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北京要求教培机构设党组织 中国行业整顿究竟整了谁?

滚动 财经科技

北京市政府周二宣布,他们明确要求所有校外培训机构建立党组织。同日,中国市监总局还发布草案,列举了一系列违规的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

北京要求教培机构设党组织 中国行业整顿究竟整了谁?

继中国政府出台的“双减”政策严重冲击教培市场后,北京市政府周二宣布,他们明确要求所有校外培训机构建立党组织。同日,中国市监总局还发布草案,列举了一系列违规的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当局近期不断发出行业整顿信号意味着什么?谁又被伤得最深呢?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邀请了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以及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对此进行了分析。

记者:贺江兵先生,在中国政府近期一系列行业整顿行动中,教培机构和互联网企业受到了很大冲击。我们先来谈谈教培行业。北京市政府周二召开新闻发布会说,他们明确要求所有校外培训机构建立党组织。作为全国首屈一指的学术重镇,北京的这项举措有着怎样的意义呢?

贺江兵:早在几年前,北京当局就要求国内的所有大型机构成立党组织,无论是国企、民企甚至外企,这个要求不足为奇。

记者:陈奎德先生,贺先生谈到党组织已经非常普遍了,您是否也认为北京市政府要求教培机构建立党组织是相当自然的事情呢?

陈奎德:当然是。不过我们还要特别注意一点,那就是教育行业和其他行业有所不同的是,中国的主流教育市场一直受到国家的全面控制,当局认为教育事业涉及到意识形态的问题,因此中共对这方面的控制会比其他行业严厉得多。

中国教培机构陆续倒闭(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记者:贺先生,我看到有国内媒体报道说,受“双减”政策影响,北京斯坦利潜能英语、杭州ABC360英语等教培机构近日出现经营危机,在宣布停止暑期课程后无法立即退还学费。新华社近期曾发文说,相关监管都是为了促进行业规范发展、保障民生,并非是在打压某个行业。在您看来,政府对于特定政策是否会对某些企业产生过大冲击考虑不足?

贺江兵:如果当局不能解决(中国教育制度的)根本问题,教培业务还会以各种形式存在。也就是说,政府的监管目的和这些举措的有效性存在问题。对于整个教培行业来说,它可能遭受了惨重的打击。如果这些企业不能商业化运作的话,他们就会丧失活力,政府让他们搞公益,对企业来说基本跟垮了差不多。但是监管部门没有全面封杀这个行业,即便他们已经奄奄一息,也要建个党支部。

记者: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周二发布了《禁止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规定》的征求意见稿,禁止利用技术手段实施各种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对这些不当行为进行了细化。贺先生,为什么这些看上去试图保障消费者权益的举措,引发了外界的普遍担忧呢?

贺江兵:外界可能没有看明白这场监管行动(的风向),不知道下一步要监管谁,于是提出了一些质疑。

我跟大家提供一个思路。第一,政府正在开展反垄断执法。第二,政府正在打击不利于刺激生育的社会因素,而教培行业就属于这个范畴。第三,政府正在打击‘脱实向虚’,就是资金都进入了虚拟经济,不怎么投入实体经济了,比如对互联网企业的定点打击。第四,政府也在抑制高房价,这与前几个因素相关,也属于‘脱实向虚’,对生育不利,所以房价可能也是个工作重点。外界担忧的是,当局的反垄断只反民营企业,对于中石油、中石化等国企的垄断行为视而不见,而这就给人们造成了一种选择性反垄断的错觉。

中国政府对校外培训机构提出了严格要求,导致校外培训机构股票跳水。(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记者:陈先生,贺江兵先生刚才梳理了几点,您对此又怎么看呢?

陈奎德:我同意他说的这几点。中国最大的垄断毫无疑问是国企的垄断。国企可以进入这些行业,其他人却不能进入,这就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了。对于民营企业的一些垄断行为,政府打击得很厉害,但他们却放了国有企业一马。而这在不少海外观察人士看来,才是最大的问题。

记者:贺先生,本周二,恒生指数和H股指数再次下跌,双双创下了三周以来的最大跌幅,其中恒生科技指数跌幅尤为明显。您认为,中国股市近期表现不佳与政府的行业整顿有多大关联?

贺江兵:这是直接相关的,也是人为造成的一场灾难。这场整顿风暴先影响到了美国的中概股和H股在内的港股,然后才体现在了A股上。

另外还有疫情管控的问题。因为中国政府坚持疫情“清零”,一人感染就要封全城、封港口,这对经济基本面的影响太大。中国上个月的经济数据非常不好,不论是在消费还是投资方面,出口也不及第一季度。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并不看好中国的经济前景。

记者:谢谢二位参加讨论。

记者:家傲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