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再提加入CPTPP意愿 是否有资格是关键

滚动 财经科技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指出,中国将签署更多自由贸易协定,积极考虑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指出,中国将签署更多自由贸易协定,积极考虑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不过有学者分析,中国若不改革国有企业、劳工条件等政策,CPTPP成员会认为中国还没有资格加入。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23日在国务院记者会中指出,为形成更稳定的产业链和供应链,中国将扩大对外开放,签署更多自由贸易协定、升级现有自贸协定。他重申,中国积极考虑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

王受文提到,中国已经完成19个自由贸易协定,并与26个国家和地区签署协定。中国对外投资近70%是针对自由贸易伙伴国家的投资,84%的外资来自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2012年自贸协定占中国对外贸易的比重只有12.3%,到2020年,自贸协定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接近35%。

王受文表示,自贸协定使中国与自贸伙伴之间90%以上的贸易实现零关税。下阶段要升级对新加坡、韩国等自贸协定,并加快中日韩、中国和海合会以及和以色列、挪威的自贸协定谈判,且积极考虑加入CPTPP方面的工作。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1月完成与东南亚国家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之后,就在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提出,亚太要继续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早日建成亚太自由贸易区,中国有积极加入CPTPP的想法,表明中国有意参与这个约5亿人口的自由贸易区。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今年3月在全国人大代表会,也提到中国积极考虑加入CPTPP。

2020年11月15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左)和中国商务部长钟山代表(右)在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RCEP)签字仪式上东盟峰会上签署贸易协定。(AFP)

台湾经济研究院两岸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华升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国想加入CPTPP,主要考虑的是外交战略意义:“CPTPP和RCEP有七个国家重叠,这七国跟中国已有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在目前没有加入CPTPP之下,每年外贸成长还是非常高。(加不加入)我觉得影响不大,中国主要考虑外交战略意义,甚至他不希望美日主导亚太经贸秩序或规则。”

奥巴马任内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TPP),被视为是为了制衡中国主导的RCEP。特朗普2017年上任后宣布美国退出TPP,由日本接手主导并更名为CPTPP。CPTPP目前有11个成员国,日本、墨西哥、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越南和加拿大共七国已完成内部程序,今年2月接受英国申请入会。

陈华升说,美国虽退出影响力仍大,且CPTPP有共识要提高入会门槛,包括国营企业规范和劳动条件等,这对中国不利,中国政府要大幅度进行内部改革很困难。

陈华升说:“看起来目前国际上气氛对它(中国)不利,美国、日本不会支持它加入,甚至美国也可能形成一个围堵联盟围堵中国。另外就是CPTPP当初设计的条件要求就比较高,比RCEP还高,所以虽然中共已加入、甚至可以主导RCEP,但是在CPTPP方面,他的影响力比较小、国际接受度也比较低、他自己的条件也还不够。”

陈华升说,CPTPP希望促成自由公平贸易,要求国家控制的企业有一定规范,但中国国营企业占产业结构比例太高,且劳动条件不能跟国际接轨,目前来讲,各国会认为中国还没有资格参加,而且会透过这几个因素阻碍他们加入。

上海洋山港码头。(美联社)

中国计划经济本质与自由市场经济如何公平竞争

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经济所所长刘孟俊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习近平抛出议题时是表明政策方向,这次是商务部副部长提出,显示要去落实这个政策方向。但CPTPP订出很多高门槛,中国要加入,包括国有企业、补贴政策等等都必须先改革。

刘孟俊说:“很少有国家像中国,国有企业规模这么大,而且在经济上处于主轴地位。其次是补贴问题,中国税率之高,全世界名列前茅,很多企业课完税后(利润)是负的,但是经过一连串补贴之后,马上摇身一变获利变正的,这种市场竞争的不透明,世界上罕见。”

刘孟俊提到,更大挑战在电讯业。“很少国家像中国一样对网路进行屏蔽,这可能影响服务业。(入会条件中规定)服务贸易要自由化,(中国)会很难过关。 在香港可以看 Youtube、Google,在中国境内可以用吗?中国的通讯安全、资讯安全保障很难说的清楚,还有外商在中国有没有受到公平待遇?中国商务部抛出愿意加入(的意愿)很好,但牵涉到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商之间公平待遇,难度蛮高。”

刘孟俊比喻说,“就像奥运会有个会外赛,你会外赛先过关再说吧!其他会员不可能将标准降格到跟中国一样。”

中共“以党领政” 国际社会让中国加入WTO已吃过亏

刘孟俊提到,早期中国表示想加入TPP时,在国内推动许多自由贸易试验区,表态进行内部改革。而中国前一次宣称要大幅改革,是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可是中国后来并没有发生比较大规模制度松绑调整。

刘孟俊说,中国去年底签署RCEP,以及谈成“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是两大进展,虽后者因欧洲抵制新疆血棉花事件暂缓。此外,中国在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已有相当大主导权。CPTPP、OECD(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可说是中国挤入世界领导地位最后两块拼图,中国希望把全球制度变成“中国标准”。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