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港人拉脱维亚办“香港之路”展览突遭取消 策展人展馆各执一词

滚动 港澳台

2019年香港发生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大型抗议时,香港有示威者仿效波罗的海三国曾经举行的人链示威,举行“香港之路”人链抗议。

在波罗的海三国的博物馆举行“香港之路”人链示威两周年展览的宣传照片 (照片来源:展览义务策展人伍镇星提供)

2019年香港发生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大型抗议时,香港有示威者仿效波罗的海三国曾经举行的人链示威,举行“香港之路”人链抗议。

为纪念“香港之路”示威两周年,居住在北欧的香港人与波罗的海三国的博物馆接触举行纪念展览。但是在拉脱维亚国内的展出突然被取消,有人怀疑取消原因背后有政治压力。

展览连结波罗的海与香港的抗争之路

近日有香港人在波罗的海三国发起相片展览,纪念“香港之路”人链示威两周年,以及展示与1989年“波罗的海之路”的历史关系。但该负责拉脱维亚部分的博物馆忽然于一周前取消合作,指控来自香港的义务策展人迟交展品、内容与协议不相乎、单方面发布展览等等,但是有关的香港策展人则否认指控,并怀疑取消背后有政治压力因素。

1989年8月23日,波罗的海约200万人参与示威,组成一条675公里的人链,借此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及立陶宛当时仍被苏联占领。示威约一年后,苏联正式承认三国独立。

而在2019年香港抗争运动期间,有居于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香港人发起,于“波罗的海之路”30周年举行类似的“香港之路”。主办者指示威约有 21 万人参加,组成穿越香港各区的60公里人链。

策展人: 拉脱维亚博物馆突然取消展览

居于爱沙尼亚的香港人伍镇星(Iverson Ng)于今年6月19日接触拉脱维亚“被占领时期博物馆”(Museum of the Occupation of Latvia),邀请对方于8月23日举办展览,纪念这两次抗争活动。根据伍镇星提供的电邮记录,该拉脱维亚博物馆在收到电邮后两天回覆,表示乐意举办展览,双方并开始相讨相关细节。

8月13日,拉脱维亚公共广播机构LSM发文报道展览,当中有引述博物馆馆长索尔维塔·维巴(Solvita Vība)介绍展览。但于8月17日,博物馆忽然决定取消展览。根据电邮记录,博物馆副馆长泰加·科克涅维察(Taiga Kokneviča)突然向伍镇星指双方“没有完全同意展览的细则”,因此博物馆“没有搞清楚彼此的动机和意念”。

博物馆认为,展览应该是专注于1989年“波罗的海之路”,而非“使用博物馆场地提出其他议题的时候”。

拉脱维亚“被占领时期博物馆”成立于1993年,由慈善机构管理。据博物馆的官方网页显示,博物馆的营运资金十份之一由政府资助,其余资金来自参观人士和支持者。该馆主要展示拉脱维亚在1940至1991年间被纳粹德国和苏联占领的历史。

在波罗的海三国的博物馆举行“香港之路”人链示威两周年展览的宣传照片(照片来源:展览义务策展人伍镇星提供)

馆方:展品内容及数量与双方先前同意的不同

事件曝光后,博物馆于8月24日向美国之音发声明指,双方对展览并无“正式协议”。

博物馆指控义务策展人没有应馆方要求,于8月2日前提交展品材料,并且于8月11日单方面向传媒宣布展览。

博物馆称,义务策展人于8月14日才提交展品,而展品内容及数量与双方先前同意的不同,更称展品关于拉脱维亚历史的内容有错误,于是决定暂停展览。

伍镇星向美国之音表示,虽然双方并无签约,他与博物馆代表有“君子协定”。他说,相关相片及文字内容于7月16日已经交给博物馆。

伍镇星说,一位居于拉脱维亚的香港人代他跟进,该人与博物馆三名代表于8月10日会面。他指,会面后双方同意多项细节,包括展览使用的文字及活动流程。伍镇星续说,双方亦同意由他的代表撰写新闻稿,再交博物馆审阅然后发出。

伍镇星指双方一直合作良好,他不清楚展览被取消前数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博物馆声明亦无解释清楚。

他说:“这个转变跟举办相片展览的事完全无关。我相信是外来压力。”他又指“博物馆尝试转移公众注意力,把议题由潜在的自我审查,转变成根本不存在的技术问题。”

伍镇星表示外来压力应该不是来自政府,因为连拉脱维亚副总理都关注此事。他说,压力有可能来自中国大使馆。

他说,事情曝光后,有热心人士接触他相讨接办相片展览事宜。

拉脱维亚学者:难以理解为何取消展览

拉脱维亚里加斯特拉精神大学(Riga Stradins University)中国研究中心主任乌娜(Una Bērziņa-Čerenkova)透过短讯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她难以理解为何展览被取消,因为之前已有展览的报道,而在爱沙尼亚和立陶宛的展览也如期进行。

她说,拉脱维亚“被占领时期博物馆”并非政治机构,本应不受政治压力影响,而该博物馆亦应该从一开始就知道展览内容。

乌娜说:“我不清楚是否有来自中国的压力,又或者是自我审查。”

乌娜指,纪念“波罗的海之路”有其敏感之处,例如在拉脱维亚,近期反疫苗人士也有用这种形式示威,令1989年人链参与者相当反感。即使是2019年的“香港之路”,该国也有人支持、有人反对外国人使用这形式抗争。

但乌娜指,公开社会应该有提倡政治主张的空间,而博物馆处理此事有所不足。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