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8月 1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新华社批美国有“腐败病” 那跟中国比比呢?

滚动 政党动态

在美中关系僵持不下的背景下,中国官媒新华社近期直指美国有着“腐败病”,声称美国政治腐败“已深入骨髓”。但中共中央纪委日前公布的一连串数字让人不禁想问,美中两国谁更配“腐败病”的这顶帽子呢?

新华社批美国有“腐败病” 那跟中国比比呢?

在美中关系僵持不下的背景下,中国官媒新华社近期直指美国有着“腐败病”,声称美国政治腐败“已深入骨髓”。但中共中央纪委日前公布的一连串数字让人不禁想问,美中两国谁更配“腐败病”的这顶帽子呢?

五月底,新华社发表了三篇连载文章,试图揭发美国患上的各种“病”,首当其冲的就是“腐败病”。文中写道:“金钱主导从来都是美国政治的不变底色。用法律条文为权钱交易披上合法外衣,美国政治的系统性腐败已深入骨髓。”

但大家口口声声说的腐败,究竟指的是什么呢?旅居加拿大的原北京执业律师赖建平指出,腐败的表现形式五花八门,但万变不离其宗:“腐败的形式多种多样,只不过有的已经上升到了需要刑法去调整的程度,有的可能还没有被认定为犯罪行为,但是它们的性质都一样,都是因为行使公权力,个人及其家属得到某种好处或利益。”

美国很腐败?数据这样说

那么,美国到底有多腐败呢?别的不说,我们先来看看数据。美国司法部廉政科提交给国会的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自2000年以来,美国政府起诉了1.5万余名联邦、州或地方涉腐官员,约九成被认定有罪。

我们再看看中国。中共中央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副主任肖培近期透露,自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以来,全国纪检监察机关查处了近409万人;十九大以来,有4.2万人主动找党组织、找纪检监察机关投案。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今年六月,中共党员总数约为9500万人。换言之,过去八年多以来,有近5%的党员被查处。而过去四年间,光是找组织“自首”的中共党员就是美国近二十年来起诉的涉腐官员数量的两倍多。

旅美宪政学者王天成指出,美中政治制度的本质差异意味着两国的腐败程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美国的政治制度强调的是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要制约和监督权力,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保持一个廉洁政府。但中国政府是个专制政权,它的权力是不受监督的。”

谈到中国的腐败程度,我们可以从一些令人咋舌的媒体报道中窥见一斑。中国财新网几年前曾报道,前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赖小民家中存有2.7亿元的现金,相当于三吨重。2014年,当局在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的家中搜出了1.2亿元现金,因为常年被装在水果箱里,有些已经“发霉长毛”了。除此之外,把钱藏在三轮车里、老屋杂物堆中、床底下等奇葩地点的报道也屡见不鲜。

涉嫌受贿的内蒙古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李建平(内蒙古网上3D廉政教育展厅)

既当官又从商

日前,针对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李建平的一份起诉书再次刷新了很多人的认知下线。《中国新闻周刊》上周五发文说,科右中旗检察院近期公布的这份起诉书显示,当地一家房地产公司的法人代表累计向李建平行贿超过5.7亿元。仅凭一人的贿赂款,李建平就将成为内蒙古“受贿之最”。地方纪委监委还通报说,李建平指使下属国有公司挪用专项资金,在购买住房过程中侵犯国家利益,长期“亦官亦商”。

北京时政评论人士华颇认为,“亦官亦商”正是中国式腐败的一大特色:“中国的一大传统就是为了捞钱而做官,一些家族中既有人做官,保持自己的政治地位,又有人去捞钱,还有些官员‘亦官亦商’、‘亦兵亦商’,这样的例子很多。”

虽然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地方官员的腐败记录足以博取公众短暂的注意力,但不少人似乎对中共权贵的财富更感兴趣。《纽约时报》去年报道,至少有三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亲属近年来在香港购买了总值超过五千万美元的豪宅,包括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外甥女张燕南2009年在浅水湾以近两千万美元购得的一座别墅。这家美媒还曾报道,在习近平发动大规模反腐运动初期,他曾敦促家人出售价值数亿美元的资产,以减少自己在政治上的把柄。

2014年,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中全会上说,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掀起了一场长达数年的反腐浪潮。他还在次年的一场讲话中说,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不得罪成百上千的腐败分子,就要得罪十几亿人民。

外界普遍认为,习近平近年来领导的反腐运动显然有“清除异己”的目的,而这在王天成看来,反而会催生更多的腐败:“选择性反腐的一个结果就是给自己制造更多的腐败机会,把别人给踩下去。这个国家的腐败现象还会持续下去,它的整体严重程度不会出现改变,你都不知道反腐人员是不是比腐败分子更腐败。”

美中两国谁更腐败?

回到那些针对美国腐败现象的批评,我们不妨来看看美国司法部的上述报告中提到的一些例子。2019年,一个联邦陪审团认定美国国务院的一名合同工犯受贿罪。庭审证据显示,2012年至2017年间,他监督了一家土耳其建筑公司老板的合伙人的建筑合同,以此收取了这位老板五十多万美元现金。同年,另一个陪审团认定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名法官犯受贿罪。证据显示,2008年至2016年间,他收受了一名辩护律师共计约六千美元的贿赂,对这名律师的三名委托人作了三项有利的法院裁决。

记者注意到,这份报告中列举的一些美国官员的涉案金额普遍不超过一百万美元。比起中国的一些村支书、村会计、居委会主任被曝贪污过亿,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过,在北京异见人士李海看来,权力腐败对社会造成的危害比腐败本身还要可怕:“如果一个人只是贪些钱的话,还真不是最重要的问题,真正的腐败是权力被独占了。哪怕一个人没有贪,但如果权力的使用方式存在根本问题,我觉得这更可怕。”

上个月,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发文指出,有一些年轻干部利用数字技术收受好处、挪用巨额公款网络打赏。而新华社转发时用的标题更直白:《刚工作就贪腐,且涉案金额巨大,年轻干部腐败如何整治?》。在中国官媒炮轰“美国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家人为何年纪轻轻就患上“腐败病”了呢?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1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hn cai
john cai
12 天 之前

quickly ww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