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8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家:中国与阿富汗关系的潜在危险和益处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塔利班在中国公开支持该组织的几个星期后在阿富汗重新掌权。

中国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塔利班共同创始人巴拉达尔(2021年7月28日)

塔利班在中国公开支持该组织的几个星期后在阿富汗重新掌权。

专家说,鉴于中国过去与塔利班接触的记录,中国正在对阿富汗采取务实策略。

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罗伯茨(Sean Roberts)说,中国在1990年代末期是少数几个与塔利班接触并与之建立关系的国家之一。

罗伯茨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大约1998年开始这个进程,敦促中国的亲密盟友巴基斯坦政府,”“中国外交部1999年派代表团访问阿富汗,与阿富汗高层官员会面。2000年,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同(当时塔利班领导人)毛拉奥马尔会面。”

遏制维吾尔激进分子

罗伯茨说,双方在那些会见中建立机会,帮助阿富汗的塔利班政府发展通信,并开通了喀布尔与新疆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之间的一条航线。中国在新疆与阿富汗的瓦罕走廊分享一条80公里长的边境。

罗伯茨对美国之音说,“中国要求塔利班尽力确保阿富汗境内没有维吾尔激进团体能够威胁到中国。”他说,塔利班大概保证说,来自中国的维吾尔反政府小型组织从那个时候开始停止活动。这些人成立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East Turkistan Islamic Party),也叫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ast Turkistan Islamic Movement)。

巴基斯坦拉合尔管理科学大学教授卡拉尔(Hasan Karrar )说,2001年9月11日以后中国与阿富汗的关系就一直是务实和有长远打算的。

“9/11以后,中国表面默认支持英美领导的推翻塔利班的攻势,同时坚持报复必须遵守联合国宪章,安理会必须发挥领导作用。”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高级研究员、伦敦皇家三军联合研究院资深副研究员潘睿凡(Raffaello Pantucci)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国营公司2007年通过招标获得喀布尔东南大约40公里的梅斯·艾纳克(Mes Aynak)铜矿价值28亿3千万美元的开发合同后,中国转变了反对塔利班的立场。

潘睿凡说,北京然后慢慢地变得更愿意与塔利班接触,将塔利班看作是同阿富汗政府并存的一个派别。中国继续与双方都进行接触,等着看谁能掌权,“现在是那种对冲的某种高峰,集本就是继续支持任何取得控制的人。”

潘睿凡说,“能够清楚说明这点的是很多人关心王毅几个星期前在天津公开会见毛拉巴拉达尔,”“习主席在此之前给加尼总统打了电话,表示继续支持阿富汗政府。”

中国外长王毅7月28日在会见塔利班副领导人巴拉达尔时指出,塔利班是阿富汗的重要军事和政治力量。

王还强调说,塔利班会与所有恐怖组织彻底切割,包括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并坚决有效地对抗他们以清除障碍。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被列为国际恐怖组织,但美国去年11月将其从恐怖名单中移除。联合国6月份的报告说,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与有几百名成员。

中国外交部说,巴拉达尔在会见中说,塔利班永远不会允许任何势力从阿富汗从事对中国不利的行为。

巴基斯坦参议院防御防务生产委员会主席赛义德(Mushahid Hussain Syed)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对阿富汗问题有两个对中国和巴基斯坦都和重要的议题。

赛义德说,“首先,阿富汗领土不应被用来反对中国,”“第二,一个有塔利班代表参加的新政府正式接管喀布尔时,要看他们是否选择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计划的一部分,中巴经济走廊是这个倡议计划的组成部分。”

东京日本国际事物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詹索妮亚(Monika Chansoria)说,任何能够煽动新疆伊斯兰极端主义火焰的事情继续让中国领导层担忧。

她对美国之音说,“不能忘记也不能忽视的是,美国911恐怖攻击后的20年全球反恐运动都被中国用来适当地推动国内计划,手段是压制中国新疆被压迫的维吾尔民族。”

詹索妮亚说,中国的担忧和利益可能会使其朝“管理”塔利班的方向发展。她说,“塔利班会寻求使用中国的否决权在国际上获救。此外,塔利班和中国都希望看到塔利班-巴基斯坦-中国这个三角关系开始驱动地区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目标。”

詹索妮亚说,北京很明显将肯定会从塔利班那里得到保证与新疆发展关系的交换条件,并寻求无限制获得阿富汗丰富的矿藏,后者对一带一路倡议计划具有地理的重要性。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