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8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国安法首宗被告认罪 12港人李宇轩等承认串谋勾结外国势力

滚动 港澳台

12港人案之一的“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与任职法律助理的陈梓华,被控《港区国安法》下“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等罪名,案件星期四(8月19日)在高等法院答辩,两人承认一项串谋勾结外国势力罪,是首宗国安法认罪的被告。

12港人案之一、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及法律助理陈梓华被控国安法串谋勾结外国势力罪,8月19日在高等法院答辩,两人认罪。警方在法院外严密布防 (美国之音/汤惠芸)

12港人案之一的“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与任职法律助理的陈梓华,被控《港区国安法》下“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等罪名,案件星期四(8月19日)在高等法院答辩,两人承认一项串谋勾结外国势力罪,是首宗国安法认罪的被告。

控方宣读案情披露,两名被告与前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他的助手Mark Simon以及绰号“揽炒巴”的流亡人士刘祖迪等人,在2019年反送中运动期间,控制一个名为“重光团队”的组织,呼吁外国制裁中国和香港,控方指黎智英和Mark Simon是组织的幕后“主脑”和“金主”。法官将案件押后到明年1月3日再提讯。

12名曾经参与2019年反送中运动的香港青年,包括涉嫌触犯《港区国安法》的本土派组织“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在内的11男1女,去年8月23日被指怀疑搭快艇偷渡到台湾途中,被中国广东省海警截获,包括李宇轩在内的8名港人,被控偷越边境罪成,全部被判入狱7个月。

李宇轩及陈梓华出庭答辩警方严密布防

现年30岁的李宇轩,今年3月底在深圳刑满出狱后被遣返香港,他与29岁任职法律助理的陈梓华,被控《港区国安法》下“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等罪名,案件星期四(8月19日)在高等法院答辩,由国安法指定法官李运腾处理。

李宇轩和陈梓华被押解上法庭的时候,高等法院外亦有多辆警车布防,大约20名警员在场戒备,部分警员身穿避弹衣,并荷枪实弹在法院车场入口等候,守卫森严。李宇轩及陈梓华被带入犯人栏之前,传出清晰的解锁铁链声音,并有多名身份防弹背心的惩教署人员在犯人栏里面看守两人。

控方指黎智英和Mark Simon是幕后主脑及金主

控方宣读案情披露,李宇轩及陈梓华与前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他的助手Mark Simon,与绰号名叫“揽炒巴”的流亡人士刘祖迪等人,在2019年7月反送中运动期间,成立一个名为“重光团队”,又称“揽炒团队”(Stand with Hong Kong Fight for Freedom,简称SWHK)的组织。

控方表示,案发期间黎智英、Mark Simon、两名被告以及刘祖迪等人,透过重光组织合谋要求外国将中国、香港和澳门实施制裁或封锁,或从事其他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敌对活动,迫使加入他们的政治议程。

控方表示,各人的角色包括黎智英与Mark Simon是幕后策划者,以及资金支持者,亦是“最高级别的指挥者”。被告李宇轩及刘祖迪是重光团队的核心成员。他们领导、指挥和指示其他成员执行陈梓华传达黎智英和Mark Simon的指示。

控方表示,重光团队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进行宣传,发表文章,与外国政治人物或活动人士建立联系,并在法国、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等世界各地举办政治活动。

两名香港国安法被告李宇轩及陈梓华8月19日出庭认罪,大批穿着防弹背心的警员在高等法院外戒备 (美国之音/汤惠芸)

李宇轩及陈梓华承认串谋勾结外国势力罪

控方又表示,2020年1月,黎智英、陈梓华、刘祖迪和一名身份不明的女性在台湾会面,讨论如何进行俗称“支爆”(让中国经济不景气)的计划,即是通过在中国造成行政和经济动荡来制裁中国。

黎智英表示,该国际游说计划分为4个阶段,第一,让外国知道香港发生的事情;第二,呼吁外国政府关注和谴责香港特区政府;第三,与外国官员会面,将他们的想法带回香港;第四,会见外国的顾问和政治顾问,以影响他们的对华政策,敦促他们对中国和香港特区实施制裁。

