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李克强:未来五年就业压力仍大 学者:习主张“国进民退”不利提升就业

滚动 财经科技

学者分析,扩大民营企业活力才能增加就业,尤其要保护企业家,但这与习近平从严监管、国进民退的政策产生矛盾。

李克强认为未来的就业压力仍然很大 但习近平的大政方针却和促就业相反。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未来五年中国城镇就业压力仍大,要促进吸纳就业能力强的劳动密集型行业发展。学者分析,扩大民营企业活力才能增加就业,尤其要保护企业家,但这与习近平从严监管、国进民退的政策产生矛盾。

李克强16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未来五年中国城镇就业压力依然较大,“十四五”要继续把就业摆在政策优先位置。强化政府责任,坚持市场主导。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分析,疫情全球化之后,全球经济衰退下滑。此外,因厂房租金高、房价高、税赋高、劳动力成本升高、原材料价格上涨等综合原因,民营企业萎缩,影响就业市场,传统产业尤其明显。

中国官方发布“灵活就业”人口估两亿。学者指,这只针对城市居民,未计入工农,而“灵活就业”就是“半失业”。官方发布失业率五%,指的是城市居民到劳动保护部门登记失业率,但北大曾调查失业率恐达二十%。差距甚大。

16日常务会议通过“十四五”就业促进五大规划,包括强化财政、货币等政策支持就业的导向,多管道促进灵活就业;另强化创业带动就业,深化“放管服”改革,破除束缚创业壁垒,保护企业家精神;及推进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发展,增加新的就业职位;完善机制,做好大专院校毕业生、农民工、退役军人和脱贫人口等就业服务。加强职业技能培训,提升劳动者技能和素质。

若良心企业家都被当孙大午 遭逮捕判刑 谁有信心投资?

对李克强指示、国务院最新发布的就业促进五大规划,贺江兵认为,“保护企业家精神”尤其重要。他指出,经济活动重点是企业,不是政府,政府要退居次要。而市场经济重点也在企业,企业的核心则是企业家。

中国企业家孙大午(左)。(法新社)

贺江兵说:“最根本问题是解决企业家信心问题,保护他的智慧财产权、产权和人身安全。如果都像对待孙大午那样,企业家怎会有信心?怎会安全投资?想跑都来不及!有点钱都想转移,消极的把厂卖了,落袋为安。有效的消费、有效的投资都不足,这样对就业是最大影响。”

贺江兵认为,国家最关键应依法保护企业家的智慧财产权和产权。企业家对投资环境有信心才会扩大规模,也才能增加就业。目前民营企业就占新增就业八十%、九十%,不解决民营企业遇到的困难,就解决不了中国就业问题。

台湾联合报报导,中国大陆几个经济指标增速出现放缓迹象,增幅在7月低于市场预期。大陆官方认为,经济恢复仍然不稳固、不均衡。据联合早报网,大陆国家统计局官网发布,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5%,低于6月份的12.1%。另据彭博报导,大陆经济学家稍早前预测增速在7月会放缓至10.9%。

“清零防疫”、“反垄断”是经济放缓两大杀手

对中国大陆经济出现放缓迹象,贺江兵分析,与“清零”防疫和监管有关。

贺江兵说:“要清零、要封城,宁波一港口是全球一大港,一人感染全港关闭,不造成经济不影响都很难。 其次,严格监管互联网、大公司、教培产业,基本上挨个儿、轮着来,教培影响一千多万直接就业人口,两、三千万间接就业人口。从严监管、反垄断,调查游戏产业、卡拉OK各行各业,这种整治,是人为导致经济下滑、失业率增加的一大原因。”

台湾经济研究院两岸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华升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提及,疫情冲击服务业、内需产业。中国国有企业产值获利走下坡,民营企业发展不错,但中共又出手对民营企业打压,就业市场受到很大影响,尤其年轻人。

2021 年 8 月 12 日,一名男子走过北京一家购物中心的中国电动汽车利好(Li Auto Inc.) 零售店。(法新社)

综合报导,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消息指出,7月份16岁至24岁人口调查失业率是16.2%,比6月份的15.4%略升。这是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5.1%的三倍。彭博社报导,青年失业率上升,是今年有创纪录的909万大学生毕业带来压力。国家统计局发言人付凌晖在16日的记者会表示,大学毕业生集中进入劳动力市场造成压力,但整体失业率低于2020年同月的5.7%,就业形势整体稳定。

陈华升指出,期待国营企业吸收就业不容易,主要要扩大民营企业的整体生产能量,和可容纳的就业人口,李克强一直很关切民营企业的活力可以怎么维持?但这可能跟中央政策有违背。

台学者:“民进国退”才能吸纳广大就业人口

陈华升说:“以习近为主的一派,希望壮大国企,如果民企太强大如腾讯、阿里巴、蚂蚁金服,就需要压抑。另一派希望扩大民营规模,壮大制造业、科技产业,吸收更多就业空间。两派有时有矛盾、有时相互调合。”

陈华升提到,过去民营企业发展受限时,李克强提出政策鼓励,希望提振民企发展,吸纳就业人口。例如基层制造业受疫情影响出口,以及对美出口供应链调整,造成长三角、珠三角企业转往东南亚投资,制造业流失影响就业市场。

陈华升分析,国营企业主要是战略性民生储备产业,国企持续萎缩,而广大民营制造业,如纺织、家具、鞋类、民生用品、网路、新科技,比较能吸纳广大就业人口,民营企业才是中国要去培育发展的空间。

陈华升提到,国营企业有很多冗员、资本效率不彰的问题,壮大民企、缩小国企才是正确方向,只不过中共本质和统治需要持续扶植国营企业,去年中国政府以反垄断、反资本无序扩张打击民企,这对中国大陆就业市场是不利局面。

陈华升说,中国大陆去年第一季受疫情冲击大,今年第一季反弹最高,因此今年第一季经济成长率高,但趋势应会往下走,不是急速下调,而是放缓,第三季可能六%、七%。陈华升表示,中国今年平均经济成长率可能维持在八%左右,这是中共的理想。如果疫情蔓延,可能会低于八%。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胡力汉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