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月 19, 2024
Tuktuk,极速新闻!

华颇:中国金融有何风险

滚动 大众观点 未分类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推动金融高质量发展专题研讨班1月16日上午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开班,最高领导在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最高领导讲话中最核心的意思是什么呢?笔者认为最高领导此次讲话的核心内容就是“金融安全”。那么中国的金融目前面临何种危险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推动金融高质量发展专题研讨班1月16日上午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开班,最高领导在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最高领导讲话中最核心的意思是什么呢?笔者认为最高领导此次讲话的核心内容就是“金融安全”。那么中国的金融目前面临何种危险呢?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两点:,
一、地方债问题
自从中国开展工业化和城镇化建设运动以来,中国各个地方政府都大规模举债来进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开发,举债规模令人触目惊心,这其中的数字没有定论,由于一些地方政府存在瞒报、虚报现象,就是中央高层也缺乏确实精准的数字,外界猜测可能有几十万亿之巨。
这真是令人撼然了,因为借债就得还债,各个地方政府都是向银行借钱,如果这笔钱还不上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到时是还不上钱的地方政府破产还是动用储户存款的银行破产?这两条路恐怕都走不得。
地方政府由于不顾切身实际盲目举债建设已经出现严重后果,北京市在2023年地铁运营年亏损达246亿之巨,当然北京作为首都财大气粗这些亏损还承受的了,但有些地方却不同了,如在经过疫情防控三年后保定市公交车因市财政困难而全面停运就是个例证。
地方债问题引起中央高度重视已经着手干预纠正,最近中央罕见通报批评甘肃天水市在财政收入不足二百万元的情况下却投资三千万元建设轨道交通事件。
但问题是修建这些基础设施所欠的债如何还?当初各个地方政府只有借钱建设的热情却欠如何还债的考虑,而且这些设施的运营大多靠财政巨额补贴的,如果取消补贴这些设施就难以运营,而完全巿场化运作广大普通基层百姓又难以接受,更有甚者有些设施完全是只投入没产出的,如山东济南市堪比“白宫”的市政府大厦就是一例。该大厦如今成为一个烫手的山竽,虽然相关责任人已经接受了刑责,但该大厦的每年运行成本巨大,都要由财政拨款,这些可都是民脂民膏呀。
对于地方债的归宿不久外乎三种结局:一是地方政府破产二是银行破产,三就是中央政府继续狂印票子来“背锅”,这三种方法都不可取。
二,货币超发与房地产过度开发
中国这几十年货币超发了多少说法不一,有人说至少超发三十倍,这个评估是非常保守的,与货币超发相伴随的是房地产行业的兴起,房地产行业成为整个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房地产行业的兴起不仅拉动了相关几十个行业的发展吸纳了大批就业人口,而且还吸收了大量超发的货币,因房地产成功将大量超发货币吸纳过来所以房地产成为超发货币的“蓄水池”。
但“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房地产在投资与消费领域一枝独秀成为中国经济的领跑者,但是全社会投资炒作房地产也造就了巨大房地产“泡沫”。
现在房地产行业供大于求,由于房价暴涨居高不下所以房子已然失去了原有的居住功能而沦为投资甚至为炒作的平台,所以最高领导一上台就抛出“房子是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论段,但是中国已经积压了大量过剩的房产,而这些房产是由天量的银行贷款堆积而成的,所以就有房地产商放言“要死银行先死”!这话是不无道理的,也反应了实际情况。所以当经济遇冷时就先后有“恒大”、“中植系”等户地产巨头请求破产,而政府部门却不能批准他们破产,这其中的原因就不言自明了。
总之,“黑天鹅”、“灰犀牛”始终围绕着中国经济的身旁,中国经济崩盘的危险始终存在,防范金融风险是这次研讨会召开的主要目的。
如何规避金融风险依笔者看来可以尝试以下步骤:
一、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只有使国際上更多使用人民币才能有效吸纳人民币的超发量,这其中关键是人民币要实现自由兑换,汇率交给市场决定而政府要减少干预。
二、将一些国有资产进行拍卖出售,尤其是那些光投入沒产出或低产出的资产打包出售对冲给国际上一些金融机构,这样做虽然有些损失但却把自身的包袱成功的扔了出去。
三、对于房地产企业可以每年设定一定的破产额度,使那些经营不善陷入困境的企业分期分批有序的破产退出。

作者:华颇         2024、1、17于北京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