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8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瑞士巧克力看见了中国与非洲联手的强大竞争

滚动 中国大陆

为了抢夺更大的巧克力市场蛋糕,可可生产国科特迪瓦和加纳正在向中国寻求资金和市场开拓支持。此举可能对瑞士巧克力行业的利润率和原材料供应构成威胁。而增加可可的价值可以为西非生产商带来更多的收入。

关于巧克力的报道图片

据瑞士新闻今天报道,去年9月,尽管新冠疫情还在肆虐,身着漂亮西装和科特迪瓦传统服装的贵宾们仍聚集在阿比让郊区的一个工业基地内。他们在那里见证了科特迪瓦总统阿拉萨内·瓦塔拉(Alassane Ouattara)为一家可可工厂奠基,该工厂每年可加工5万吨可可豆。一份官方新闻通稿称,该工厂的开业翻开了这个西非国家可可历史的“新篇章”。

新工厂将使科特迪瓦能够在当地加工可可豆,然后销售“增值可可”,而不是将原料豆直接卖给外国商品和加工公司,如瑞士公司百乐嘉利宝(Barry Callebaut)。科特迪瓦的目标是到2025年自主加工国内所有的可可原料豆,目前境内加工比例约为35%。

科特迪瓦的可可加工项目还包括位于阿比让西部港口城市圣佩德罗(San Pedro)的另一家规模和产能类似的工厂。这项投资将由中国提供价值2160亿非洲法郎(合人民币24.9亿元)的贷款资金。合同内容还包括建设两个总容量为30万吨的储存仓库,这些仓库将用于储存可可豆,以便在需求旺盛时以最优价格出售。

据该报道,科特迪瓦不是唯一寻求中国帮助以提高可可收入的国家。2019年9月,邻国加纳与中国国企中国通用技术集团(Genertec)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在该国西部地区Sefwi Wiawso建设一个可可加工厂。该工厂将由加纳可可理事会(Cocobod)和中国通用技术集团以公私合营的方式经营。该工厂预计耗资约1亿美元,将使加纳的加工可可份额从15%增加到25%。

接纳中国投资并减少向百乐嘉利宝、奥兰(Olam)和嘉吉(Cargill)等西方企业供应未经加工的可可是一项战略举措。疫情导致欧洲和美国等主要巧克力消费市场的需求下降。因此,去年科特迪瓦对每吨可可征收400美元的赋税,用于补贴农民(称为“生活收入差额”补助),这项政策的出台显得不合时宜,如今科特迪瓦不得不折价出售现有库存,这实际上抹去了征税带来的任何收益。由于天气良好,西非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增加可可产量,这将进一步压低价格。

据国际可可组织在其最新的月度报告中警告说。“科特迪瓦和加纳的可可产量预计将达到前所未有的规模。” 在2016-2017年产季中,类似的情况–好天气带来的产量过剩,加上不温不火的需求–导致了10年来的最低价格。很明显,在农产品过剩和全球需求低迷的情况下,科特迪瓦和加纳必须进行干预,使其可可能卖上合理的价格。两国都押注于提供比原料豆价格更高的半成品可可上,这可能会使他们的出口收入翻番。

西非也非常希望向中国市场出售加工过的可可,似乎中国也愿意进行采购。作为可可加工协议的一部分,中国将获得科特迪瓦“棕色黄金”的优先采购权,两家工厂40%的产能将保留给中国公司。科特迪瓦可可理事会还将在中国开设一个销售办公室,以在中国推广其产品。

尽管中国人均巧克力消费量很低(每年不足100克),但瑞士公司的在华销售额一直在增加。百乐嘉利宝亚太区(包括中国)2019/2020的年销售额增长了7.4%,而其全球销售额则下降了2%;瑞士莲(Lindt & Sprungli)中国区2020年的销售额实现了10.1%的内生增长,而其全球销量则下降了6.1%。

像大多数全球参与者一样,中国利用贷款和基础设施项目来获得影响力和进入新市场的机会。中国曾在基础设施交易中使用可可作为抵押品以保证还款。中国很可能将科特迪瓦新加工厂每年生产的4万吨可可作为贷款担保。2006年至2013年,中国要求加纳提供类似数量的可可,作为建造布伊水坝的贷款担保。

来自中国的贷款通常也与使用中国商品和服务相绑定。例如,加工厂和储存仓库的所有建筑工程合同将交给中国轻工业设计工程有限公司(中国海诚工程科技公司的子公司)。根据法国刊物《非洲情报》的报道,科特迪瓦可可理事会对中方提供的合同表示不满,并表示中国不能承包施工业务。该理事会希望当地公司参与建设,据说已请求瓦塔拉总统进行干预。

瑞士新闻说,如果加纳和科特迪瓦生产成品可可的新战略取得成功,他们将与瑞士商品公司和百乐嘉利宝等加工商展开直接竞争,特别是在中国市场上。过去十多年里,百乐嘉利宝一直在中国稳步投资,通过市场营销创造巧克力文化。它在苏州设有本地工厂和销售办事处,在上海、北京和深圳设有三个销售办事处和巧克力学院(有5000多名中国工匠接受巧克力制作培训)。

加纳和科特迪瓦争取在当地加工更多的可可,这也可能使外国公司更难采购到可可豆原料,从而影响瑞士的供应链和利润率。随着来自西非的原料供应减少,像雀巢和瑞士莲这样的巧克力生产商可能面临可可脂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的问题,并可能将额外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雀巢公司目前有46%的可可原料来自加纳和科特迪瓦,而加纳是瑞士莲公司的“主要可可豆产地”。

据该报道,但是,在加纳和科特迪瓦推动产品增值的过程中,瑞士公司也有商业机会。6月,瑞士食品加工设备公司布勒(Bühler)与加纳可可理事会签署了一项协议,提供培训、产品开发和技术指导。当瑞士资讯与布勒联系时,布勒不愿意透露具体的合作金额。

加纳可可理事会首席执行官约瑟夫·博阿汉·艾杜( Joseph Boahan Aidoo)在6月22日与布勒举行的签约仪式上表示,这家瑞士公司将参与加纳“从传统可可生产向现代可可生产转型”的事业。

上个月,瑞士司法部部长西蒙奈特·索马鲁嘎(Simonetta Sommaruga)对加纳进行正式访问时,艾杜还指出了瑞士应提供双边支持的理由。他鼓励瑞士借鉴中国的做法,通过合作伙伴关系加强与加纳的经济联系,从而为国际市场生产成品或半成品加工可可。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