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3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丁家喜妻子罗胜春 她眼中的李翘楚:追求更美好的世界和爱

滚动 推荐 不平则鸣

博讯新闻网日前联系到李翘楚女士的好友、人在美国的罗胜春女士,她向我们讲述了李翘楚的现况,和她眼中勇敢、有爱的李翘楚。

中国维权人士丁家喜律师的妻子罗胜春

博讯新闻网日前联系到李翘楚女士的好友、人在美国的罗胜春女士,她向我们讲述了李翘楚的现况,和她眼中勇敢、有爱的李翘楚。罗胜春女士是中国维权人士丁家喜律师的妻子,多年来一直坚持不断在为中国维权人士发声。在这次的采访中,她质疑中国当局因“一个馒头引发的煽颠罪”太过荒唐,感慨“中国的法治在以加速度的状态倒车”,尽管丈夫、友人被捕遭酷刑折磨令她心碎,但她依然坚定着讨要公道的决心,她始终相信有着“追求更美好的世界和爱”的理念的李翘楚、许志永、丁家喜们绝不会妥协。

“李翘楚,你还好吗?”

中国民运人士许志永的女友李翘楚在被拘禁37天后,3月15日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山东省临沂市人民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博讯新闻网的记者日前联系到李翘楚女士的友人、人在美国的罗胜春女士,她向我们讲述了对李翘楚的现况和处境的担忧,她表示,李翘楚至今仍被关在临沂市人民医院东区的监管医院,3月21日她曾给负责李翘楚案件的临沂市公安局李玉龙警官打过电话,对方只表示,李翘楚被关在监管医院是为她的身体好,其他的情况无法告知。罗胜春担心,李翘楚若是被单独监禁,会加重她的抑郁症,“如果不给她吃应该吃的药,她会很痛苦的”。

李翘楚于今年2月2日,正式控告临沭县看守所的伙食远低于国家标准、以及高价买餐等问题,并同时就驻看守所检察官的不履行监督职责一事进行投诉。2月6日,李翘楚就突然被警方带走。李翘楚自遭关押以来,她的律师曾申请会见,但3月2日收到“不予批准”的正式回复。对于李翘楚目前为何被关押在临沂市人民医院的监管医院、她的衣食状况、以及平时所需的抑郁症药品和照护问题,就连律师也无从得知。

博讯新闻网的记者近日致电临沂看守所和公安局,希望了解到李翘楚女士的处境,但公安局和看守所拒绝了我们的采访。罗胜春说,翘楚的父母可能是担心李翘楚在狱中的待遇和安危,不愿公布被捕通知书,也似乎都不希望外界发声,尤其拒绝来自境外的声援。李翘楚的律师也以罗胜春并非家属、没有得到李翘楚家属授意为由,不愿传递信息给她。罗胜春说,她能理解身在中国境内家属的焦急和无奈。

“爱在支撑李翘楚  许志永不会妥协”

2019年12月,维权人士许志永和丁家喜,因在厦门出席了一场有律师、学者和公民等21人参与的聚会,面临“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指控。2020年2月,许志永被当局逮捕。与许志永志同道合的李翘楚,并未参与“厦门聚会”,但被连坐遭当局关押长达4个月,直到去年6月中才被“取保候审”释放,取保候审期间,李翘楚一直坚持为被捕的许志永发声,以及为自己维权。她持续在推特记录被关押的经历,并声援其他被捕人士,也因此她不断遭到警方骚扰、传唤等。

今年1月,李翘楚在网上发布《要我收声,我更大声》的长文,详细记录了她从2020年7月17日到12月9日期间6次监管约谈和11月26日及12月8日2次长达10多个小时传讯的经历。加之她公开揭露中国狱所的贪污行径、并持续发声为许志永和自己维权,今年2月6日,她被临沂警方带走。

李翘楚的友人猜测,中国当局关押李翘楚是在打击和报复。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让她从此“噤声”,也很可能让她日后成为逼迫许志永认罪的人质。

对此,罗胜春说,就她对于李翘楚和许志永的了解,她个人认为,许志永不会因为女友个人的安危,就妥协和屈服于中共当局的压迫。“因为我觉得许志永和丁家喜是一类人,尽管他们非常爱自己的女友和妻子,但是当他们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他就准备放弃一切了,当然这种选择对于家人来说是很残忍的,我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理解,但是当我知道中共的这种邪恶和家喜那种决心的时候,现在我非常能理解,我反而觉得更爱家喜了,就觉得我们这一生的追求就是一样的,我认为,我们尽管不能在一起,但这种精神上的共通是无法阻挡的,我相信李翘楚和许志永也是一样的。”

