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8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打压无异于文革2.0 香港公民社会面临瓦解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港版国安法从去年7月生效至今,香港已有多个政治组织、工会及地区组织成为历史。继香港最大教师工会、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上周宣布解散后,成立接近二十年,组织过多场大型游行集会的民间人权阵线也面临同一命运。香港媒体报道,民阵周五(8月13日)开会后正式决定解散。与此同时,另一被北京视为眼中钉的工会组织香港记者协会也危机四伏。

2019年7月7日九龙大游行中的一个横幅标语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港版国安法从去年7月生效至今,香港已有多个政治组织、工会及地区组织成为历史。继香港最大教师工会、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上周宣布解散后,成立接近二十年,组织过多场大型游行集会的民间人权阵线也面临同一命运。香港媒体报道,民阵周五(8月13日)开会后正式决定解散。与此同时,另一被北京视为眼中钉的工会组织香港记者协会也危机四伏。

2002年成立的民间人权阵线,过去一直主办“七一”游行,其中2003年五十万人大游行,成功迫使香港政府搁置“基本法”第23条立法。2019年反修例风波期间,民阵也主办了612、616等多场有百万人参与的游行。

随着港版国安法落实,香港警方质疑民阵违反社团条例及国安法。今年3月,民主党、公民党、民协等民阵会员团体宣布,停止派代表参与民阵的会议及工作。

上周四(8月12日),香港警务处处长肖泽颐接受亲北京报纸“大公报”专访时透露,警方会调查民阵是否违反国安法。

肖泽颐说,民阵自2002年成立以来,一直没有向政府或警方注册,近年组织一系列大型非法游行集会,部分可能涉嫌违反国安法,将会深入调查取证。

警方彻查民阵有否违国安法

肖泽颐表示,警方一直有搜集相关证据,随时对违法组织依法采取行动, 虽然部分组织一些“有头有脸”的人已因非法集结罪被囚,但不排除警方会继续对一些主要骨干成员进行调查检控,又说这些人即使辞职,也不会抹掉犯法行为。

而根据香港亲北京报刊文汇报周六(8月14日)的报道,民阵周五晚上开会后已正式决定解散。

除了民阵,近期承受巨大政治压力的还有泛民主派工会组织职工会联盟。星岛日报网站上周三报道,香港警方国家安全处正在调查职工盟及其属会,包括有否违反国安法和洗黑钱。

报道引述消息人士说,职工盟过去屡次涉嫌“收受资助、勾结外力、操控工会进行反中乱港活动”,在“反修例风暴期间更是猖狂,动员游行罢工、甚至呼吁成立大量新工会,协助揽炒派争取劳工界选委议席来夺权”。

香港职工盟执行委员邓建华接受美国之音查询时表示,他们正就职工盟的前景进行讨论,目前不适宜详细回应。

邓建华说:“现在的情况是,它们(北京)在四方八面施压。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进行内部讨论,未必适宜回应太多。目前的压力相当沉重,希望大家体谅。”

记协被视为反中乱港揽抄派

而文汇报周五(8月13日)在报道里,把香港记者协会形容为香港“揽抄派”反中乱港工会其中一员。

根据文汇报的说法,记协涉嫌在2019年反送中浪潮期间纵容黑暴假记者阻碍警方执法,大肆抹黑特区政府、警方及香港国安法,挑拨市民反政府、反中央,严重破坏业界形象。

文汇报综合了多名香港政界人士的看法,记协的本质就是反政府政治组织,他们要求特区政府依法有效规管、整顿,并尽快修订相关法例,让法例与时并进,有效拨乱反正。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昇。(陈朗昇脸书图片)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表示,近年记协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也没有违反港版国安法。

陈朗升说:“我们长期以来关注的是香港新闻行业的福利和待遇,以及捍卫新闻自由。在疫情之前,我们会举行集会和游行,也会采取司法复核等法律手段,希望纠正行政机关针对新闻采访犯下的错误。我们一直在法律框架下运作,也没有呼吁新闻工作者参加任何政治活动。我自己认真审视过记协近年的工作。我们近年的行为完全是合法的。即使国安法的起诉门槛是如此的低。我也看不到记协有任何问题。”

目前外界最关心的是,成立超过半世纪的记协会否在政治压力下瓦解。

陈朗升说:“我们是一定不会解散的。这是我当选(记协主席)的时候对会员的承诺。香港一天还有记者,记协都会努力存在。我们暂时没有计划切断我们和海外新闻工作者组织的关系。我们觉得香港还是开放的。”

但陈朗升承认,香港公民社会已今非昔比。

陈朗升说:“教协作为一个有九万五千人,四、五亿(港元)资产的团体工会,都在十多天之内在几句指控之下就瓦解。苹果日报作为有一千多名员工的上市公司,以及香港数一数二的传媒机构,也因为国安法的指控在几个星期内完全消失。我想,大家不能说香港还是跟以前一样。我再次苦口婆心劝北京,这条路线是否适合香港?恐怕不是。”

国安法下公民社会迅速瓦解

香港的工会、民间组织以往在公民社会和地区发展扮演重要角色,不仅是政治议题,在劳工权益、民生教育、政策倡议等多个方面具有关键作用。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表示,港版国安法影响的只是一小撮人,但一年多过去,香港已有多个公民团体、工会成为历史。

香港时评人桑普向美国之音表示,在北京眼里,这些受到打压的组织都有一个共同点。

香港时评人桑普。(桑普提供)

桑普说:“它(北京)瞄准了香港好几个公民团体:已经宣布解散的教协,支联会,还有民阵,还有记者协会,还有职工盟,医管局的员工阵线,还有香港大律师工会,这些都是它首要打击的对象,而目的是要把那些有机会反对和批评共产党的组织,粉碎于现在这个阶段。”

他认为,从上世纪到现在,北京打压反对声音离不开一个方程式。

桑普说:“先发动舆论来攻击,斗臭你的名声,然后让你招架不住施以恐吓,

就好像以前文革时代,把一张大字报先放出来,然后大家开始行动,鼓励大家追击和批斗。如果你跪下来认错的话,不是坦白从宽的,是会把你关进牛棚的。几年前我们说‘亚文革’,其实已经不是‘亚文革’了,已经基本上是文革2.0。用升级版的文革结合现在的科技,还有大数据,来打击所有异议人士。”

未来一年,香港的选举委员会和立法会都会进行改选。桑普估计,北京下一波打压的矛头会指向民主派政党。

桑普说:“那些基本行业的专业团体都可以被贴上标签,之后被歼灭。中共就树立起自己的一套团体出来成为代表,成为香港完全中国化的象征。我认为,除了公民团体之外,等到立法会或选委会选举提名期结束后,就会开始猛打这些政党,因为现在共产党是放一段时间,看这些政党是否折腰,屈服参选。如果在立法会参选期届满前没有参选,那就开始强棒出击,打击所有这些政党。”

桑普对香港公民团体的前景感到悲观。他说,在当前社会气氛下,化整为零或是组织保存实力的出路。

桑普说:“化整为零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譬如说,全港性的组织有没有可能组织低调务实的,针对特定议题的关注小组。这是比较困难的。(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有很多压力团体,当时他们施加压力,港英政府会让步,现在是不会的。”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