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8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十六名中国流亡者在巴哈马被扣 部分人员正申请联合国难民

滚动 不平则鸣

包括十名成年人和六名儿童的一个中国流亡者团队,日前在巴哈马乘帆船向美国航行时,因船只搁浅被巴哈马海巡部门扣押。

2021年8月,该流亡团队的帆船启航前,团队成员在船上合影。

包括十名成年人和六名儿童的一个中国流亡者团队,日前在巴哈马乘帆船向美国航行时,因船只搁浅被巴哈马海巡部门扣押。团队中有多名中国民主党秘密党员,目前他们中的部分成员正在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难民身份。

一艘载有十六名中国流亡者的帆船于8月18日在巴哈马附近海域搁浅,目前船上的部分流亡者已被巴哈马海巡部门扣留。

现居美国洛杉矶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副主席郑存柱,向记者透露了这艘帆船上人员的情况:“有好几位都是我们中国民主党在国内的秘密党员,他们在国内都做了很多工作。”

郑存柱告诉记者,在这几位秘密党员中,有一位网名为“千里”的成员曾在武汉爆发新冠疫情时,试图进入武汉对疫情进行独立调查,并曾因此被警方扣留。16名流亡者由多个家庭构成,包括10名成年人和6名儿童。他们的帆船于8月18日从巴哈马启航,原计划航行至美国东海岸,再沿海岸线北上,从纽约登陆美国。

在启航前,这一流亡团队中的三人曾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在采访中,其中一人透露了他的实名叫汪大勇,另两人则采用了网名“阿龙”和“进步哥”。

2021年8月20日,该流亡团队中孩子们的合照。(阿龙提供,独家首发)

汪大勇来自江西,今年34岁,曾是一名工厂技术人员。他表示,十余年来他一直关心中国政治问题。在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后,他因向同事积极宣讲香港抗争的实际情况,被人录音并向警方举报。在此情况下,他不得不逃出中国:“2021年4月份左右的时候,我就先来到了第三国。6月份,我联系到了‘进步哥’,因为我也跟他在同一个时政群。”

郑存柱告诉记者,“进步哥”是这一流亡团队的核心成员,也是一名很早就加入了中国民主党的秘密党员:“他在国内有十几个(网络)聊天室,就是谈论政治的、谈论社会问题的群。所以他只要找到观点差不多的人,都会私下联系。他通过网络,发展了一批秘密党员。”

“进步哥”在帆船启航前的采访中告诉记者,今年41岁的他是一名来自广东惠州的个体户。两年多以来,他的时政群中持续讨论着与香港反送中和武汉疫情相关的话题,有一些群友因此遭到了中国警方传唤。他举例说:“我们当时有(一个)五个人的小群,有个群友聊了一句话,然后竟然因为一句话就被叫去‘喝茶’了。没几天,他就告诉我们他要退群了,被‘喝茶’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进步哥”在今年与一批身处中国各地的网友分批辗转逃亡到巴哈马。在对中国人实行30天免签入境政策的巴哈马,他们购买了一艘帆船,计划用来逃亡到美国:“我们今年3月份就开始商量,当时也有几套方案,然后最后选定了合伙买一条船,逃出去。”

“阿龙”来自四川,今年36岁的他是一名音乐教师,也是“进步哥”网络群组中的成员。他向记者讲述了他的流亡经历:“今年我们跟‘进步哥’商量,从3月多开始决定要出来。然后6月他(进步哥)出去以后,就给了我很大的一个鼓舞。我们在出去的时候,也是得到了一些海外民运人士的指点。”

8月18日,他们的帆船从巴哈马启航后不久在一片浅滩搁浅。郑存柱介绍当时的情况说:“搁浅以后,有旁边经过的船知道后向巴哈马警察跟海巡部门求救。所以海巡部门的人来了,首先把里边的妇女和几个小孩一起,再加上有两个人,包括阿龙,让他们陪着小孩和几位妇女,通过坐其他的船送到了安全的岛上。”

此外,还有五人连同帆船一起被巴哈马海巡部门扣留。郑存柱透露,目前的情况是:“阿龙先生已经向联合国难民署写出了难民申请,那么其他被释放的几位都正在准备之中,估计这一两天都会向联合国难民署提出申请。”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编辑:何平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