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军撤离,塔利班复辟,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利与弊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美军在阿富汗浴血奋战20年后撤离,导致塔利班在短短一个多星期时间内横扫全国并夺取首都喀布尔。美军的撤离和塔利班的复辟对在中亚拥有重大战略利益的中国和俄国到底是福是祸?是喜是优?

塔利班士兵攻入阿富汗总统府。(2021年8月15日)

美军在阿富汗浴血奋战20年后撤离,导致塔利班在短短一个多星期时间内横扫全国并夺取首都喀布尔。美军的撤离和塔利班的复辟对在中亚拥有重大战略利益的中国和俄国到底是福是祸?是喜是优?

南华早报引述位于北京的军事科学智库“远望智库”研究员周晨明的话说,中国担心中亚的极端势力和恐怖组织将利用美军撤离阿富汗以及塔利班掌控阿富汗加剧对新疆和中国在中亚一带一路项目的攻击。

阿富汗与中国西部的新疆有相连的边界,中国政府一直声称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曾利用阿富汗训练维吾尔族分离分子,然后让这些人返回新疆发动袭击。

与此同时,大约有100万中国公民旅居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并在这五国经商。

“中国担心的是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运动的发展,北京多次指控这一组织在新疆及其他地区发动暴力攻击,”周晨明说。“(北京也担心)如何保护参与一带一路计划的中国在这一地区的中小企业。”

选项之一就是与中国的另一个邻国以及上合组织成员国俄罗斯合作。中俄虽然不是正式的盟国,但是双方近年来一直在强化军事关系。上个星期,中俄两军以反恐为名,在宁夏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举行了“西部∙联合-2021”军事演习,投入的部队超过万人。

南华早报引述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苏畅的话说,阿富汗虽然打了几十年的仗,未来仍将面临重大安全问题,而中俄则可以合作维护共同利益。

苏畅说,“权力移交期间,将很难根除泛滥的毒品走私,孤狼攻击以及其他极端和恐怖势力相关的犯罪。”

“这些都是促进中俄在安全问题上合作的非常实在的问题,”苏畅说。

上个月,一辆载运中国工人的大巴在巴基斯坦遭遇袭击,导致13人丧生,其中包括9名中国公民。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库雷希(Shah Mehmood Qureshi)上周四表示,这次袭击是由印度和阿富汗情报机构支持的伊斯兰好战分子自杀炸弹攻击所致。印度已经否认涉入这一袭击行动。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不久前在天津会晤一个塔利班高级代表团时,已经要求塔利班切断与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运动的一切关系,并对地区安全作出贡献。

不过日经亚洲评论的一篇报道则认为,美国吃败仗对中俄来说应该是好消息,因为美国声望和领导角色受损,应该是它主要战略对手的胜利。

而这恰恰是阿富汗正在发生的事情。在阿富汗打了20年仗的美国被迫撤离,而塔利班迅速席卷阿富汗全国,并几乎未放一枪一弹就在一夜之间占领了首都喀布尔。

报道说,美国在耗资880亿美元、耗时20年之后被迫撤离阿富汗,展示了美国军力和影响力的局限,这也一定会受到北京和莫斯科的欢迎。

有趣的是北京却对美军的撤离表达了愤怒。中国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星期一在安理会发言时表示,“目前阿富汗的混乱和外国军队匆忙撤退直接相关。”

莫斯科虽然对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兴高采烈,但是对美军迅速和完全的撤离则表达不满。

日经亚洲评论的报道指出,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和俄罗斯希望美军继续留驻阿富汗,而是对美军撤离后塔利班迅速重新掌权后出现的新局面感到忧心。中俄担心,塔利班如果重新恢复他们1990年代严苛的伊斯兰法律,有可能让穆斯林极端主义重新抬头。

中国与阿富汗边界只有70公里长,但是中国同时与塔吉克斯坦接壤,因此北京担心恐怖分子可以从阿富汗转道塔吉克斯坦后再进入新疆。

日经亚洲评论的报道指出,在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运动之外,北京现在更怕在新疆成立的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东伊运)。东伊运成员大都来自新疆,2010年以来有几千人曾参与叙利亚内战,现在据报已在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建立了一个立足点。

莫斯科则担心塔利班掌控阿富汗之后,穆斯林极端分子有可能乘机大批进入前苏联在中亚的五个加盟共和国,并在这一地区建立强大的基地。

阿富汗及其接壤的中亚国家处于欧亚相交的重要战略区域。美中俄都很在乎各自在这一地区的利益与影响力,但是美军的撤离对中俄来说究竟是福是祸,目前似乎还很难下定论。

拜登总统在有关阿富汗局势的电视讲话中指出,“我们真正的战略竞争者—中国和俄罗斯—最乐见的莫过于美国继续把几十亿美元的资源和注意力投入到无止境的阿富汗的稳定方面。”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