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8月 2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澳参院通过禁止奴工产品法 维吾尔人权成焦点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澳大利亚参议院8月23日通过一项禁止进口强迫劳役制造产品的议案。一般认为,此法案与中国大规模剥削强迫劳动维吾尔族的情况有关。参与本项法案审议的参议员与澳大利亚学者提出不同的见解。

新疆大阪城的一处中国官方所称的职业再教育营地。(2018年9月4日)

澳大利亚参议院8月23日通过一项禁止进口强迫劳役制造产品的议案。一般认为,此法案与中国大规模剥削强迫劳动维吾尔族的情况有关。参与本项法案审议的参议员与澳大利亚学者提出不同的见解。

旧法不足以为政

本月23日澳大利亚参议院通过一项议案,内容为禁止进口由强迫劳役出产的商品。

澳大利亚众议院在2018年通过了现代奴工法案,依照此法,年营业额在1亿澳元以上的大企业,必须向政府汇报他们是如何杜绝供应链中的奴工产品。

澳大利亚反奴役联盟(Be Slavery Free)表示,在700多家提交年度报告的大型公司中,只有三家公司列出了针对新疆奴工产品风险所采取的具体措施。

西澳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陈杰(照片提供: 陈杰)

西澳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陈杰(Jie Chen)对美国之音说: “2018年通过的现代奴工法案并不能有效地制止中国强迫劳动的问题,所以最近有议员针对中国提出新的议案。其中来自国际的压力格外强大,例如美国与其多个盟国都已经强调中国对于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劳改营、奴工、强迫劳动,并禁止来自新疆的一系列产品。在澳大利亚国内则有许多社会团体纷纷出面推动针对维吾尔族被迫劳动的新议案,例如澳大利亚总工会(ACTU)、与在野的绿党、工党等。”

执政党参议员埃里克•阿贝兹(Eric Abetz)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世界上的民主国家都对维吾尔集中营的强迫劳动非常不认同。英国、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已实施或正在实施停止使用或进口强迫劳动的立法。虽然澳大利亚已经有严格的现代奴工法案,但在供应链不透明的情形下,很容易让强迫劳动的事实被忽视,因此需要采取进一步动作来避免购买强迫劳动产出的商品。”

明护人权 暗批中国

本次禁止进口由强迫劳役出产的商品的议案是由独立参议员帕特里克(Rex Patrick)提出的。

议案内容虽然没有正面提及中国,但维吾尔集中营的事件是该议案形成的主要因素。

澳大利亚联邦参议员埃里克•阿贝兹(照片提供: 埃里克•阿贝兹)

参议员埃里克•阿贝兹是负责审议该法案的参议院委员会的主席。他说:“我们的委员会最初接到草案时,参议员帕特里克提出的内容确实只要求禁止来自中国新疆强迫劳动产品的输入。委员会也建议澳大利亚政府应考虑授权澳大利亚边防部队能够针对与强迫劳动相关的风险特别高的特定商品、公司和/或地区发布‘驳回推定’。委员会并且建议边防部队,一经政府授权,应该立即考虑针对来自新疆的棉花发布‘驳回推定’。经过委员会讨论后,决定提出涵盖所有强迫劳动的对象,除了中国以外还有南非、北韩、东南亚等。”

分析人士解释,所谓的‘驳回推定’的意思接近于‘有罪推定’,意即在能够证明来自新疆的货物和强迫劳动无关之前,一律假设有关。

阿贝兹认为,澳大利亚不应进口任何由强迫劳役出产的商品或服务,无论这些商品或服务来自中国还是其他地方。既然是以维护人权为出发点,就要拟定普遍性更高的内容,往后才能更广泛地运用。

陈杰教授说:“这个议案的版本是非常谨慎的,因为要考虑到争取保守派执政党的同意。因此议案内容中未提及中国或新疆,而是指来自任何地方的奴工生产商品都要经过核实再禁止,并没有提到任何国家,这是澳洲保守派执政党的一贯做法。这样保守谨慎的作法,如同澳洲在2018年通过的两项反外国势力干涉法,也未提及中国。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2018年的两项反外国势力干涉法是针对中国,但立法时还是要做到不过度激怒中国。”

他表示,议员在讨论这次禁止奴工产品进口法案时,都提及中国与新疆,参议院通过时却只字未提,可见是顾虑保守派执政党的作法,很有可能在众议院讨论时会因此有更多对于内容的斟酌与修改。

扩大对象有其正面意义

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教授黄吕琛(照片提供: 黄吕琛,Roger Lee Huang)

