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8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诗人王藏被“煽颠”株连妻子及未成年孩子 友人指西方须正视中国人权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异议诗人王藏(本名王玉文)和他妻子王丽(本名王利芹)双双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一年多,失去父母监护的四个年幼孩子却仍然活在公安长期监控的阴影下。美国笔会对王藏一家的遭遇和处境表示关切。据悉,王藏夫妇被指控“煽颠罪”的案件不久将要进入庭审程序,一些人权活动人士和异议作家呼吁各方关注此案进展,并敦促国际社会正视中国人权状况。

中国知名诗人、人权捍卫者王藏(本名王玉文)和他的妻子王丽(本名王利芹)双双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家中四个年幼的孩子失去父母看护。(维权网推特)

中国异议诗人王藏(本名王玉文)和他妻子王丽(本名王利芹)双双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一年多,失去父母监护的四个年幼孩子却仍然活在公安长期监控的阴影下。美国笔会对王藏一家的遭遇和处境表示关切。据悉,王藏夫妇被指控“煽颠罪”的案件不久将要进入庭审程序,一些人权活动人士和异议作家呼吁各方关注此案进展,并敦促国际社会正视中国人权状况。

律师到看守所电话会见王藏

据维权网消息,王藏的代理律师张磊7月23日到云南楚雄看守所通过电话会见了这位因言获罪的诗人。据维权网介绍,王藏之前曾在看守所短暂绝食,抗议无法约见驻所检察官、看守所伙食差、在他家门口设岗监视他母亲和四个孩子、株连他妻子等,后来驻所检察官会见了他,伙食稍有改善,王藏遂停止绝食。

据维权网报道,张磊表示,王藏通过他转达对外界的谢意,“特别感谢所有朋友对他家人的关注和支持。”

维权网援引张磊的话说:“王藏其他方面基本正常,”被允许可以阅读的书籍包括《古文观止》、《鲁滨逊漂流记》。

这位辩护律师称王藏“心态平和,无所畏惧。”

王鹏:当局秋后算账

对于王藏被控“煽颠罪”一案可能在近期开庭审理的消息,王藏的友人、原北京宋庄艺术家王鹏为王藏案的结局赶到担忧。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局对于(王藏)他们的处理,我觉得很悲观,当局有可能既不审判开庭,也不放人。让外面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淡忘,很可怕。”

作为诗人和人权捍卫者,“85后”的王藏在胡温时代曾公开声援郭飞雄以及黑龙江建三江受虐待的人权律师,关注藏人自焚事件,支持新疆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并且对文革提出批评。

王藏2014年声援港人要求民主普选的占中运动(也称雨伞运动)的行为艺术照。(资料图片)

2012年,王藏入住独立艺术家群体聚居的北京宋庄艺术村,在创作的同时参与维权活动。2014年10月香港“占中”雨伞运动期间,王藏在网络上发布撑伞照片,并举办诗歌朗诵会声援“占中”,其后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其拘留。2015年7月,北京通州区检察院决定对王藏不予起诉而释放。

王藏在北京期间,因受到国保压力,多次被迫搬家,生计受到严重影响,不得已返回云南。

2016年10月,中国当局大兴文字狱之际,独立中文笔会授予王藏当年的自由写作奖。当时,王藏对美国之音发表了获奖感言。

他说:“习近平上台之后,言论氛围更加糟糕,很多被判刑的、被黑监狱的、被人权迫害的,明显比江泽民、胡锦涛那个时候更为严峻。已经是在朝鲜的路上。国家公开用法律的方式耍流氓。用法律去治人。中国不存在法制,只存在用法律的外套,这种口袋,去收拾一切异见分子,一切威胁到他意识形态,威胁到他维稳的一切,都用寻衅滋事、煽颠、各种罪名,各种口袋罪,把所有反对的声音全部消灭。”

2020年5月30日,王藏被云南楚雄警察当着孩子的面抓走,他妻子在网上呼吁释放被捕的丈夫,于同年6月17日受到派出所传唤,随后也被拘留,成为同案的“煽颠罪”嫌疑人,两人2020年9月中被移送云南省楚雄州检察院审查起诉。当局指控王藏的主要理由,是他在2015年一次被捕放出来后的公开言论、接受采访、书写诗歌文章、以及行为艺术。

王藏(右)2014年与胡佳(左一)、王鹏(左二)、谢文飞等中国人权捍卫者合影。(资料照片)

长期关注中国计划生育年代暴力和人权问题的艺术家王鹏说:“对于王藏和王丽被抓,我们都有点奇怪,那段时间王藏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他认为这是秋后算账,王丽被抓可以说当局已经丧心病狂。”

四十多岁的王鹏表示,王藏和王丽在云南被捕后,他在国际社交媒体上声援他们夫妇并呼吁关注他们的孩子,却遭到北京警方和地方当局打压。他在平谷区的祖传老宅和作为画廊展厅的三层楼房先后遭强拆。

王鹏说:“我因为为他们呼吁,我的推特也被迫注销,北京市国保和平谷区国保、教委、纪委共同威胁我,不注销推特,就开除我的妻子,同时用孩子上学威胁我,看着妻子吓得以泪洗面,我被迫注销了,现在的号是我的工作室和展厅被强拆时,我新注册的。”

倪玉兰:关注失去父母关爱的年幼孩子

王藏和妻子王丽被捕后,家里留下四个未成年孩子,其中一对孪生兄妹只有不到四岁,目前由王藏年近七旬的母亲照看。

2015年12月22日上午,维权人士倪玉兰和丈夫董继勤来到法院外声援浦志强,有便衣试图遮挡记者拍照(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等一些朋友和同情者坚持为王藏和王丽及其家庭的遭遇发声,并提供捐助。

