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8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日报》将艾滋病毒阴谋论与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说相提并论

滚动 中国大陆

The Soviets first concocted a propaganda myth that AIDS was a U.S. bioweapon. Now China connects it to COVID-19.
苏联首先编造了艾滋病毒是美国生物武器的谣言。现在,中国将新冠病毒的实验室泄漏假说与之等同。

2021年8月12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主办的《中国日报》在推特上发布一幅漫画,试图将艾滋病生化武器阴谋论与新冠病毒可能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泄露的假说相提并论。

“病毒最初被发现的国家,就是制造这种病毒的国家。”

8月12日,由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主办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在推特上发布一幅漫画,并附上了“无端指责 #《中国日报》漫画 #美国 #冠状病毒”的配文。

这幅漫画中,山姆大叔——他当然是象征美国——正发表演讲。他在讲话中说:“病毒最初被发现的国家,就是制造这种病毒的国家。”

众所周知,导致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SARS-CoV-2病毒于2019年末在中国武汉首次被确认。有人怀疑该病毒可能是从进行过蝙蝠病毒实验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中国方面对此予以否认。

但漫画中的第二张图让这幅漫画走向宣传手段的新低:一只身上印有“AIDS”(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也就是艾滋病的缩写)字样的怪物拍着山姆大叔的肩膀问道:“你说什么?”

这幅漫画暗示,如果中国可以被指“制造”了导致COVID-19大流行病的病毒,那么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即艾滋病病毒)的源起就该怪在美国头上。美国在1981年首次报告艾滋病病例。

但是,将这两件事等同起来是错误的,歪曲了追踪艾滋病毒和艾滋病真正起源的科学过程的真相,让前苏联和其他某些国家所散播的一种阴谋论死灰复燃。

1981年1月,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巴斯德研究所(Pasteur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首次发现了艾滋病病毒。

这一事实在2008年得到了承认。那一年,蒙塔尼耶(Luc Montaigner)和他的同事巴尔-西诺西(Francoise Barre-Sinoussi)“因发现人类免疫缺陷病毒”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从一名(法国)患者淋巴结中提取的细胞中的逆转录活动”的发现被归功于蒙塔尼耶和巴尔-西诺西。他们最初将艾滋病病毒指认为淋巴腺病相关病毒(LAV)。

当然,美国科学家当时正在该病毒的分离工作上与法国同行们进行竞争。巴尔的摩市的马里兰大学医学院人类病毒学研究所的加洛(Robert Gallo)曾称他在1984年发现了艾滋病病毒。这导致了一场关于谁是第一个发现者的争执。

不过,加洛在1991年承认,他发现的逆转录病毒实际上来自巴斯德研究所研究人员寄给他的病毒样本。

加洛和他的同事们首次提供了艾滋病病毒导致艾滋病的证据。另外,1981年6月,美国科学家记载并发布了首批被确诊为艾滋病的临床病例,后被称为艾滋病流行病。

但HIV-1和HIV-2这两种艾滋病病毒毒株均起源于非洲灵长类动物之间的跨物种传播。科学家认为,喀麦隆东南部黑猩猩携带的猴免疫缺陷病毒的一次跨物种传播是“艾滋病大流行病的主要起因”。

第一例有相关记录的人类感染艾滋病病毒的病例则可追溯至1959年,是在现在的刚果民主共和国。

在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呼吁对中国武汉进行另一轮调查之后,北京试图转移人们对COVID-19起源相关讨论的注意力,而《中国日报》的这幅漫画只是这方面的最新一次尝试。

中国一再散布毫无根据的阴谋论,称导致这一大流行病的病毒来自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生物实验室。

在苏联于20世纪80年代发起的一场代号为“InfeKtion行动” (也称“丹佛行动”)的虚假信息攻势中,德特里克堡也曾是主角。

那场虚假信息攻势散布的阴谋论是:艾滋病毒/艾滋病是在德特里克堡制造的,被作为美国的生物武器。

1992年,时任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局长(后担任总理和外交部长)的普里马科夫(Yevgeny Primakov)承认,当时是苏联情报部门捏造了阴谋论。尽管俄罗斯承认了这一点,但认为是美国制造了艾滋病流行病的错误认知至今犹存,并造成了公共卫生方面的不良后果。

尽管一些人试图将COVID-19大流行病溯源政治化,但在14人组成的世卫组织专家小组于今年1月、2月对中国进行为期27天的访问后,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表示,仍对“所有假设”持开放态度。

这些假设中包括了可能的实验室泄漏。然而,正如“揭谎频道”和其它媒体先前报道的那样,世卫组织最初得出的结论是,SARS-CoV-2病毒“极不可能”起源于实验室,很可能是在自然界中自然产生的。

谭德塞表示,世卫组织的调查因缺乏该由中国提供的相关数据而受到阻碍。他呼吁中国“本着透明精神分享所有相关数据”,以帮助弄清病毒的起源。

《华盛顿邮报》8月12日报道说,曾带队前往武汉的世卫组织新冠溯源小组组长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k)告诉丹麦的纪录片制片人,中国曾向世卫组织施压,要求该机构删除溯源报告中的实验室泄漏理论。

安巴雷克还澄清道,实验室工作人员在蝙蝠洞采集样本时被感染的假设情景既属于实验室泄漏假说,也属于“蝙蝠直接传染给人类”假说。

他说,这使之成为“一种很有可能性的假设”。

安巴雷克进一步表示,中国共产党的体系“非常注重永不犯错”,这几乎没给有关当局留有承认“人为错误”的空间。

但与艾滋病生化武器这项谣言不同的是,并没有人真的示意导致COVID-19的病毒是北京故意设计并散播的。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英文版。)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