在被问及“翘楚女士因男友许志永被连坐、遭监禁数月,到如今被捕入狱,是什么力量在支持着她勇敢发声”时,罗胜春说:“我认为是她心中对许志永的爱、对社会的责任、对公益的追求,因为我跟她聊过,她说自己这一生的追求,就是追求更美好的世界和爱,就是革命和爱,她说的革命就是要不断改变不如意的世界,要去追求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还有就是爱,所以我觉得主要是这两大因素支撑着她。

“一个馒头引发的煽颠罪太荒唐”

对于李翘楚这位好友,罗胜春说,尽管她们两个人年龄、经历都不太一样,但一见如故,“我们所爱的人、所做的事,和我们做事情的方式都非常的默契”。她说,这一年多来,她和李翘楚共同通过推特和脸书等网络平台,积极揭发因“12.26厦门聚会”案被捕的丁家喜和许志永等人在狱中遭受虐待的实情,包括一天只能吃一个馒头等。她认为,这并没有任何违法犯罪之处。

但如今这一切,让她觉得太过荒唐可笑,“我们曾希望中国是一个民主和自由的世界,大家能有自己的声音、有自己的发言权、有自己的基本的权利,但现在完全是被控制、被剥夺的状态,说一句不论什么话,只要党国不满意,就可以随时把你抓到监狱里,就像翘楚这个案子,我真的觉得,现在已经到了你为一个馒头抗争都会变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地步,我觉得已经到了荒唐和可笑的地步。”

罗胜春说,翘楚和志永,让她经常想起王丽芹为丈夫王藏呼吁,后被冠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就是在这个国家,只要你说的话政府不满意,他不需要任何理由、不需要任何原因,随便就给你扣一个危害国家安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种大的罪名,不让律师会见,不让家属通信,完全与外界隔绝,这是非常恶毒和恐怖的。”

罗胜春把李翘楚如今的境遇归结为“一个馒头引发的煽颠罪”;许志永和丁家喜的罪名也从“煽颠”改为更严重的“颠覆国家政权罪”。罗胜春认为,中共当局给出这样的定罪和重判,对于中国的捍卫人权之路是致命的阻力,“当局是在杀鸡儆猴,这是他们一直在做的事,他们想把许志永、丁家喜倡导的公民社会建设理念完全掐灭。这种理念其实是在日常的生活中践行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去监督公权力、去关心他人,去关心社区建设、去做好本职工作,他们所做的东西,就是一个正常美好的社会应该有的一种理念。但中国政府怕公民有任何的连结,希望每个人都过自己的日子,眼睛都不要旁顾他人,这是非常危险的一种社会体制,会让每个人没有自己的声音和态度,这是非常恐怖的,是把中国引向一个非常不健康的一个社会机制。”

不过,罗胜春说,丁家喜和许志永都非常乐观,这也让她相信“中国大陆日后不断依旧会出现真正的维权人士”,“专制和极权是和社会发展潮流是不相符合的,现在维权人士做事情的空间非常非常的有限,但我和有些朋友觉得不应该放弃这种努力,我们尽我们所能在周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继续倡导许志永和丁家喜倡导的自由、公益和爱”。

身在美国的罗胜春说目前自己除了工作之外、所有的时间就是为社会变革做出自己的努力,她不断在推特平台为维权人士发声、声援被捕人士,这其中不仅仅包括她的先生丁家喜,好友李翘楚、许志永,还有常玮平律师等人。

她说:“日后还会坚持不断地在国际社会不停呼吁,要把他们的思想、理念继续的传扬,我还要告诉每一个人他们是无罪的,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社会的进步,为了这个社会的更加美好,中国政府对他们的打压是逆历史潮流的行为,哪怕就是他们以后被送进监狱,被定刑,我也不会放弃这种呼吁,如果送进监狱,我会把他们所有的遭遇写下来,发表出来。”

“中国的法治在明显倒退”

李翘楚、许志永,丁家喜都因维权付出失去自由的代价,如今三人在狱中又遭受酷刑折磨,罗胜春说自己在得知后也很心碎,但这也坚定了她想要讨要公道的决心。

滕彪先生曾提到,在中国酷刑非常普遍,尤其针对政治犯。罗胜春也感觉,相较10年前,中国法治的倒车是加速度的状态,我真的是一天一天看着它倒退,“2013年丁家喜他们第一次入狱的时候,还能看到他们一点点按照法律走的迹象,还让律师去会见,律师去会见还能录音,律师还能复制卷宗,还能把他们的声音带出来。2015年,709突然间抓进去一大批律师,突然间所有人都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不让律师会见,不让家属见面,然后酷刑开始。这次12.26他们四个人全都遭受不同程度的酷刑,说明用酷刑的这种方式已经成为他们惯用的手法,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从709开始,到现在是愈演愈烈,原先709那个范围,到现在一点也没有终止,现在开始株连家属,709那时家属还能出来发声,现在家属一发声都会被抓起来,像王丽芹,像李翘楚,像施明磊,在一开始的都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如今越来越黑,但是,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不会永远这样倒退下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