控方宣读案情之后,李宇轩及陈梓华承认一项串谋勾结外国势力罪,是首宗国安法认罪的被告。李宇轩承认案情时以英语表示“I agree to the facts and I would like to say sorry”(我承认案情并感到抱歉),并向法官以90度鞠躬致歉。

法官裁定两名被告罪名成立,案件押后至2022年1月3日再提讯,两人继续还押侯讯。

社民连副主席质疑中国法制在香港潜建

社民连外务副主席周嘉发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12港人案事发接近一年,李宇轩及陈梓华星期四就国安法的控罪好像被安排认罪对白,并且接受国安法指定法官的审讯,与过去香港人认识的法律程序有所不同,他质疑中国大陆的司法制度好像逐步“僭建”在香港,认为事态令香港人忧虑。

周嘉发说:“即是见到有香港人是要为着一些……唉,可不可以叫为着这件事而要、即是好像被安排讲一些指定的认罪对白,去接受一个指定法官的指定审讯,这个都是同我们过去香港人认识的、法庭的一些过程都是很不吻合,都是相当陌生的,好像逐渐将大陆那套法庭审讯制度是一步一步地去‘僭建’在香港之上。这样……唉,我就没办法去评论究竟他是为什么会去、即是李宇轩本人是为什么会这样做(认罪),但是就整件事的发展都是令香港人忧虑的。”

社民连外务副主席周嘉发表示,国安法的审讯程序与香港人认识的法律程序有所不同,他质疑中国大陆的司法制度好像逐步”僭建“在香港 (美国之音/汤惠芸)

周嘉发表示,《港区国安法》目前的案例不多,只有去年7月1日驾驶插上“光时”旗帜电单车,撞倒警员的唐英杰被判监9年,但是整个审讯程序没有陪审团,定罪、量刑的准则亦不清晰,因此今次李宇轩及陈梓华认罪是否能够减刑,他认为仍然是未知数,对任何国安法的被告都会很不利。

周嘉发说:“究竟挂一条标语是说(判监)半年、一年,还是十年﹖即是这些很多的事情是不知道的情况底下,就算你是一个认罪都好,你都不知那个量刑起点本身在哪里﹖好像任它说那样,我就算认罪、减了刑了,会不会其实等如我不认罪判出来其实是一样的呢﹖因为那个量刑起点根本都没人知,大家都是一个迷雾里面,而究竟法官他在考虑的因素是什么呢﹖我们都是不清晰的,对所有这些细节,这样就是无论你怎样去跟他讨价还价,对香港人来讲都是很不利,如果你是被卷入这些国安法的(案件),即是可能暴动的,知道都是在讲(判监)3年至到8年,在这个范围里面的,但是现在就是去到是终身监禁啊,国安法是,所以就没办法之下,可能被迫要做一些某程度上的妥协,但是这个妥协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可以保障到当事人的利益的,所以其实整个制度是很黑暗的,即是对任何卷入这个(国安法)旋涡的人来讲,都是很不利。”

相信香港人仍会发挥创意继续抗争

周嘉发表示,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去年6月底颁布的《港区国安法》,是针对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示威者使用过的所有抗争手法,包括海外游说、机场抗议,以及堵塞公路等等,企图以国安法禁制所有的抗争手法,不过,他认为香港人日后仍然会发挥创意,继续争取民主自由。

周嘉发说:“我相信香港人的创意是可以敌得过共产党的恶法,即是你见到其实政府或者是共产党,就是这么‘无聊’的了。我们当年黄之锋去反国教的时候,在公民广场那里可以很成功地聚集到一些人,它(当局)之后就不让大家进去了,但是大家知道那个重点其实重来不是那个公民广场、那块地那里,最重要是我们的人心已经觉醒了,这样我相信虽然大型的公众活动,可能短期之内都没办法可以做得到,但是更加多的市民之间,他们一些连结是更重要的。”

周嘉发表示,虽然教协、民阵、6-12人道基金等公民组织相继在国安法下解散,或者陆续停止运作,但是他认为民间仍然有无形的连系,甚至以环保、动物保护等活动,代替以往的游行示威。

