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8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亚地区努力适应阿富汗的新现实

滚动 国际

逃离塔利班统治的阿富汗人在阿富汗北方的邻国受到不同的接待,有些国家欢迎他们,有些国家拒绝接受他们,有些让他们停留几个小时加油,然后前往欧洲等地。

资料照片:躲避战乱的阿富汗难民抵达坎大哈的难民营(2021年7月27日)

逃离塔利班统治的阿富汗人在阿富汗北方的邻国受到不同的接待,有些国家欢迎他们,有些国家拒绝接受他们,有些让他们停留几个小时加油,然后前往欧洲等地。

几个中亚国家积极参加了美国20年前领导的推翻塔利班的运动,但塔利班近年来积极的外交努力让这些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重新评估他们的忠诚。

在这一地区拥有自身政治和安全利益的俄罗斯也发挥了作用。

塔吉克斯坦是最欢迎阿富汗难民的一个国家,目前正与联合国和其它机构合作,在两个与阿富汗接壤的省份建立难民营和其它设施,最多接纳10万难民。

塔吉克斯坦政府同时准备应对来自阿富汗的恐怖主义威胁的增加。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Emomali Rahmon)说,“恐怖组织正在加强他们”在两国边境地区的阵地。

乌兹别克斯坦的情况完全不同。该国政府说,已经得到了塔利班的保证,阿富汗人返回祖国后不会受到惩罚。已经有数百人8月中旬以后被送回阿富汗。

塔什干同时坚称边境是安全的。外交部发言人说,其驻喀布尔使馆和驻马扎里沙里夫(Mazar-e-Sharif)的领事馆都在正常运作。

乌兹别克斯坦同时加紧帮助其它国家撤离侨民,允许美国、德国、俄罗斯、瑞士、丹麦、波兰、斯洛文尼亚和哈萨克斯坦使用其设施和空域,让这些国家的飞机降落并飞越其领空,同时提供后勤服务。

外交部说,“与外国伙伴有一个系统,让他们从乌兹别克斯坦进行中转,撤离他们的公民和阿富汗人。”

包括美国人和阿富汗人在内的成千上万的人已经在塔什干的两个机场进行了中转,平均逗留6个小时,不得离开中转区域。塔什干有时允许中转人员停留更久,但不得离开机场。这些人可以获得食品、饮水和医疗。

官员对美国之音说,吉尔吉斯斯坦并不与阿富汗接壤,不太担心难民的直接涌入,但官员担心如果塔吉克斯坦扩大开放,可能会有更多的阿富汗人抵达。

有关机构负责人马贝托娃(Jipara Mambetova)说,“吉尔吉斯斯坦是《联合国难民公约》的签字国,有国际责任。” 官员们说,比什凯克将延长阿富汗的学生签证,对在吉尔吉斯斯坦上学和工作的人增加援助。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要求在阿富汗境内生活的哈萨克族人安全回国。但如果是阿富汗公民,将被要求通过法律程序。

托卡耶夫同时允许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UNAMA)临时将雇员转移到哈萨克斯坦,远程协调他们在阿富汗的活动。

这几个中亚国家的表现与2001年完全不同,当时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都让美军驻扎以推翻塔利班,其他国家也提供了协助。当时的主要动机是有机会摧毁躲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境内的诸如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等极端组织。

自那以后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美国强烈批评乌兹别克斯坦对人权的侵犯,导致2005年失去了在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的基地,吉尔吉斯斯坦2014年取消了其伙伴关系。塔利班同时开展积极的外交,尤其与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

但华盛顿决定从阿富汗撤军让中亚国家感到沮丧。塔什干和杜尚别尤其提醒到访的美国人说,没有美国人阿富汗将会更加混乱。

乌兹别克斯坦一名不再参与阿富汗政策的高级官员说,“我们多次告诉他们说离开阿富汗会增加麻烦,”“我们知道阿富汗人无法自己管理国家,所以宁愿接受现状。”

地区领导人星期一通过视频参加俄罗斯领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会议时同意整合反恐措施。乌兹别克斯坦不是这个组织的成员国,但也参加了会议。

俄罗斯媒体报道,与会代表“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继续在阿富汗强力存在深表担忧,”俄罗斯总统普京敦促与会国拒绝接受阿富汗难民。

普京说,“我们不希望激进分子假扮难民涌入,或看到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重演。”

普京的干预并没有受到各方的欢迎,尤其是乌兹别克斯坦。独立观察员秋迪罗夫(Abdumalik Qodirov)抱怨说,俄罗斯“正试图控制乌兹别克斯坦,后者不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成员国。”

塔什干的乌兹别克问题分析员纳兹尔(Anvar Nazir)说,莫斯科“已经与塔利班同床共枕,又试图用隔壁发生的事情恐吓中亚。俄罗斯希望加强这个军事阵营,吸收乌兹别克斯坦,在这一地区拥有更多的基地。”

吉尔吉斯专家埃森居尔(Chinara Esengul)不认为塔利班对中亚构成直接威胁,但对其极端意识形态在该地区的传播表示担心。他说,“公众和政府应该采取措施,打击极端主义的传播。”

种族亲缘关系对几个中亚国家来说也是个问题,阿富汗北部就有几百万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在那里世代生存。乌兹别克斯坦长期以来都寻求与阿富汗的乌兹别克人保持文化和社会经济关系,同时避免触怒阿富汗政府。

塔什干对这些乌兹别克人的官方立场与对待中亚其他地区完全相同。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伊尔加舍夫(Ismatilla Irgashev)今年早些时候对美国之音说,“阿富汗的乌兹别克人是那个国家的公民,他们的国家有责任照顾他们。”

但乌兹别克学者托里波夫(Farhod Tolipov)说,有些乌兹别克难民被允许留在乌兹别克斯坦,其他人被送回阿富汗。他说,“之前乌兹别克斯坦从不接受难民。但乌兹别克斯坦的优先要务依然是国家安全。”

帮助阿富汗的乌兹别克人逃离塔利班倡议计划的领导人纳兹尔希望看到乌兹别克领导人做更多的事情。他问,“塔利班已经把乌兹别克语言从教育中移除。他们的身份和文化会发生什么?”

纳兹尔说,中亚地区国家的政府外交承认塔利班将是个错误。

他说,“承认他们只会导致麻烦。他们无法信守诺言,所以不要相信他们。他们传播意识形态,已经伤害了我们。我们的外交承认只会加强他们。”

“其他中亚国家也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心理影响。想想塔利班会对年轻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们正在摧毁乌兹别克同胞,但塔什干认为他们是合法的。残忍的塔利班掌权不会太久。”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