她丈夫前往哈萨克斯坦,中国政府以虚假罪名非法拘留她丈夫,但她丈夫从未参加过非法宗教活动,恳求西方国家和人权组织帮助她早日和她的丈夫团聚。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胡力汉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