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8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副总统访新加坡 中国似"房间里的大象"

滚动 军事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本周访问新加坡与越南。在她的首站新加坡,双方达成要在网络安全等七大议题上加强合作的共识,哈里斯还明确重申美国坚定捍卫南海航行自由。

美副总统访新加坡 中国似”房间里的大象”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本周访问新加坡与越南。在她的首站新加坡,双方达成要在网络安全等七大议题上加强合作的共识,哈里斯还明确重申美国坚定捍卫南海航行自由;而一向在美中之间施展“平衡外交”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则说,希望区域各国都能在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下,“和平竞争”。美国和东南亚各国面对中国近年来咄咄逼人的作为,各有什么关切?合作空间何在?

李显龙向哈里斯介绍了以这位美国首位女性副总统的名字命名的新品种兰花“哈里斯兰”,还送上兰花的出生证明。这是新加坡接待重要盟邦官员正式访问的外交惯例。

兰花栽种不容易,需要用心呵护。作为东道主的李显龙体贴地不谈过去强调美国利益优先、对美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造成挑战的往事种种,他也给足了哈里斯面子,双方在联合记者会上有共同语言。

李显龙说:美国和新加坡有“强健与恒久的伙伴关系”。

哈里斯说:美国和新加坡、以及新加坡所在的东南亚,有“长远且恒久的伙伴关系。”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自2021年8月20日起出访新加坡与越南。她明确重申,美国坚定捍卫南海航行自由。(Pool Photo via AP)

哈里斯强调南海航行自由 李显龙强调和平竞争

但恒久的关系里,也有双方不完全一致的关切。尽管在记者会上哈里斯和李显龙都没有点名提到中国,但是美国对南海问题的关切,哈里斯明白表示:“美国会和印太盟邦合作的承诺不会改变,我们会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与包括南海在内的航行自由。”

而一向在美中竞争的大局里表明东南亚国家不选边站的李显龙,则意有所指地表达了对美中可能在东南亚区域出现意外、甚至擦枪走火的关切。“我对哈里斯副总统表达了我们感谢美国在亚太、尤其是东南亚扮演的积极角色”。李显龙说,“尤其是在支持一个稳定及以规则与国际法为基础的区域秩序上,美国所做的努力,让所有国家得以合作,并且‘和平地相互竞争’,共同繁荣。”

在新加坡与美国官员之间的公开谈话中,都没有点名北京,中国仿佛成了“房间里的大象”。华盛顿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亚洲海事透明倡议项目主任波林(Gregory Poling)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哈里斯的谈话是延续上个月国防部长奥斯汀访问,也就是美国要如何与东南亚地区的伙伴国家合作,比如说如何应对疫情,美国要如何与区域盟邦合作、交付(例如疫苗类的)公共产品,以及在供应链议题与安全议题上合作。这是一个积极的议程,而中国是一些议题里的潜台词。拜登政府清楚,区域国家不会想听到来造访的美国官员只谈论中国,这么做会适得其反。”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在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陪同下检阅仪仗队。(路透社)

美中科技脱钩 美星加强半导体产业链合作

根据白宫的消息,哈里斯和李显龙会面后,双方确认将扩大在应对气候变迁、网络安全、强化供应链韧性等七大项目上的合作。哈里斯当地时间8月24日(周二)还将与新加坡贸易及工业部长及当地商界领袖举行圆桌论坛,将特别聚焦半导体与芯片供应链上,美星双方加强合作。

美国与新加坡签有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在美中科技冷战以及脱钩的背景下,一向以金融服务闻名的新加坡,也开始放眼半导体产业。

《日经亚洲评论》日前报道,新加坡这一年公布数十亿美元的半导体产业投资,希望带动新加坡制造业到2030年成长50%。报道说,尽管目前全球半导体晶圆代工市场几乎全由台湾、韩国与中国为主,但新加坡因为地缘因素,仍有机会受惠。

美撤离阿富汗 区域国家也在看

新加坡是东南亚国家中“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的代表之一。哈里斯这一次访问东南亚,适逢美军撤离阿富汗,在联合记者会上,就有记者问李显龙,从美军撤离阿富汗的情况来看,新加坡是否还认为美国是可靠伙伴?

李显龙也在记者会也帮忙缓颊指出,拜登政府是继承了“非常困难的局面”,而新加坡愿意提供A330多用途的运输军机,协助美国撤离阿富汗难民。

2021年8月23日,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贺锦丽, Kamala Harris)(左)访问新加坡,并参观樟宜海军基地美国海军“塔尔萨号”(USS Tulsa)战舰。(路透社)

美中竞争 葛来仪:东南亚国家有更实际的关切

美国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MF)亚洲计划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告诉本台,区域国家更关切一些实际的问题,像是究竟美国在区域经贸议题上,要拿出什么新方案。

“区域的盟邦和还有伙伴仍然关切美国对印太地区的承诺不够实质,美国在包括像是对抗疫情大流行以及经济复苏上,都还未提出重大的解决方案,而在美中竞争中,对东南亚国家来说这些议题是最重要的。”葛来仪告诉记者。

哈里斯访问新加坡后,将于24日晚间抵达越南,她也是第一位访问越南的美国副总统。但在美国撤军阿富汗的背景下,众多国际媒体的报导也将美国在阿富汗的局势与当年从越南撤军相提并论。但拜登强调,两者没有可比性。

对越南来说,原本寄望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CPTPP的前身)后,能更加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带动经济成长,但美国主动退出后,拜登政府也无意在短时间内讨论美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及进步协定》(CPTPP),反倒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初表态,中方将“积极考虑加入CPTPP”。中国去年11月还与日本、韩国及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

拜登说,从阿富汗撤军后的美国,要更关注亚洲局势。而美国作为印太区域的一员,要如何回应包括越南、新加坡与日本在内的美国盟邦期盼华盛顿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及进步协定》的呼吁,会是哈里斯接下来到越南的另一个焦点。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