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2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阿富汗会为欧洲制造另一场移民危机?

滚动 国际

六年前有120多万移民从世界很多地区逃到欧洲。他们驱程成百上千公里,在一次导致深刻政治创伤的危机中寻求新的生活。

阿富汗被撤离的难民抵达华盛顿达拉斯国际机场(2021年8月23日)

六年前有120多万移民从世界很多地区逃到欧洲。他们驱程成百上千公里,在一次导致深刻政治创伤的危机中寻求新的生活。

现在数百万的阿富汗人正试图逃离塔利班的统治,欧洲大陆是否会经历另外一次移民危机?

几位欧洲领导人近日对此表示了担忧。法国总统马克龙8月16日在电视讲话中说,“对付那些逃离塔利班的人需要一个有组织的公平的国际努力。”

他并表示,“仅靠欧洲无法承担目前局势的后果。”

德国执政的基督教民主联盟的秘书长对德国电视台n-tv说,“对我们而言,显然2015年不得重演。我们无法通过移民德国来解决阿富汗问题。”

2015年大多数进入欧洲的难民都是逃离叙利亚战争。他们进入土耳其后就能进入欧盟成员国希腊,手段是坐船前往希腊岛屿,或试图穿越两国界河埃夫罗斯河(Evros River)进入希腊的陆地边界。他们进入希腊后就可以通过巴尔干半岛进入西欧。

试图走类似道路的阿富汗难民面临更多的障碍。土耳其正在与伊郎的边境建立一道围墙,这里是阿富汗难民前往欧洲的主要通道。

希腊也沿着与土耳其的陆地边境修建了一条边境围墙。很多试图从土耳其乘船抵达希腊岛屿的移民都发现自己被困在拥挤的难民营中。

欧盟与土耳其2016年达成的移民协议也增加了移民完成旅程的难度。

希腊公民保护部长克里索希迪斯(Michalis Chrisochoidis)星期六在视察边境围墙时为政府的措施辩护。

克里索希迪斯对记者说,“阿富汗危机正在制造地缘政治领域的新的事实,并同时制造移民流动的可能性。人们知道我们作为欧洲国家都参加了欧盟的体制,并在这个框架内采取了一系列的决定。但我们不能被动地等待可能产生的影响。”

布鲁塞尔欧洲政策中心移民分析人士哈恩(Helena Hahn)说,很多阿富汗人首先将很难离开阿富汗。

哈恩对美国之音说,“邻国的遏制措施和控制措施,以及塔利班在继续显露其真实计划时可能真的会阻止民众离开阿富汗。比如伊郎已经多次关闭了边境口岸,并建议在阿富汗境内修建难民营,不允许民众越过边境。土耳其也沿着与伊郎的边境修建了一道围墙,并扩大了所谓遣返中心的容量。”

尽管有这些措施,数百名阿富汗人近几个星期依然成功抵达土耳其。19岁的阿富汗移民法奇里(Murtaza Faqiri)目前被关在东部凡城(Van)的一个移民拘留中心。他呼吁欧洲提供帮助。

法奇里对美联社说,“我想对欧洲和其它国家说,帮助我们。我们是阿富汗人。我们没有打仗。我们希望有美好的生活。”

土耳其说,已经停止了前往阿富汗的遣返飞行。

土耳其移民管理总局副局长塞西米斯(Ramazan Secilmis)星期天对记者说,“我们从未将一位移民送往迫害或死亡,我们也不会对他们这样做,”“我们收取他们的保护申请,并根据他们的保护需求来指导他们进入(土耳其)他们登记的省份。然后我们再根据安置计划的框架确保他们在欧盟国家、美国和加拿大进行安置。”

但这些国家会接受多少难民依然是未知数。欧洲理事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星期天在视察马德里附近的一个阿富汗难民接待中心时敦促欧盟成员国做更多的事情。

冯德莱恩对记者说,“我呼吁所有参加过阿富汗使命的欧洲和其它所有国家,提供足够的安置配额,并设置安全通道,以便我们能够集体容纳那些需要保护的人。”

哈恩说,迄今大多数被撤离的人都与阿富汗的西方部队合作过。欧洲能够做得更多。

“欧盟成员国能够主动提高他们的安置保证。过去几年来,叙利亚人一直是关注的重点。但我们可能看到这些地理的优先要务发生变化。”

波兰同时表示,将沿着与白俄罗斯的边境建立一道围墙。有大批难民近几个星期从这里涌入波兰,包括阿富汗人在内。

波兰称他们是“经济移民”,并指责白俄罗斯指导他们靠近边境,发动“混合战争”。人权团体指责波兰违背《日内瓦公约》,忽视难民的避难要求。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