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8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阿富汗的未来 中国战略机遇何在?

滚动 军事

变天后的阿富汗百废待举,中国对于是否参与阿富汗的重建工作则姿态保守。中国外交部本周三仅强调中方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协助,而中国接下来是否会借由扩大“一带一路倡议”中的项目援助阿富汗也成为国际社会的关注焦点。

阿富汗的未来 中国战略机遇何在?

变天后的阿富汗百废待举,中国对于是否参与阿富汗的重建工作则姿态保守。中国外交部本周三仅强调中方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协助,而中国接下来是否会借由扩大“一带一路倡议”中的项目援助阿富汗也成为国际社会的关注焦点。然而有分析指出,中国面对当地局势不明再加上过去投资的历史经验,阿富汗对中国究竟是战略机遇还是风险仍前景未明。

都说富贵险中求,但在阿富汗却不是这么回事。

国有矿业企业中国冶金科工集团公司(MCC)2008年和江西铜业集团以三十五亿美元联合标下阿富汗卢格尔省(Logar)的埃娜克(Mes Aynak)矿山开采权,曾号称是该国史上最大的外来投资,但是中国企业后来却没能开采出一公克的铜矿,而阿富汗的政局不稳只是原因之一。

当时和阿富汗政府军在山谷交战的塔利班承诺,不会攻击中国这个投资项目。中国媒体新华社更曾转载报道,驻扎阿富汗的美军在维持当地秩序,形同间接地保护了中国的投资开发。然而,美军的保护仍抵挡不了塔利班索要保护费,再加上当地发现两千年前的佛教文物遗址,中国冶金科工集团在当地的投资黄了多年。

当地阿富汗普什图族的居民2015年曾在美联社的镜头前抱怨:“中国人用了我们所有的耕地和土地,他们答应我们会赔偿的,但我们到现在什么也没拿到。”

塔利班战士2021年8月18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街头巡逻(美联社)

阿富汗百废待举  中国投资曾惨遭滑铁卢

中国商务部在针对阿富汗最新的2020年《对外投资合作指南》中形容,矿产丰富的阿富汗是“躺在金矿上的穷人”。《指南》里还有这样的温馨提示:基础设施严重破坏,安全局势不稳,政府效率低下,计划难以落实。

研究中国与中亚邻国关系的英国皇家联合三军研究所(RUSI)高级研究员的潘睿凡(Raffaello Pantucci)就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阿富汗出现些许稳定和一个具有包容性、清楚的政府组织之前,我不认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企业会急于投资阿富汗。”

阿富汗的国家财政九成靠外援。根据中国商务部数据,2019年,中国对阿富汗直接投资流量约两千四百万美元。截至2019年末,中国对阿富汗直接投资存量约四亿美元。在阿富汗的主要中资企业有十四家,包括中石油、中冶江铜埃纳克矿业有限公司、中铁十四局、中国十九冶、中兴通讯、华为科技、中国路桥、北新路桥、中国电力工程公司和江苏电力设计院等。

潘睿凡还告诉记者,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其实投入阿富汗的资源并不多。

进入阿富汗总统府的部分塔利班成员(AL JAZEERA / AFP)

中巴经济走廊延伸至阿富汗前景不明

尽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今年六月,也就是美军还未撤出前曾证实,中国的确正与包括阿富汗在内的协力厂商国家讨论扩大“一带一路”中的中巴经济走廊项目(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CPEC)。但塔利班攻陷首都喀布尔后,赵立坚本周三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到中国是否愿意参与阿富汗的重建时,说得谨慎保守。

他说,“作为阿富汗的友好近邻和真诚朋友,中方始终奉行面向全体阿富汗人民的友好政策,这一点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不会改变。中方将继续支持阿富汗和平重建,在‘力所能及范围内’,为阿富汗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帮助。”

中国作为“真诚的朋友”,现在得面对曾经向中国企业要求保护费的塔利班上台。另一方面,和阿富汗塔利班关系密切的巴基斯坦近年来则多次传出针对中国人的袭击事件。其中达苏水电站通勤班车遇袭,是近期中国境外人员遭遇的最大恐怖袭击事件。外界普遍认为,这已经为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带来风险。

潘睿凡就认为,对中国来说,稳定仍是一切的最优先考量。

“虽然通过延伸中巴经济走廊来协助阿富汗,这样的机会说起来是合乎逻辑的,但是这也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当地还没有真正出现稳定局势,我们也还不知道塔利班会以什么样的政府形式来执政,现在还很难预测中巴经济走廊会如何和阿富汗相连结。”潘睿凡告诉记者。

中巴经济走廊被视为“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2013年,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巴基斯坦时提出,2015年建设启动。中巴经济走廊是一条包括公路、铁路、油气和光缆通道在内的贸易走廊,中国的总投资达上百亿美元。

中国外长王毅2021年7月28日在天津会见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的巴拉达尔(美联社)

阿富汗的未来  中国能展现大国担当吗?

阿富汗当前的局势,为本就不稳定的中亚地区更增添了不确定性。美国前驻阿富汗大使麦金利(P. Michael McKinley)就在华盛顿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研讨会上说,除了伊朗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本就有亲疏不同的历史纠结,面对塔利班重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后,美国不能忽略的还有三个外部参与者,他们对阿富汗的局势扮演一定角色。

“中国、海湾国家以及俄罗斯,我认为,中国和俄罗斯在向塔利班释出信号方面可以扮演积极作用,也就是国际社会接下来如何与阿富汗打交道,取决于塔利班的行动。”麦金利指出。

根据中国外交部发布的消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8月18日已分别与伊拉克总统巴尔哈姆及伊朗总统莱希通电话。习近平还向莱希强调,“不管国际和地区形势如何变化,中方都毫不动摇发展同伊朗的友好关系。”

什叶派为主的伊朗与塔利班是宿敌,什叶派与逊尼派的“千年之争”至今无解。中国要让西边邻国和睦相处得投入多少资源?在美国离开后,对一向注重稳定的北京将是一大考验。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