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8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特首指政府或考虑终止与律师会关系 律师批严重威胁礼崩乐坏

滚动 港澳台

香港律师会即将于下星期二改选其中5个理事席位,可能影响理事会内“开明派”与“亲建制派”的势力分布。

香港律师会理事林洋鋐8月18日以个人身份,接受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网台节目访问,探讨为何香港政府及中国官方传媒非常关注,将于8月24日举行的律师会5个理事席位改选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律师会即将于下星期二改选其中5个理事席位,可能影响理事会内“开明派”与“亲建制派”的势力分布。

继中国官方传媒《人民日报》指律师会不应沦为“政治化团体”之后,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二表示,如果律师会被政治“骑劫”或凌驾专业,港府的唯一取向就是中止与律师会的关系。

律师会理事林洋鋐星期三回应表示,如果政府制订法例时不咨询律师会,可能变成“闭门造车”。他认为林郑月娥的说法是非常之严重的威胁,可能影响法例制订的机制;他形容这是“礼崩乐坏”。

香港律师会成立于1907年,根据香港法例规定,所有香港事务律师必须是该会的成员。据官方网站显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拥有执业证书的事务律师共有9,903人。

中国官媒点名批评律师会

香港律师会共有20名理事,其中5名任期最长的理事即将于下星期二(8月24日)的周年大会进行改选,各界关注今次改选可能影响理事会内“开明派”与“亲建制派”的势力分布,如果“开明派”全取5个席位,有可能掌握律师会的主导权,甚至影响律师会会长改选的席位。

中国官媒方传媒《人民日报》上星期五(8月13日)发表评论文章表示,律师会应该对会员和香港市民负责,“搞专业不搞政治”,以理性的选举呈现律师会与香港大律师公会的不同,不应以“政治化选举”的方式沦为“政治化团体”。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星期一(8月16日)发表网志表示,同意法律团体并非政党或政治组织,应该致力保持专业而非政治化。她又表示,法律界应更积极推展法律服务,捍卫法治,让专业归专业以回应业界和社会的期望,让法律界继续有效地落实专业和执业两方面的自我监管制度。

林郑指若律师会政治凌驾专业将终止关系

继中国官方传媒《人民日报》指律师会不应沦为“政治化团体”之后,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二(8月17日)会见传媒时,以最近教协及民阵相继自行宣布解散为例,点名指律师会不应政治化。她强调,如果律师会被政治“骑劫”或凌驾专业,港府的唯一取向就是中止与律师会的关系。

林郑月娥说:“譬如一个专业团体应该要做专业的事,但它不是做专业的事,它是被政治‘骑劫’或‘凌驾’了它的专业,那么特区政府唯一的取向,就是同它中止关系。早前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简称教协),我们亦是教育局是有需要同它中止关系,如果日后有其他的专业团体,包括近日在坊间讲得很多的香港律师会,亦是被政治凌驾了它们的法律的专业呢,特区政府同样会考虑同它中止关系。”

林郑月娥表示,香港政府与律师会的关系深远,因为律师会是一个重要的法律团体,政府制订法例的时候往往会征求律师会及大律师公会的意见,甚至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以及法律援助服务局,都有让律师会推荐委员的机制,不过,林郑月娥重申,如果律师会变成一个政治化的团体,这些关系必须重新审视。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如果律师会被政治“骑劫”或凌驾专业,港府将会中止与律师会的关系 (美国之音/汤惠芸)

林郑月娥说:“而同香港律师会的关系,更加是深远的,因为毕竟它是香港一个重要的法律团体,所以我们很多法律工作,往往都是会征求两个专业的法律团体(大律师公会及律师会)的意见,甚至我们有不少的法定的组织、咨询的组织,亦是很乐意委任由香港律师会推荐的人员,包括是很重要的一个是委任司法人员的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一个很重要的、管理有关香港法援制度的法律援助服务局,都是有法律上让律师会推荐委员的机制的,但是如果律师会已经变了一个政治化团体,这些关系我们必须要重新审视。”

律师指官媒及林郑关注令选举受关注

被视为开明派的香港律师会理事林洋鋐,星期三(8月18日)以个人身份接受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网台节目访问。刘慧卿问及为何《人民日报》及香港政府如此重视律师会即将改选5名理事﹖

林洋鋐表示,无法揣测它们的想法,他又表示,今年在国安法之下的理事改选本来气氛低迷,但是港府及官媒关注之下,气氛突然变得激烈。

刘慧卿问:“林郑在电视这样骂(律师会),现在全城哄动。”

林洋鋐说:“你说得对,本来(律师会理事改选)气氛‘静如死水’。自从《人民日报》都很看得起我们,然后林郑又出来说话,就好像气氛是多了人关注。”

批政府连温和派都不接受感可惜

林洋鋐表示,律师会一向保持与政府及内地的正常联系,他认为政府不应对今次理事会改选过于忧虑。他又表示,如果有人认为律师会被政治“骑劫”,甚至觉得律师会是一个威胁,是非常不必要,纯粹是标签和抹黑。

对于中国官方《人民日报》批评律师会政治化,林洋鋐表示,他不会觉得惊讶,因为最近两年香港各个界别或领域都正在“换人”,他形容这是“清洗”,以踢走反对政府的声音,甚至连温和派都不接受,他对此感到可惜。

林洋鋐说:“我又不是很惊讶,因为我们见到这两年其实在各个领域都在进行一些、你可以说是‘换人’或是‘清洗’,或将一些反对的声音‘踢走’它,这样其实在媒介、教育、法律……我都觉得这个很正常的……”

刘慧卿说:“新闻(界)呢?”

