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4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维权人士郭洪伟死亡疑点重重,八旬父母要调查到底

滚动 不平则鸣

4月9日,获刑十三年的吉林省维权人士郭洪伟(身份证上的名字,也称作郭宏伟)在接受脑出血手术失败后离世。他的父母认为郭洪伟五十七岁英年早逝,死因蹊跷,疑点重重,势必要调查、追责到底。

维权人士郭洪伟死亡疑点重重,八旬父母要调查到底

4月9日,获刑十三年的吉林省维权人士郭洪伟(身份证上的名字,也称作郭宏伟)在接受脑出血手术失败后离世。他的父母认为郭洪伟五十七岁英年早逝,死因蹊跷,疑点重重,势必要调查、追责到底,加上吉林宁江和公主岭监狱常年拖延保外就医、殴打虐待郭洪伟,公检法系统制造冤假错案,都需要为此承担法律责任。

4月4日晚,郭洪伟八十五岁的父亲郭荫起收到狱警电话,要求其为郭洪伟的脑出血手术签字,手术持续到凌晨四点。4月5日晚,郭洪伟二次出血,瞳孔扩大,接受第二次手术。

值得关注的是,两次手术前,警方均拒绝家人会见郭洪伟本人。直到6日上午,家人在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后获准探望,他瘦得皮包骨头,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2021年4月,郭洪伟最后的日子,由父亲郭荫起提供。

4月9日上午,郭洪伟咽气了。郭荫起并未在他身体上发现明显的伤痕,虽然目前没有实质证据证明狱方将其殴打致死,但他脑部的情况并非肉眼可见、亟需调查。“没有证据是打死的,但是我们有怀疑。病都在脑袋上。手术后的脑骨头,他们不给,拍照也不行,说是要统一处理、不能给家属。”

郭洪伟的尸体至今停在殡仪馆的冰柜内,郭荫起拒绝在真相未明之前将其下葬:

“我们不服!死因不明,不能火化,需要鉴定处理。完全是迫害死的。这么一个重症病人,高血压达到260,保外就医不允许,就是想整死你;而且转到公主岭监狱后,不让会见,也不允许打电话。死了以后入殓的时候我们想拍照,好几个狱警在那,不准拍照。”

吉林维权人士郭洪伟狱中突然脑出血,他的父亲郭荫起(右)与母亲肖蕴苓(中)被要求到医院在手术风险告知上签字。(维权网 / 微信图片)

郭洪伟母亲:一定替儿伸冤,不然死不瞑目

中国人权律师谢燕益计划到吉林当地跟进调查。他告诉本台,监狱故意伤害和失职渎职都有可能,“但是需要调查,包括是否要进行尸检、调取视频监控和病历资料。按照《刑事诉讼法》和《监狱法》,监狱有责任义务保护其身体健康,郭洪伟如果身体这么糟糕,应该获得保外就医。”

郭洪伟2015年入狱后,在松原宁江监狱长期受到虐待、殴打、被关押到小黑囚室等迫害。2020年5月,狱警卢佳讯将他关在充满过氧乙酸的禁闭室,造成他窒息和翻白眼,但是狱方收到举报后仅扣除警员一千元奖金。郭父坚持认为卢佳讯应被判刑,上告到吉林监狱管理局,至今没有答复。

直到2020年11月26日,郭洪伟才被批准转移到吉林四平公主岭监狱。今年二月中旬,他和家人通了最后一次四分钟的电话后一直杳无音信。

3月15日,狱方把郭洪伟送到省监狱(长春市)医院做保外鉴定,住院一周后又送回公主岭监狱,这期间从未允许他与家人联络。

郭洪伟年轻时的照片,由父亲郭荫起提供。

郭荫起认为,监狱可能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这次手术的主刀医生之一是吉林国文医院的姜福成。医生曾经问警察,郭洪伟身体状况变成这样有多久了。警察表示已经两个多月,此外,郭洪伟入院之前已昏迷两个多小时。

八十四岁的肖蕴苓在殡仪馆为儿子披上寿衣的时候仍然无法接受他的离去,她记忆中的儿子本来是两百多斤、一米七三的壮汉,从没得过大病。他入狱以后,腿也瘸了,高血压和脑梗死等病情不断恶化,现在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儿子,你放心,妈一定替你伸冤。你怎么扔下老小,不明不白地就死了?凭啥呀?我儿子生前啥错误都没犯过。凭啥陷害我儿子,一直致死?这样的话,我死的那天都合不上眼睛。”