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教授黄吕琛(Roger Lee Huang)向美国之音表示,与其把重点放在是否提及中国上,不如考虑扩大对象带来的正面效益。

他说:“以人权的角度来看,这个法案本身没有太显着的问题。人权本来就是澳大利亚认同的普世价值,以一个民主、自由、开放的国家来说,如果要使用在奴隶制度下生产的商品,在道德与良心上是说不过去的。其实不必聚焦在中国或是某一个特定政权,因为现在很多国家也有相同的问题,澳大利亚也有使用某些东南亚国家的海产品,而渔业本来就有很多强迫劳动的问题。所以这个法案不针对单一国家或地区,而是公开透明地规范任何与澳大利亚有贸易关系的企业等,澳大利亚政府或是企业都要仔细了解其供应链以及劳工制度。”

明定筛选进口商品准则

参议员埃里克•阿贝兹在议会中批评中共惯用霸权政策打压生活在其政权下的族群。他也要求议案内文要明确,向政府和各小型企业提供筛选进口商品的准则。

他说:“很遗憾的是,某些州政府被利益蒙蔽了良心,为了省下一些预算,就在明知商品出自强迫劳动地区的前提下还购买其商品,许多商品用于了基础建设。例如维多利亚州政府为了进行铁路工程升级,向数个公司购买零部件,其中某些公司的供应链与被迫劳动的维吾尔族工人有关,维多利亚州政府明知这个事实还是继续购买。其他的还有新韦尔斯州与昆士兰州都从这些公司购买零件。”

阿贝兹认为,这样的做为违反澳大利亚的立国精神,所以应该订定进口商品在劳工方面的准则,让这些州政府不能违反。

他说:“澳大利亚应该要基于国家的品行和道德指标,让企业从此不再向违反人权的“地狱”中采购产品。”

黄吕琛教授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周到的想法。他说:“中小企业未必了解商品最初来源的供应链,要企业完全追踪商品供应链的细节是很有难度的,因此政府应该要制定出一个公平、透明并精准的方式,让这个法案发挥效果。而非利用这个法案造成针对某一个国家或是政权的印象,而是真的反对违反人权的制度。再者,政府必须要思考如何帮助缺乏追踪最初来源供应链的中小企业,民间又该如何配合更加精准的防止购买强迫劳动生产的商品。”

众议院尚未过关 保守派执政党成关键

参议员埃里克•阿贝兹强调,为了让参议员帕特里克提出该议案时的善意不至于导致反效果,从而使经贸受到更大的影响,应当进行更仔细的审查议案。

参议员帕特里克回应:“我们不能让政府用‘正在进行另一次审查’来回避这个问题。”

西澳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陈杰表示,目前议案仅是在参议院通过,还需要在众议院讨论。他指出,澳大利亚的参议院有许多支持该议案快速通过的工党与绿党议员,但是众议院为保守派的执政党议员主导。

他说:“包括保守派势力在内,其实这个法案背后的推动者与支持者,其出发点未必都是出于人道或是立国原则。有些人从贸易方面认为,中国在缺乏强而有力的理由下对澳大利亚祭出种种贸易制裁,难道我们澳大利亚就不能报复一下吗? 奴工产品就成为他们一个有正当理由的报复项目了。”

陈杰指出,保守派议员本来不会愿意对中国的人权问题过度表态,近来是因为中国对澳大利亚的贸易制裁愈发严重,才让他们以人权为理由对付中国。但是保守势力在现实问题上,还是会维持对中国谨慎小心的态度,法案在保守势力强大的众议院是否能原封不动地通过实在很难说。

“反奴工产品”的国际扩散效益

澳大利亚反奴役联盟的代表卡罗琳.基托(Carolyn Kitto)8月23日在接受英国卫报访问时表示:“澳大利亚曾是抵制现代奴役问题上的领先者,如今却是排在尾端。”

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教授黄吕琛说:“现在已经是2021年,我实在觉得很惊讶,反奴工产品法案怎么还不是全世界一起推行的制度呢? 到现在还有这么多奴隶制度下的产品,我们还允许进口这种产品,对于本国人民来说也是很悲哀的。不过现在已经有许多国家,如加拿大、美国等,如今澳洲(澳大利亚)也跟进,我们也希望这样的制度可以影响到其他的民主国家,甚至是非民主国家。非民主国家也是为其人民着想,如果真的毋须隐瞒,那么他们也应该要在自己的国家建立这种为社会、人民贡献的制度,以防止在工商业环境中任何人被压迫的可能。”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