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塔利班逼近潘杰希尔 抵抗阵线领袖能坚持多久?

滚动 国际 军事

塔利班正在向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以北150公里的潘杰希尔山谷派出成百上千的武装人员,试图扑灭刚刚兴起的抵抗运动。抵抗运动的领袖小马苏德是20年前曾抵抗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著名军阀老马苏德的儿子。

守卫在阿富汗潘杰希尔省一处哨卡的反塔利班战士。(2021年8月23日)

塔利班正在向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以北150公里的潘杰希尔山谷派出成百上千的武装人员,试图扑灭刚刚兴起的抵抗运动。抵抗运动的领袖小马苏德是20年前曾抵抗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著名军阀老马苏德的儿子。

在塔利班派兵几个小时前,与艾哈迈德·马苏德(Ahmad Massoud)的全国抵抗阵线结盟的武装在巴格兰省南部的安得拉区与塔利班交战。这些武装由阿富汗正规军和特种部队余部和当地民兵战士组成。上星期,在第一波反塔利班抵抗事件中,反塔利班武装占领了与安得拉毗邻的三个区,这些都在马苏德的根据地潘杰希尔山谷附近。星期一,塔利班宣称重新占领了那三个区。

潘杰希尔雄狮之子

艾哈迈德·马苏德的父亲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Ahmad Shah Massoud)有“潘杰希尔雄狮”绰号。潘杰希尔山谷地形狭窄,易守难攻,实际上只有一条道路出入山谷。老马苏德1980年代和1990年代先后将苏联和塔利班拒于山谷之外。小马苏德今年32岁,曾在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受训,并在伦敦国王学院修习战争学,希望能够追随父亲的脚步。

阿富汗前第一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Amrullah Saleh)发推说:“塔利班在潘杰希尔山谷集结兵力,一天前,他们被围困在邻近的安得拉山谷的埋伏圈内,几乎全军覆没。”萨利赫在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逃离阿富汗后宣布自己为临时总统。马苏德的顾问们在一次电话交谈中对美国之音说,萨利赫已经投身于全国抵抗阵线,不过全国抵抗阵线并没有承认他的总统身份。

做好战斗准备

星期日,塔利班给马苏德四个小时的时间,让他交出潘杰希尔山谷。塔利班说,他们“在当地政府官员拒绝和平移交之后”,向山谷派兵。自从伊斯兰主义组织塔利班一个星期前进入喀布尔夺取政权后,马苏德一直在与塔利班谈判,但是他的一名顾问对美国之音说,谈判已陷入停顿,似乎无法取得进展。

资料照片:小马苏德抵达位于潘杰希尔省的老马苏德墓地,参加纪念活动。(2021年7月5日)

马苏德的发言人阿里·纳扎里(Ali Nazari)说:“没有进展。”会谈主要在巴基斯坦通过使者展开,包括艾哈迈德·马苏德的叔叔。塔利班表示将建立中央集权制政府,而且不会举行选举。马苏德则表示,要想让他结束刚刚发起的抵抗运动,阿富汗必须举行选举,建立非中央集权式的政府体制,允许各个地区和省拥有半自治,而且塔利班必须保证尊重民权。

星期日(8月22日),马苏德对路透社说,他不希望战争。“我们希望让塔利班认识到,唯一的前行方式是通过谈判,”他通过电话说。他说,他手下的战士做好了战斗准备。“他们要抵抗任何极权政权,”他说。

马苏德的发言人纳扎里从一个没有披露的地点与美国之音交谈,他说,抵抗运动有足够的实力拒塔利班于山谷之外。潘杰希尔山谷靠近兴都库什,有10万多人口,包括阿富汗最大的塔吉克人聚集地。他说,马苏德跟他父亲老马苏德在1995年时所作的一样,与塔利班开启谈判,希望避免流血。

上星期,小马苏德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呼吁西方支持他的抵抗运动。“塔利班不仅仅是阿富汗人民的问题。在塔利班控制下,阿富汗毫无疑问将成为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的中心地带,会在这里再次策划针对民主国家的阴谋,”他警告说。他还说,如果没有外部强国提供补给,他的抵抗阵线武装所积聚的军事物资和设备很快就可能告罄。

