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8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冲击公民社会不止于民阵解散 中港学者均料陆续有来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在香港主办大型集会游行十九年的民间人权阵线(民阵)被迫解散,国际特赦组织和香港政治学者均预料,会引发骨牌效应。中国学者田飞龙更点名香港职工会联盟、香港护士协会等组织偏离专业,明显有违反《港区国安法》的风险;不过,香港有政治和社会学的学者认为,未来末有其他民间团体成为打压目标,但有关组织的解散虽令港人的表达自由受阻,但港人会改以其他方式表达不满,包括移民,称解散组织无助港府收复民心。

中国人大通过香港选举新规,3月30日,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伟,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及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常任秘书长唐润光在新闻发布会上致辞。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和民阵在一星期内先后宣布解散,但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表明,坚决支持香港依法调查「民阵等反中乱港组织」涉嫌违法行为和活动,坚决支持港府「深入推动各领域拨乱反正」。不少学者认为,对公民社会的打压会陆续有来。

一般预计,下个可能被打压的组织应是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但本身是政治学者的中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向《明报》指出,民阵解散后,其他与本土激进势力同行、勾结外国势力的组织也有压力,他点名职工盟和香港护士协会,指这些组织走政治化路线,在国安法落实后,「具备明显的违法性」。这是首次有建制派点名护协。他又说,反对派组织仍有生存空间,但应参照国安法主动进行「内部整顿」,并以行动落实改革,不能「蒙混过关」。

走第三条路线的新思维,其主席狄志远表示,民阵解散是意料中事,但民间力量仍有发展空间,只是需要适应新的游戏规则,包括必须主动与北京的中央政府和港府沟通,以建立互信关系,若被怀疑有不良政治动机,可能会被人「用手段令你的工作困难」。

民阵解散另一关注点是结社和集会自由被打压。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组主任罗助华发表声明,指民阵在亲北京媒体和警方夹击下被迫解散,反映香港当局打压人权的范围正由政党、传媒及工会扩展至非政府组织,对公民团体因从事正当工作而遭打压感到心伤,亦忧虑《港区国安法》会有骨牌效应,加速独立的公民社会团体消失,呼吁当局尊重及保障所有人的结社自由。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指出,现时公民社会气氛肃杀,具规模的公民社会组织相继解散,相信未来出现跟民阵同等规模平台的机会不大。他估计,解散对认同民阵「和理非」路线的市民有一定影响,日后其他民间团体组织和申请游行会更困难。

另外,前民阵召集人杨政贤今早在电台节目指出,极权正在尽一切方法清除异见声音,但历史可见,白色恐布不能永远持续,即使比香港更恶劣的地方,公民社会都不会消亡。他坚信,只要每个人仍然追求自由,在背后努力连结不同公民团体,即使香港失去民阵,公民社会仍有发展空间。

不过,建制派人士普遍表示,被限制的,只是反中乱港的游行,并非不可以举行大型游行。行政会议成员叶国谦和中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都持类似看

法,刘兆佳更表明,只要示威游行不是挑战国家主权或危害国家安全,而是针对香港内部实务,日后仍然可以举办。他又说,民间团体仍可存在,而一些较少鼓吹政治斗争的民间组织更可令民间社会有较大发展空间。

民阵在2002年秋天由数十个民间团体组成,头炮是在03年7月1日举办游行,反对港府就《基本法》23条订定国家安全法例,有约一成港人参与,最后令港府撤回莫案。自此,民阵每年都会举办七一游行,并因应当时社会的要求订定主题。直到2019年反修例运动期间,民阵先后举办六次大型游行,其中两次声称有一百万和二百万人参与。及至去年,警方首次拒绝其七一游行申请;今年3月,传出民阵将被取缔的消息,多个政党及政治团体先后退出。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