倪玉兰对美国之音说:“有些好友也到王藏的家去看了他的孩子和他母亲,买了一些物品,并且为他们进行了捐助。”

倪玉兰原为北京一律师,2002年因拍摄北京西城区一强拆现场而遭新街口派出所警察殴打,后在上访过程中再遭警察殴打致残。她多年来坚持维权,遭到北京市国保打压,她和丈夫董继勤时常被迫从租住屋搬家,曾流落街头。2011年,倪玉兰获荷兰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

现年61岁的倪玉兰表示,王藏夫妇去年5、6月间被捕后,他们的四个孩子和奶奶仍然受到监控和限制自由。她说,“后来我们也有一位好友去看望他们的孩子,说那个老大跟同学约好了外出去打球,结果被监控他们家的那些便衣警察拦截,不让外出。孩子就抹着眼泪抱着球回来的。我那个好友,警察也不让在他们家多待一会儿。刚进门警察就去敲门啦。”

倪玉兰告诉美国之音,她和一些好友给欧美和日本等20多个国家的大使和外交官发出呼吁书,请他们持续关注王藏一家的处境及其人权遭到严重侵害的状况。

中国维权志愿者们向民主国家驻中国大使和外交机构发出的声援呼吁书上印有王藏一家的照片。(志愿者提供图片)
资料照:中国河北养猪农民孙大午在饲料仓库里 (2019年9月24日)

代理王藏“煽颠”案的人权律师张磊也是广受关注的孙大午案庭审的辩护人。

上个月,敢言的中国农业企业家孙大午因“妨害公务罪”等八项罪名被判18年监禁。现年67岁的孙大午去年11月11日被抓,一同被抓的还有其妻子、儿子、儿媳以及29名公司管理人员,公司遭当局接管,此案被称为现代版的“株连九族,满门抄斩”。

王藏的另一位好友、流亡德国的独立作家廖亦武指出,中国当局制造的王藏“煽颠”案件也是令人发指的“株连”治罪,性质极为恶劣。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他老婆有啥事啊?既没写诗,也没写文章,也没打着伞在那(搞行为艺术)。就是说‘你们把我丈夫放出来’。只有这种举动,现在也把她抓进去,一年多了,听说把他们夫妻俩都要判。我觉得这完全令人发指。就是株连。丈夫株连了妻子,妻子再抓进去,就变相地株连了四个未成年的孩子。小的孩子才三岁多,大的孩子也就不过9岁10岁。我觉得阿拉伯国家都没这么干,恐怖组织也没有这么干。”

美国笔会呼吁撤销对王藏夫妇的指控

廖亦武介绍指出,对于王藏家庭的合法权益和正常生活遭中国当局严重摧残凌虐的状况,国际笔会、美国民主基金会和美国笔会等国际组织均表达了关切。

詹姆斯·塔格尔(James Tager)- 美国笔会(Pen America)研究部主任。(Pen America 图片)

美国笔会(Pen America)研究部主任詹姆斯·塔格尔(James Tager)对美国之音表示:“王藏根本不应该被逮捕,而且他唯一被报道的‘罪行’似乎是和平表达自己。据报道,对王藏的指控引用了他的诗歌和艺术作品这一事实清楚地表明,对他的指控与他作为作家和艺术家的工作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同样,王丽唯一的明显“罪行”就是谈论她丈夫被拘留的情况。”

美国笔会的塔格尔还表示:“王藏和王丽的孩子们已经一年多没跟父母在一起了,这一事实证明中国政府在广泛的范围将言论自由定为刑事犯罪可能造成的伤害。孩子应该和爱他们的父母在一起。我们再次呼吁当局撤销对王藏和王丽的指控,让他们回家,让家人再次团圆。”

廖亦武:西方应吸取教训

上星期,两名加拿大公民,谢伦伯格和斯帕弗,在中国分别被判死刑和11年重刑,成为北京企图交换华为高管孟晚舟的人质外交筹码,激起西方舆论哗然。

中国当局在国内肆意践踏本国公民人权的行为,尤其是近年在新疆、西藏、内蒙古等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人权表现在世界上惹起公愤。观察人士指出,出于当前的政治考量和战狼外交需要,中国当局已经发展到对在华外国公民的人权也无所顾忌。

2018年7月10日,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和德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塔·穆勒(Herta Mueller)在柏林机场等待中国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遗孀刘霞抵达。(资料照片)

廖亦武认为,这是西方自由世界几十年来对中国实行绥靖政策酿出的苦果。

现年63岁的廖亦武也是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生前好友。他认为,中国人权今天的糟糕状况在1989年六四之后就埋下伏笔,西方世界为了和中国作生意,多年来一直没能对北京当局实施有效的制裁和抵制。

他回忆道,2017年7月刘晓波生命垂危之际,多国峰会在德国举行,当时只有默克尔总理向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要求放行刘晓波夫妇,结果西方盟国错失了集体就人权问题向中共施压的一次很重要的机会。

廖亦武说:“就是这么一个毛骨悚然的国家。但是这也给西方一个教训。这么多年,从天安门屠杀以来,一直到现在,和中国不断地抢着做生意,把中国当成一个市场,直接就导致了今天这样一个后果。共产党认为,用钱它什么都可以买到。它就是这么肆无忌惮。”

廖亦武认为,王藏夫妇和他们的孩子的遭遇以及沦为人质的三名加拿大公民在中国受到的对待凸显了中共独裁令人毛骨悚然的残暴本质,欧美等西方各国应该认真反思,吸取教训。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