自从美国两年前与塔利班开启谈判以来,马苏德就一直在储存武器和物资。他的助理们说,几千名前阿富汗政府军士兵,包括特种部队成员,还有来自阿富汗北部和西部的其他民兵志愿者,加入和壮大了马苏德的当地民兵武装。反塔利班消息人士说,阿富汗陆军残余部队带来了几架直升机和其它设备,全国抵抗阵线还有大约十来辆苏联时代的坦克。他们还有俄制BM-21“冰雹”火箭炮。

纳扎里对美国之音说,马苏德有相当的信心,认为他能够坚持抵抗到冬季,到那时候,战斗将会停止,严酷的天气将会阻止塔利班的攻势。“塔利班在冬天的机动性将会减少,”他说。

“所以,我们相信,我们能够持续抵抗,直到冬季。但是再次要说的是,很难说。最终取决于战斗的剧烈性,”他补充说。“如果战斗在今后几天或几月加剧,西方支持全国抵抗阵线的机会之窗可能就会很短,这扇窗关上的速度就有可能会比我们预期的要快,”他承认。

盼望西方援助

纳扎里说,马苏德还没有请求塔吉克斯坦等邻国提供任何帮助。塔吉克斯坦曾经帮助过他的父亲。他的着眼点一直是西方大国。虽然西方政府还没有做出回应,但美国议员们一直在保持接触。去年,马苏德在巴黎会晤了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那次会面是老马苏德的多年老友、法国哲学家伯纳德·亨利-列维(Bernard-Henri Levy)安排的。

纳扎里说:“我们相信西方国家应当保持接触,这是由于恐怖主义。恐怖主义仍然存在。国际恐怖主义仍然存在,跟2001年相比,将会加强,变得更强大。‘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都会壮大胆量,还有其他分裂出来的组织。塔利班现在更强大了。所以,在阿富汗境内保持一个盟友是很重要的。西方世界放弃能够抗击恐怖主义、抵抗恐怖主义崛起的天然盟友,这根本就不合道理。”

“这与9/11恐怖袭击前塔利班统治期间的局势有惊人的相似,但也许也令人欣慰,”《第一次伤亡:打响阿富汗战争的那场战斗不为人所知的故事》(First Casualty: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Battle That Began the War in Afghanistan)的作者托比·哈登(Toby Harnden)说。“潘杰希尔山谷在9/11之前曾是中情局的关键据点。它两边的高山为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的战士提供了掩护,他们中很多是抗击苏军的圣战老兵,这变成了一个塔利班攻不破的堡垒。”

军事分析人士说,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很难估计马苏德能够把塔利班拦在山谷之外多久,而且补充给养将是困难的。 潘杰希尔没有机场,从理论上说,塔利班如今包围着山谷。“没有任何人能够回答‘多久’的问题。有太多的变数,”一位熟悉潘杰希尔山谷的前中情局人员对美国之音说。“苏联人从来没有真正进去过,塔利班第一次只进去过几次潘杰希尔,”他说。不过他补充说,不清楚塔利班多快能够发动一场重大攻势。

马苏德的顾问们说,他们相信塔利班有很多弱点。“他们不是我们看到的媒体所描述的一支强大军队,”纳扎里说。“他们人员不足,战线拉得过长。他们缺乏民意支持。他们靠7万5千名武装分子,控制3千8百万人的国家。”

“在潘杰希尔的抵抗方面,对塔利班来说,一个关键风险是这些伊斯兰主义分子跟当地部落长老和军阀达成的投降协议的瓦解,”另一位曾在阿富汗任职的西方情报人员说。“这些协议为塔利班长驱直入喀布尔铺平了道路,”他接着说。部落长老和其他人之所以达成这些投降协议,是因为他们假定塔利班将会取胜,而“如果他们可以被挑战的印象得到加强,那么,其它组织也可能决定抵抗。要记住这样的阿富汗谚语:你可以雇我,但不能买我。”他补充。

(美国之音记者坦奇姆对本文亦有贡献。)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