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8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越关系升级 中国怎么办?

滚动 军事

越南高规格接待首度到访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哈里斯和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会谈时,更提出要将美越关系从“全面伙伴”提升为“战略伙伴”关系。

越南高规格接待首度到访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又名:贺锦丽),哈里斯和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会谈时,更提出要将美越关系从“全面伙伴”提升为“战略伙伴”关系,还加码捐赠越南一百万剂的新冠肺炎疫苗、总共达六百万剂。美国总统拜登政府强化与越南合作,双方在南海议题上,更一致同意要捍卫国际法与航行自由。被针对的中国如何接招?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2021年8月25日会见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Pool Photo via AP)

在越南共产党创办人胡志明的大铜像前,哈里斯和阮春福合影留念,是美越关系建交二十五年来的历史一刻。

哈里斯是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建立后,首位到访河内的美国副总统。在越南的新冠肺炎疫情延烧之际,她宣布美国及时雪中送炭,二十四小时内将送达一百万剂的辉瑞疫苗,美国和平队(Peace Corps)和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也将开设越南办公室。她还提出美国打算要将美越关系升级,从全面伙伴关系(comprehensive partnership)提升为战略伙伴关系(strategic partnership),美越双方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行为的关切也有高度共识。

哈里斯再提中国在南海违法霸凌

哈里斯说,“我们有必要找到方法对北京施压、加压,好让北京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UNCLOS),并且挑战中国的霸凌行径以及他们过度的海权主张。”

这是哈里斯这趟亚洲行两天内第二度抨击中国。她在新加坡时指控北京藉恐吓威胁等方式,非法主张自身权利。

越南作为南海主权声索国之一,近年来和中国这个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的近邻在南海上冲突不断,不少越南渔船在越南所称的东海(即:中国所称的南海)遭遇中国执法船只以违反国际法的撞击方式执法,越南也是南海主权声索国之中,对中国较为强势的国家之一。

和美国从对峙到合作 越南谨慎走自己的路

根据越南官方通讯社越通社(VNA)的报道,阮春福在会中没有点名中国的情况下,认同哈里斯捍卫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以及国际法保障下的航行自由。

报道指出,美越双方一致同意要加强在联合国和其他多边框架下的合作,支持南海航行与飞越安全和自由,需本着国际法,尤其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和平方式来解决南海上所有争端,并且尽早完善符合于国际法的《南海行为准则》(COC)。

另根据白宫,阮春福还说,越南一直以来把美国视为头等重要的伙伴之一,希望本着互相尊重各自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政治体制的原则,和美国推动双方关系朝着深化、务实与可持续的方向发展。

哈里斯此行还见证了美国与越南河内市政府签署了美国越南大使馆新办公大楼的建设协议,价值约十二亿美元。

在哈里斯到访前,中国事先防守的动作明显,越南则在美中竞争的格局下,试图走出对自己最有利的路。

根据越通社报道,越南总理范明政8月24日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范明政强调,越南坚持奉行独立自主、多边化、多元化和主动融入国际社会、作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的对外政策;“越南不会与任何国家结盟,对抗其他大国”。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2021年8月25日在河内会见越南总理范明政(Pool Photo via AP)

中国也加赠越南疫苗

中国之前已捐助越南五十万剂的新冠肺炎疫苗。在哈里斯到访前,中国国防部23日追加捐赠越南国防部约二十万剂中国国药疫苗,范明政也表达感谢。

但在北京,中国外交部对哈里斯连着两天的南海发言,颇感不快。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继续拿阿富汗撤军谈南海,来酸美国。

汪文斌说,“美国迄今拒绝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却声称维护《公约》。美国肆意对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进行军事干涉,却声称维护小国利益……中方坚决反对美方在南海部署海上执法力量,插手地区事务,搅乱地区和平稳定。”

东南亚与印太地区局势的动态发展有历史因素,也和中国自身作法密切相关。

美国和越南从过去的枪林弹雨里的敌对双方,走向交往格局,可追溯自1995年前总统克林顿时代双方关系正常化,终止美国二十年来对越南的制裁与禁运。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就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虽然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造成外界质疑美国对盟邦承诺的偶发效应,甚至联想到当年美国从越南撤军,但美国对东南亚区域、甚至是越南的重视,早就鸭子划水,耕耘多年。

“美越双方在小布什政府时代就开始加强合作了,这十来年就已经是往这个方向迈进了。”庄嘉颖告诉记者。

华盛顿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亚洲海事透明倡议项目主任波林(Gregory Poling)也告诉本台,对包括越南在内的许多东南亚国家来说,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反而是积极信号,这代表美国总算可以专注于他过去几十年都未能成功聚焦的亚洲,“撤军的方式是令人关切,但我没看到有证据表明美国在亚洲的战略伙伴正重新思考美国对地区的承诺。”波林说。

美中竞争东南亚与印太的新局

在安全合作方面,2003年美国海军军舰已在越南港口停泊。特朗普主政时期,华盛顿更免费提供越南军舰与海上防御设备,协助越南在南海上抗衡中国。

哈里斯这次访越,更与越南达成包括加强安全合作等九大项共识。根据白宫新闻稿,美国除承诺将派航空母舰访问越南,还将强化海巡合作,再经由国会同意后,美国打算向越南提供第三艘海巡远洋舰艇。

经济方面,前总统奥巴马时代大力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时,美国也大力支持越南加入。尽管后来美国退出,越南仍坚持走开放路线留在后来形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及进步协定”(简称CPTPP)里。

美国是越南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也是越南出口的最大市场。

而中国近来又再次提到想要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及进步协定。庄嘉颖就说,区域国家当然仍希望美国能加入这个协定,美国还是许多东南亚国家最大的外资投资来源。

拜登政府上任后,在《国家安全战略暂行指引》中提到美国要加强合作的对象里,有两个东南亚国家:一是新加坡、一个就是越南。

庄嘉颖就说,相较于前总统特朗普时期,美中在区域的竞争,拜登政府在先稳定原本在区域中的盟邦例如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的关系后,对印太区域展开有计划且有系统的安排,这会让美国有更多选项与空间来面对中国的挑战。美国在区域的竞争力仍比中国高。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