林洋鋐说:“是的、新闻……即是记者更(严重)、所以我想在这两年的发展看,就是政权不是太容忍到有不同的声音。”

刘慧卿说:“它(北京)自己说不是要清一色(统一),不过,现在都没人信。”

林洋鋐说:“那怕是很温和的不同声音都不是很接受,我觉得这个很可惜的。”

一人一票选举结果官方都不乐见

林洋鋐表示,他和几位“开明派”参选人去年当选律师会理事,他们一直都是专注律师会的事务,没有做任何政治性的工作,他认为林郑月娥以及中国官方传媒对今次律师会改选这么关注,反映近年香港只要有一人一票的选举,结果对官方而言往往是不乐见。

律师林洋鋐批评特首林郑月娥的说法是严重威胁,可能影响法例制订的机制,形容是“礼崩乐坏” (美国之音/汤惠芸)

林洋鋐说:“为什么它们这么紧张呢,即是行政长官连我们团体的一个选举都这么紧张,我觉得有一个现像都相当有趣。这一两年见到就是,只要是一个公平的、一人一票的选举,就无论是街坊福利会、还是业主委员会,即是我见到那个结果都是一些比较开明的候选人赢的,所以我相信它担心是有原因的。”

林洋鋐表示,只要是一人一票公平选举选出的当选人,都会说真话,也难免会批评政府,他强调律师会今次改选是正面的选举,反而是政府有所标签。

林洋鋐说:“我想它亦知道这样公平选举选出来的人,都会讲真话,也会讲实话,这样讲实话就很多时候难于避免就总会批评它(政府)两句,现在的政权不是很能够面对批评,你说它两句都不可以的,即是这个很无奈、很可惜,我一向都是说,其实搞正面选举、即是你不要去做这些抹黑啊、标签啊,你就讲自己的东西就可以了,其实今次他们(律师会理事改选候选人)都是这样做的,讲自己的资历啊,想做些什么,不过,就很可惜就反而是政府带头,就做这些标签。”

刘慧卿说:“不是,《人民日报》先吧,跟着就什么周刊了,这样就炒到热到不得了。”

林洋鋐说:“周刊我都还可以觉得、即是你各为其主,这样不同立场……”

刘慧卿说:“即是你政府就不应该了。”

林洋鋐说:“政府是不应该这样做的。”

刘慧卿说:“其实选举、尤其是竞选当中,你(政府)突然间出来,好像帮这边或者帮那边,你是律师来的,有没有法律说不可以、不应该这样讲的﹖即是这样做法是不是犯了什么事呢﹖会不会﹖”

林洋鋐说:“没有啊,这些道德问题来的。”

批林郑月娥中止关系说“礼崩乐坏”

林洋鋐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如果政府中止与律师会的关系,政府制订法例时不咨询律师会,可能变成“闭门造车”,他认为林郑月娥的说法是非常之严重的威胁,可能影响法例制订的机制,他形容这是“礼崩乐坏”。

林洋鋐说:“其实有很多的法例,在那个草拟的过程是需要很多专业团体,起码港英、我们小时候长大那个制度是这样的,就是所谓有很多持份者,你如果去制订那个法例的时候,不去咨询这些人呢,这样就很容易会‘闭门造车’,出来的东西就愈来愈所谓‘离地’(不切实际),所以当那个政府讲一个这样的威胁(中止与律师会关系)出来的时候,其实是一个非常之严重的威胁来的,是会令到那个法例制订、咨询重要团体那个机制是会没有了,而这么随便就说出这些东西,我只能够说现在真的‘礼崩乐坏’,我很惊讶林郑月娥讲这些说话。”

林洋鋐又表示,林郑月娥指律师会可能被“政治骑劫”的说法没有事实根据,认为她这样的说法不配合自己的身份。

林洋鋐说:“而更重要的就是,她(林郑月娥)那个说法是没什么事实的基础,即是你说的那些有什么人现在是‘政治骑劫’律师会呢﹖是完全没有的。所以你看这件事,就只是她希望有一些她认为可以接受的人当选,她就用什么方法都可以的,即是这些完全真是我认为同自己的身份是不配合、不合适的一些说法。”

律师会会长及参选人强调政治中立

律师会会长彭韵僖星期二(8月17日)透过律师会书面回应林郑月娥的说法表示,作为香港律师的自我监管组织及专业团体,律师会宗旨包括维持香港律师专业水平及操守,以及考虑所有涉及业界利益的问题。而作为业界与政府之间的桥梁,律师会一直保持政治中立,时刻与政府有关部门沟通、表达意见以改善执业环境,并定期从法律角度回应不同议题的咨询。

竞逐连任的律师会“开明派”候选人罗彰南(Jonathan Ross)日前受香港传媒访问时表示,律师会失去自我监管权的讨论是“伪议题”,强调他的团队成员温和,不是要对抗政府,或视中国为强大敌人。

另一位被视为“开明派”的律师会理事改选候选人马秀雯(Selma Masood),上星期六(8月14日)发声明回应中国官方《人民日报》指,律师会不应以“政治化选举”的方式沦为“政治化团体”。

马秀雯表示,她从宣布参选一刻起,已公开并再三强调,律师会不是,也不应成为政治组织,所讨论的事项应限于法律领域的范围内。她又表示,律师会是由专业律师组成的自律、专业组织,如果她有幸当选理事,保证会政治中立(I pledge to be politically neutral)。

马秀雯又表示,她会忠于法律领域内,律师会的专业应凌驾政治之上,而一国两制才是出路。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