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3月 2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伊签署二十五年全面合作协议 绕过美元结算体系?

滚动 财经科技

中国和伊朗日前正式签署为期二十五年的“全面合作”协议,按照该协议,中国将在期限内向伊朗直接投资,而伊朗向中国提供稳定低廉的石油供应,并以人民币或数字人民币结算。

中伊签署二十五年全面合作协议 绕过美元结算体系?

中国和伊朗日前正式签署为期二十五年的“全面合作”协议,按照该协议,中国将在期限内向伊朗直接投资,而伊朗向中国提供稳定低廉的石油供应,并以人民币或数字人民币结算。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中国尝试挑战美元国际结算地位,同时伊朗也试图弱化美国制裁的联合行动。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与伊朗外长扎里夫2021年3月27日签署两国二十五年合作协议(美联社)

面对国际制裁 中伊联手全面深化经济、军事合作

3月27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访问伊朗期间,同伊朗外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共同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全面合作计划》,将伊朗纳入“一带一路”倡议。这是自2016年1月两国就相关议题达成一致后的正式签署仪式。

据伊朗媒体报道,该协议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中国在伊朗能源和银行、电信、铁路等基础设施领域投资;中伊两国的石油和贸易用人民币和数字人民币结算;中伊双方还将在军事方面深入合作。协议提出联合军演、武器开发和情报共享。同时,中国研发的北斗卫星将为伊朗导弹提供支持。

“中伊全面合作计划”被国际社会广泛认为是中伊联手,突破美国的经济和军事制裁。然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2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该计划重点挖掘两国在经济、人文等领域的合作潜力,不针对任何“第三方”。此外,中伊双方均拒绝公示该协议涉及的投资金额。然而据多家国际媒体报道,中国向伊朗投资金额将超过四千亿美元。

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中东事务高级研究员詹姆斯·菲利普(James Phillips)认为,中国通过更紧密的外交和经济关系与伊朗建立合作,使美伊关系复杂化。他说,中伊全面合作协定昭示着中国希望通过在中东重新部署军事力量,来牵制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封锁。

2018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并宣布对伊朗实施全面的经济制裁和石油禁运。在国际制裁下,伊朗出口石油和参与国际金融体系困难重重。与此同时,中国却积极与伊朗合作。在2019年美国司法部正式起诉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及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时就指出,华为躲避美国制裁与伊朗交易,构成银行欺诈。

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的中东-中国事务研究员露希尔·格利尔(Lucille Greer)告诉本台,此次中伊全面合作协议与此前中国与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的非联盟合作类似,在美国已经在中东建立起安全架构下,中国是最大受益国。她说:“这份协议是中国在中东不断增强影响力的一部分,但并不能取代美国的地区影响力。”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近几个月来,中国从伊朗进口的石油总量急剧增加,预计今年3月将达到91.8万桶/天,达到了美国对伊朗实施全面石油禁运以来的最高量。菲利普预测,除了挑战美国的全面石油禁运政策外,中国与伊朗签署协议还涉及军事合作,恐将面临美国的次级制裁。

人民币直接结算原油 专家:不会对美元结算体系构成威胁

美元作为目前公认的国际货币,牢牢把控住“石油交易美元计价机制”。在欧佩克国家出口石油计价和结算中,美元长期处于垄断地位,全球石油交易均与美元挂钩,伊朗和俄罗斯也不例外。

华盛顿智库兰德公司高级经济分析师霍华德·沙茨(Howard J. Shatz)认为,以人民币或者数字人民币结算原油并不会对美元构成威胁:“由于美国的国家信用、开放的资本市场、美国银行体系的效率以及美元在国际结算中的充足性,美元具有巨大优势。在中国对其资本市场开放度作出重大改变之前,人民币不太可能挑战美元。”

旅美中国经济学者秦伟平则认为,虽然此举不会对美元体系构成威胁,但该协议为中国的国际贸易伙伴开启了新型合作的先例:“这是一个非常明显和强烈的信号。其他的所谓和中国关系比较好的小国家和中国结盟的话,中国可以要求他们签署协议并用人民币结算,或者中国不是以市场的原则,而是以经济、军事力量强推人民币国际化。中国如果继续推广这种模式的话,会对美元的信用形成挑战。”

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统计,在过去一年里,全球有六十多个国家实验了数字货币,而中国走在前列,已在北京、上海等多个城市推广试点。有中国国内分析指出,归功于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特点和流通优势,中国国有银行发行的数字人民币将使人民币更有力地与美元竞争国际货币地位。

北京一家购物中心2021年2月10日试用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CEP) (路透社)

伊朗国内反对呼声高涨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上述协议在伊朗国内引起激烈反弹。在社交媒体推特上,“中国滚出伊朗”成为伊朗地区的热门话题。然而,伊朗政府则称赞该协议为“历史性事件”。

“包括前伊朗总统内贾德(Ahmadinejad)在内,许多伊朗人都对伊朗多年来对严重压低油价的中国公司作出让步持批评态度,”菲利普说,“他们担心,中国对伊朗市场和基础设施的深入渗透可能会侵犯伊朗主权。”

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中东-中国事务研究员露希尔·格利尔(Lucille Greer)提到,早在2020年7月这份协议草案在伊朗社交媒体上泄露后,伊朗人民就已经掀起了对伊朗政府“卖国”的抗议:“伊朗政府现在对这个协议的措辞保持高度谨慎,谨防出现类似的抗议。因此他们说该协议不具有约束力,也并未公示具体的财务目标。”

记者:一冰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