周嘉发说:“你整个反送中(运动)一开头就是、其中很触目的就是有几百间中学的学生、校友,联署登报呼吁大家出席6-9的反修例游行,结果是有100万人参与,当然不只是那些团体,还有很多组织,在后面都有呼吁很多人参与。其实那些人、那些组织、那些连结其实通通都存在的,它当时也唤醒了很多的人心,更加多人是觉得这些民主的进程是很影响到自身的安危,是究竟可不可以在(香港)这个地方安心立命地去生活呢﹖这样大家是很重视这些东西的时候,如果现在是有一个大浪冲过来,即是有国安法或者是如果是做一些海外游说,可能是会有一个很严重的后果的时候,我们就用其他方法吧,即是它(当局)不希望我们继续关心香港的政治、不想关心中国的政治,这样我们就关心阿富汗、关心伊朗,即是我们有很多的方式可以继续去做。”

评论员质疑认罪是否自愿

时事评论员黄伟国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北京制订国安法就是要震慑香港的民主运动,他认为李宇轩案的认罪是否自愿、是否有足够证据、对民主运动的影响仍然有待观察。

时事评论员黄伟国表示,北京制订国安法就是要震慑香港的民主运动,他认为李宇轩案的认罪是否自愿、是否有足够证据、对民主运动的影响仍然有待观察 (美国之音/汤惠芸)

黄伟国说:“香港的民主运动已经没有了,可以这样说,我想国安法本身今次的拘捕都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当然有一件事情(李宇轩)那个认罪的意思,也要看实际上究竟所谓有没有一些很明显的证据,但是因为在国安法之下,很多时都以所谓国家机密不能讲,或者很多东西不能够披露,所以整件事他所谓认罪的意思,或者认罪的背后,会不会是一个自愿的认罪,还是一个被迫的认罪,这个我们都不知(道)。”

批港府营造恐怖肃杀气氛

对于香港警方动用严密布防应付李宇轩及陈梓华出庭应讯,黄伟国认为是要营造肃杀的气氛,将两名被告塑造成有如恐布份子。

黄伟国说:“特区政府精心安排,希望制造一种恐怖、一种威吓,或者一种这个叫做肃杀的气氛,可以这样说。根本他们一群都是手无寸铁,‘杀鸡都没力’的人,但是他们(被营造)好像比塔利班的一个教主还厉害,都希望做到一种公众震慑的效果。当然你说在国安法,绝对不能够用以往香港法律的体制、普通法来评论,或者去理解整件事,即是为何扣留这么久,或者甚至为何不是一个正常程序找律师辩护,要好像中国那样安排一个律师给他(李宇轩),即是‘装模作样’那样。所以我想都是透过今次事件,也证实到香港那个法治已经荡然无存了。”

黄伟国又表示,如果这次认罪的先例一开,其他国安法被告要对严重的判刑,可能都会有差不多的遭遇。

黄伟国说:“我想更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说,即是如果开了一个这样的先例的话,会不会接下来一些跟国安法有关的一些被拘捕人士,他们的遭遇、即是无论是整个司法有没有得到公平的对待,整个审判你官方所讲的证据其实根本就不是证据,即是什至讲到这个恐怖袭击,原来元朗7-21不是恐怖袭击的,原来你说到这个港大学生会发那个声明就是恐怖、宣扬恐怖主义的,这些荒天下之大谬,或者甚至是完全违反人类那个常识、逻辑的话,可能同样的情况会不断发生。”

两项控罪准留在法庭档案不作起诉

李宇轩及陈梓华星期四承认控罪是《港区国安法》下的“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如果被判有罪,可判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罪行重大,可判处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

两人另涉及串谋协助罪犯罪,指他们于2020年7月某日至8月23日,知悉李宇轩干犯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后,与黎智英及其他人串谋协助该李宇轩逃离香港到台湾,而意图妨碍拘捕或检控李宇轩。

此外,李宇轩另被控无牌管有弹药罪,指他于2020年8月10日在沙田希尔顿中心一个单位,无牌管有使用过的弹药,分别为232枚催泪弹、7枚海绵弹及38枚橡胶子弹。这两项控罪准留在法庭档案,不作起诉。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