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8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示威组织解散后中方仍穷追猛打  抗争者:公民社会大倒退

滚动 港澳台

有评论指,中共要民阵 “五体入地”,因而继续穷追猛打。有参与民阵游行7年多的示威者认为,民阵被迫解散是公民社会一大倒退。

香港示威组织解散后中方仍穷追猛打

过去19年每年发起大型和平游行示威的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周日宣布解散后仍被中国官方及官媒追击,其中《人民日报》更说,“民阵解散抹不去反中乱港罪行”。有评论指,中共要民阵 “五体入地”,因而继续穷追猛打。有参与民阵游行7年多的示威者认为,民阵被迫解散是公民社会一大倒退。

成立已有19年的民间人权阵线周日(15日)宣布解散,并寄语“香港人加油,人在希望在”。香港媒体《明报》周一(16日)在头版报道中引述消息,指民阵解散“是收到自称中间人的警告,给予死线,限定时间内要解散,否则以《港区国安法》处理。”

游行集会有助政府了解民意

前民阵召集人杨政贤周一在电台节目表示,民阵过去有制定议程的角色,不同学者也提过游行集会有助政府了解民意,若没有这种方式,社会矛盾达到一定程度将一发不可收拾。不过现在于高压情况下,相信短期内不能复制民阵过去高调集结的模式参与公民运动。

杨政贤:“我想提醒大家,2002、2003年前,还没有民阵,当时的公民社会其实都是靠不同团体及个人不断努力,就不公义事情发声。我认为大家都要记住,每个联盟及组织背后都是不同个体努力,只要我们努力、坚持、坚守这个价值,公民社会不会死。”

前民阵召集人杨政贤(RFA/邓颖韬 摄)

示威者叹公民社会大倒退

示威者阿威自2012年起便参加民阵举办的7.1游行,他对本台指,过去民阵担当召集的角色,是不同组织聚集在一起的平台。他认为没有了民阵,是公民社会的一大倒退,日后能否有示威活动已变成一个问号。

阿威:“对于大部份(游行)参与者来说,民阵可说是一个“认证”,觉得这次行动是民阵举办,危险系数没有那么大,变相可多些人出来。当没有了,未来要继续号召游行,会否有其他人承接?之后仍会否有游行呢?怎样有一个平台做这回事?我自己也有疑问。”

中共穷追不舍 港澳办:必须对其依法追究、严惩不贷!

不过,民阵的解散没有令中国官方及官媒停止追击。国务院港澳办周日发文,斥责民阵宣布解散仍“大放厥词”,自知正被警方调查“穷途末路”才匆匆宣布解散,想逃脱法律追责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必须对其依法追究、严惩不贷!”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中共喉舌文汇报、大公报也有发文批评。其中人民日报周日的评论说,港府必须“彻底斩断企图再乱香港的黑手”,辞职、退出、解散都抹不去民阵一些人的“累累罪行”。

香港4个公仆团体,包括政府人员协会、香港公务员总工会、国家行政学院香港同学会及香港特区政府公务人员联会,周一亦发表联合声明,说支持警方依法查办民阵涉嫌的违法罪行。

中共赶尽杀绝? 刘锐绍:中共要民阵五体入地

熟悉中国事务的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接受本台访问时说,中国官方将民阵视为有政治背景组织,而非一般社团,影响政权及民心稳定性,因此并不会从轻处理。

香港民阵在反送中期间组织多次集会。(美联社)

刘锐绍:“官方觉得如果躯壳仍然存在,即是灵魂或政治诉求仍然依托在躯壳之上。躯壳消失并不等于灵魂、意念或诉求消失,但官方惯性为增加安全感,一定希望能做到对方五体入地。这也是政治心理学的表现,令到官方现在会穷追猛打。”

警方过去多次与民阵商讨游行安排 未有指其属不合法组织

民阵宣布解散后,警方亦发声明强调“一个组织及成员犯下的罪行,其刑责不会因解散组织或成员的辞职而被抹走”,他们会继续追究任何组织及人士有否违反《港区国安法》及其他香港法例。

警方由2007年至今至少向民阵发20次不反对通知书,并与民阵商讨游行安排,为何现时才提出民阵属“不合法运作组织”呢?警方仅回覆指,会按实际情况依法采取任何执法行动。

中共喉舌《大公报》上周五(13日)访问警务处处长萧泽颐的报道,当中引述萧泽颐指,民阵近年组织一系列大型非法游行集会可能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警方已搜集相关证据,随时采取行动。

民阵于2002年9月13日成立,当时由数10个民间团体及政党等组成。自2003年起,每年的7月1日、元旦日或重要政治事件前后,都会号召市民参与游行表达诉求;并以推动香港民主、人权争取全面普选为理念。2003年,创下50万人上街游行、到2019年更称超过200万人就“反送中运动”上街游行。

记者:文海欣 郑日尧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