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流亡香港区议员李家伟: “用尽一切方法回家”

滚动 港澳台

自从中国当局在香港强行对推出“港版国安法”后,导致香港的政治与言论自由空间愈来愈狭窄,不少香港的传媒和政界人士对香港现状感到不满,或避免人身安全在将来受到威胁而离开香港。

目前在英国流亡的前香港民主派区议员李家伟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美国之音/郑乐捷)

自从中国当局在香港强行对推出“港版国安法”后,导致香港的政治与言论自由空间愈来愈狭窄,不少香港的传媒和政界人士对香港现状感到不满,或避免人身安全在将来受到威胁而离开香港。

签署《墨落无悔》声明后受亲中媒体攻击

香港前区议员李家伟从今年三月来到英国,至今将近半年。他在伦敦接受美国之音特约记者郑乐捷采访时说,目前面对的不只是一个新环境,更要处理自己的身份危机。

李家伟指去年十一月开始,他发现有人跟踪他。身为屯门区议员,他曾倡议的“公民议政平台”被香港政府猛烈批评后解散,曾经参选过后来被延迟的立法会选举,亦有签署《墨落无悔》声明。虽然他参与的“区议会(一)议席”初选只是区议员互选而无公开投票,不过香港警方却在一月初拘捕数十名初选参与者,官方媒体亦开始攻击他,让他意识到有危险。

正在等待英国居留身份

刚到达英国时,他住在“家长屋” – 即支持民主派的海外香港人家庭 – 大约一至两个月。在英国期间他尝试在此定居,但他发现当中出现甚多问题,最大的莫过于身份以及生计问题。李家伟并没有辞去区议员的议席,也表明拒绝根据香港当局的新规定宣誓,他的议员办事处一直在营运到六月底,而他在七月才被政府取消资格。由于李家伟没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即BNO护照),所以他在英国只能等待而未有正式的居留身份。

李家伟说:“不想因为宣誓而令到自己不能说应该要说的话。不辞职是因为觉得区议员这个身份其实仍然能够帮到人,仍然可以做到一点事。”

他认为,区议员身份能让他帮助流亡抗争者,为他们写读书推荐信或是庇护求情信。但当做了一段时间,仅仅25岁、没有太多工作经验的的他慢慢摸索他还能做什么,发觉自己没有头绪,因为他连一个月后自己究竟会在哪裹、到时会发生什么事,都完全没有答案。

李家伟对美国之音说:“现时,自己想做的事,或者能够做的事就是,希望做到尽到一切方法,令到自己可以尽快回家,我想这个现在是我或者很多流亡的人在想的事。”

流亡者需要调整心态等待机会

在被问到如何“回家”,李家伟说他眼看朋友入狱,香港公民社会急速瓦解,他感到“惭愧同内疚”,又认为自己当时能够选择留下或离开香港是一件“好奢侈”的事情。

令他重新振作的是一位跟他一起住在家长屋的“手足”。李家伟说,该人到埗第一天,已经在煮早餐和健身,积极得令他感到神奇。不少在英国流亡的香港人,不论是等待政治庇护申请或是转到加拿大,中间都有一个漫长而什么也不能做的过程。

李家伟说:“这位‘手足’跟我说,不想自己每日只是吃、拉、睡就完结一天,不想白白渡过日子。他不知道香港日后会变成怎样,不知道自己生活日后会变成怎样,但是渠唯一清楚的就是,如果这一刻都不做好自己,不顾好自己的话,以后有什么困难的时候,他都未必处理到。”

这个抗争者的说话,令李家伟察觉先要照顾好自己,再考虑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慢慢,他说他开始放开区议员身份,而视自己为其中一名“流亡手足”来帮助他人。

继续联络海外港人工作并关注最新局势

面对无法亲身在香港声援被捕人士,李家伟坦言有无力感和挫败感,只能参加海外集会尽一分力。

李家伟亦指港人眼见太多政治打压新闻,或会冷感麻木,但他坚持在英国的深夜收听香港的早晨新闻节目,跟港人联系。他对记者形容,“这是一生的课题”。

李家伟说:“有什么在香港不能讲的话,海外的人能否帮忙说?这个我想是暂时唯一做到的事。”

在担任区议员之前,李家伟曾经在网媒《香港01》担任政治记者,而该媒体曾公开表明不支持他参选。在《苹果日报》因打压而被迫终止营运,香港记者协会也面对中国官媒重大压力之际,李家伟希望能够聚集一群在海外的香港记者,让他们能报道在香港难以刊登的文章。

这个想法源于有记者问他还有没有其他香港媒体访问他,让他了解到原来有不少香港传媒因安全考虑,未必希望访问流亡海外的香港人。

在访问尾声,李家伟提到离开香港前,他曾探望过一些因参与民主派初选,在“港版国安法”下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朋友。

李家伟对记者说,即使他感到内疚离开香港,但朋友的回覆却令他感到意外。

李家伟说: “他们给我的答覆是,‘明白的’。(他们)觉得,(我)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担心他们,去做自己应该要做的事。”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