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8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台学生组织声援被捕港大学生 学者谴责北京图剿灭港精英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香港大学4名学生会成员周三(8月18日)遭国安处以涉嫌宣扬恐怖主义拘捕,震动台湾学术界。当地多个学生团体联合谴责香港政府施压学生,并呼吁当局检讨港澳条例,为港人提供更多人道援助。

台湾学生和公民团体11月13日在台北香港经贸文化办事处前抗议港警校园暴力。台湾学生联合会理事长陈佑维在发言。 (美国之音齐勇明拍摄)

香港大学4名学生会成员周三(8月18日)遭国安处以涉嫌宣扬恐怖主义拘捕,震动台湾学术界。当地多个学生团体联合谴责香港政府施压学生,并呼吁当局检讨港澳条例,为港人提供更多人道援助。

今年7月初,香港大学学生会评议会一致通过动议,向7月1日晚上持刀袭警后自残不治的疑凶梁健辉表示悲痛,并提到“感激他为香港作出的牺牲”。

这个决定引起了轩然大波。学生会随后撤回议案并致歉,干事会请辞,但风波并未因此平息。四名港大学生,包括港大学生会会长郭永皓、评议会主席张敬生、文学院代表容颂禧及港大李国贤堂代表杜林丞亨,被控违反港区国安法中宣扬恐怖主义罪。控方另外加控四人煽惑他人有意图而伤人罪,作为交替控罪,指四人非法煽惑他人,意图使警务人员身体受严重伤害。全部人不准保释。

香港警方处理事件的手法备受争议。早在7月中旬,国安处人员持法庭手令到学生会综合大楼以及校园电视办公室搜证。

8月初,港大校务委员会宣布,所有参与当日会议的学生,均被禁止进入校园范围及使用大学设施和服务。

台学联声援港大学生会成员

台湾多个学生团体对发生在香港最高学府的抓捕学生事件,表示深切关注。台湾学生会联合会(简称台学联)周四(8月19日)与学者及民间社团,联合谴责港大和香港警方。

台学联高校委员会主委黄彦诚。(黄彦诚提供)

台学联高校委员会主委黄彦诚向美国之音表示,近期香港警察针对港大学生会采取的行动十分恶劣。

黄彦诚说:“不管是从过去他们声援六四天安门事件,到七一游行,雨伞运动,一直到反送中运动。香港的学生会一直是香港民主自由的重要角色,也是社会运动的强力推手。很显然,港警接着下来想处理的是学生这一块。”

台湾经济民主连合研究员江旻谚毕业于香港大学,曾经历2014年雨伞运动。 他告诉美国之音,自己对港大学生会的巨变感到遗憾。

江旻谚说:“ 香港大学学生会自治的传统,不管是在资源上,还是在学生会内部的组织规范,组织章程上,其实都是(体现了)相当成熟的公民组织自治精神,并不是随随便便一群学生的组合。它是一个有宪政架构,有权力分力架构,有专业从业人员,甚至可能是法律专业,政治专业,各个专业优秀学生组合起来的学生自治自理的团体。一息之间被中共政权所消灭,其实是一件相当难过的事情。”

他指责港大校方完全站在警察一方,没有为涉案的同学提供支援。

江旻谚说:“香港大学的校方这一次基本上完全没有为学生提供任何保护乃至协助。香港大学校方基本上是香港政府的走狗。在国安法逮捕学生之前,它们已排除了这些学生就学的权利,甚至安排国安处港警人员进入大学内搜查证据。香港大学校方基本上是香港政府的延伸。它没有任何自主性。它就是中国政府的一部分。“

江旻谚促请台湾当局检讨修正香港澳门关系条例第60条

江旻谚说:“(台湾)总统有权力因应香港形势变化重新盘点与修正港澳条例其他内容,应该要重新盘点香港人目前在台湾的移民政策以及相应的庇护政策。来台湾工作的这些香港人,其实他们取得台湾身份证的途径,还是十分不明确的,在现有的基础之上,考虑到香港的情况已相当恶劣。我们应该要作好准备,让香港人来到台湾,可以真正有方法可以取得定居,取得身份证,在台湾安居乐业。”

学者:港警比国民政府更不堪

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叡人长期关注香港局势。他对美国之音表示, 香港大学学生会事件使他回想自己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戒严时期的亲身经历。

吴叡人说:“在戒严时期,我是台湾战后第一个非国民党的学生会会长。台大的。我的身边经常都布满了特务。当时台湾的大学有一种系统叫教官,也就是军人进入到大学里面,表面上是军训课,事实上他们会进驻到每个宿舍,等于实际上在控制学生。我当选之后马上成为他们的头号(监控)对象。”

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吴叡人提供)

吴叡人谴责香港警察的行动比起戒严时期的国民党政府更不堪。

吴叡人说:“国民党喜欢用特务。我的电话也是被监听。可是那时候警察还不会公开穿制服进到台大校园。从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开始,当年下半年警察已经进去过香港大学和中文大学好几次。香港没有军人,所以他们就是军人。他们进入校园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进到宿舍,进到学生会办公室,这在台湾就算是在戒严时期也是无法想象的。”

过去两年,香港高校的自主空间持续紧缩,科技大学学生会为反送中运动期间身亡的学生办追思会,导致6名学生会干事今年年初被校方处分、正副会长被勒令停学一个学期。最近几个月,香港大学、中文大学、城市大学、理工大学和岭南大学相继宣布停止为学生会代收会费。

吴叡人提到,港大学生会向持刀袭警疑凶梁健辉表达敬意,却不由分说被认定是宣传恐怖主义。当局的动机使人怀疑。

吴叡人说:“其实反送中引发的是香港社会的一次大辩论,而且它一下子就丢了一个国安法。国安法规定的罪名都是他们一方片面定下来的。那你怎样界定‘恐怖主义’?都是由你们(当局)界定的,像梁健辉这样的事情,如果从香港人的角度来看的话,他们会觉得,这是对警察暴力的反抗。”

他说,香港目前的状况形同1949年中共取得政权后实施的“镇压反革命运动”。

“镇压反革命”重现香江?

吴叡人说:“国民党统治底下的旧社会的这些社会精英,对于共产党来讲都是潜在的反革命分子,所以它当时进行了全国性的清除,当时称为‘镇压反革命’。香港这个社会对北京来讲,就好像1949年的中国社会一样,这个社会。很多主张和价值观都和北京不一样。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这些英国帝国主义所培养出来的,相信西方价值观的这些社会领导阶层还有他们的价值观,彻底一扫而空。”

虽然香港公民社会遭受的打击一浪接一浪,但在吴叡人眼里,香港仍未绝望,目前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

吴叡人说:“香港社会没有那么容易被摧毁,但是现在浮在上面的这些领导层是暂时被摧毁掉,但香港社会并没有被摧毁。香港被解除武装,但是香港还没有死掉,正面临长期被占领的状况,接下来要面对长期抗战的状况。”

台学联高校委员会主委黄彦诚则承认,面对香港高校学生会的困境,台方能提供的实际支援相当有限。

黄彦诚说:“确实是蛮无力的,因为我们在台湾很难给予香港同学协助。我们在台湾呼吁政府,在状况允许的范围下,尽可能让需要庇护的香港人、香港同学,有机会可以来到台湾,免于受到中国维权扩张的迫害。”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