“我儿子就是太耿直、太忠诚(于国家),坚持正义,要不然能遭到这个打击报复吗?”肖蕴苓回忆道,2020年9月20日,郭洪伟服刑期间常观看新闻联播,在狱中最后一次会见肖蕴苓时还在念叨,“妈,你放心,我在这会好的。习主席会给咱们伸冤的。”

郭洪伟的妻子与其离异,三十三岁的大女儿目前在长春大学攻读历史学博士,听到父亲死讯后泪流不止;二十岁的小儿子今年即将参加高考,他对着父亲烧纸、磕头,“爸爸你放心吧,我一定不辜负你的希望,起码要考上研究生。”

肖蕴苓强调,对于儿子的死,公主岭监狱和宁江监狱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四月份突然出了这个病。他凭啥脑出血?他是个残疾人,他坐轮椅,也不活动,打饭有人给他打。他常年呆着,为啥全身那么瘦?吃不饱,为啥不给我儿子多盛点菜?”

王晶:良心犯就是砧板上的肉,易受医疗事故迫害

成都维权网站“六四天网”义工王晶多年前在服刑时去吉林省人民医院外诊,曾被逼迫做摘除胆手术;而且院方常用实习大夫拿监狱服刑人员练手,低级医疗事故频发。她认为吉林国文医院是私人医院,根本没有开颅手术的资格。

王晶:“我自己在保外就医鉴定、外诊期间就差点被害死。我那房间里一起住院的,相继死了四个人。一个法轮功学员骨折,去做手术回来之后,胳膊彻底残废。对于我们这些政府深恶痛绝的政治犯,他们要在其中下手,以医疗事故的名义轻而易举地取你的命,你等于是他们砧板上的肉。”

王晶和郭洪伟大约在十年前结识于吉林省信访局,于2013年共同参与“25访民冲击省人大”事件。那时的郭洪伟嫉恶如仇,善于集体行动和团结访民,“司法腐败造成他坐了五年的冤狱。我总是听他说,‘这些当官的、公检法的人都吸着民脂民膏、祸害人民。’那时习近平提出依宪治国,我们都挺拥护他,却都将我们送进监狱了。”

黄汉中:郭洪伟惨被吉林公检法迫害,指鹿为马

郭洪伟一家人悲剧始于2005年的一起冤案。他任职于吉林省松电河发电厂期间,举报龙潭区检察院官员许文贵及其亲友开虚假住院票据、侵占国家利益,遭打击报复,被判刑五年。他表示自己服刑期间曾遭受“小鬼剃头”、“死人床”等酷刑。

出狱后郭洪伟不畏打压,持续伸冤上访,并曾祭拜抗暴者杨佳、声援香港民主运动。2016年,瘫痪的郭洪伟被以敲诈勒索罪再次判刑十三年;年近八旬的母亲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六年,2019年保外就医;妹妹郭宏英于2019年被以寻衅滋事罪和妨碍公务罪判刑五年半,至今仍在狱中。

郭荫起:“因为保护国家财产,我们家三个人被判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是监狱在公检法的支持下造成的。狱警扬言说,你不认罪就收拾你,你死都不知道咋死的。吉林省公检法互相包庇、联合对我们家下黑手, 就是告不赢,官官相护,要置你于死地。现在律师们都不敢伸手,害怕饭碗保不住。我们现在是束手无策。”

郭洪伟一审、二审的代理律师黄汉中告诉本台,郭洪伟案件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政治迫害、耸人听闻的大冤案,甚至2018年还被央视当作一个家族式勒索当地政府的“反面典型”,简直是贼喊捉贼。

黄汉中:“完全就是指鹿为马的错案、冤案,本来就不应送监。所谓三十多万的敲诈勒索,一个严重的高血压患者,连自己站立起来走路都不行,敲诈有五千多干警的公安局,这不是笑话吗?他认为被判五年是冤案,可以通过司法申诉解决,但是他长期以来向吉林几级法院走访,他们以各种理由不让郭洪伟复制案卷。”

郭洪伟的逝世引发外界对多位在押病危良心犯的担忧。被关在湖北大冶看守所近两年的尹旭安身患高血压和糖尿病等多种疾病,多次病危。获刑十一年的浙江民运人士吕耿松患有胆囊坏死,六颗牙齿牙髓坏死,今年4月10日探监的亲友发现他身体异常虚弱, “剩下的四年多刑期恐熬不过去了。”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