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8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当“与病毒共存”成敏感词 张文宏如“弃子”般一文不值

推荐 中国大陆

在新冠疫情时期“荣升”中国网红专家的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时常在中国大陆媒体上谈论疫情,成为“中国抗疫名人”。然而日前,在他提出人们应要“学会与新冠病毒共存”的一番言论后,招致“群攻”。不仅中国前卫生部退休官员对其说法扣帽子式的驳斥,一众激动网民还把他批判为“反动学术权威”、被声讨是“投降派”,近日他当年在上海复旦大学的博士学位论文也被举报抄袭。

在新冠疫情时期“荣升”中国网红专家的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时常在中国大陆媒体上谈论疫情,成为“中国抗疫名人”。然而日前,在他提出人们应要“学会与新冠病毒共存”的一番言论后,招致“群攻”。不仅中国前卫生部退休官员对其说法扣帽子式的驳斥,一众激动网民还把他批判为“反动学术权威”、被声讨是“投降派”,近日他当年在上海复旦大学的博士学位论文也被举报抄袭。

张文宏的犀利观点曾是中国媒体追捧的素材,然而这一次,他在科学专业和“清零”政治任务的抉择中,偏执而坚定地选择了前者,在引发舆论对中国是否与新冠病毒“共存”的争论背后,张文宏或许早已准备好成为当局“弃子”的安排。

个人观点竟引爆舆论  “共存”违背了“清零”?

新冠疫情爆发,中国的医务工作者,尤其是传染病领域的专家学者们被推到了历史的前台,也站在了聚光灯下。其中,两个人最为醒目,一人是中国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另一人便是张文宏。

钟和张两人的外部形象差异明显。钟南山带有较多官方印记,拥有许多政治身份加持,行事低调,发声较少,却多被视作权威指导;张文宏则多了一些民间色彩,时常亮相各种公开场合,抛出许多新奇说法,为民众提供医学指示。

2021年7月29日,张文宏针对南京禄口机场失守导致疫情输入中国的问题,在自己微博发表了一些个人思考,提出“现在世界上大多数病毒学家都认可这是一个常驻病毒,世界要学会与这个病毒共存”,中国未来选择的方式一定是“实现与世界的互通,回归正常的生活,同时又能保障国民免于对病毒的恐惧”。

8月5日,中国卫生经济学会总顾问、原卫生部长高强在媒体发文《“与病毒共存”可行吗?》,认为人类与病毒是“有你无我、你死我活”的关系,“与病毒共存”绝不可行。8月7日,高强继续在“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撰文,抨击英美等国将政府防疫失策“甩锅”给病毒变异,并称中国必须坚持严格防控,必须打消“与病毒共存”的想法。

前者称“人们要学会与这个病毒共存,我们曾经经过的还不是最艰难的,更艰难的是需要长期与病毒共存的智慧”。后者则说,“必须坚持严格防控,打消‘与病毒共存’的想法”,“我国的抗疫策略,是精准疫情管控与广泛接种疫苗并行不悖的‘双保险’策略,而不是用疫苗群体免疫替代疫情严格管控,更不是‘与病毒共存’”。

张文宏和高强的观点明显针锋相对,“共存论”与“清零论”两种对于新冠疫情的治理模式和理论,也在这个敏感时间点搅动了中国社会里一直就存在的“中西之争”。

中国官喉表态 “与病毒共存”绝不可行

究竟是要清零还是与病毒共存,一时间成了中国大陆舆论场中的争议话题。中国喉舌《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8月9日发文称,这种争论在当前和短期内没有意义。他说,中国不可能在较短时间里改变动态清零的防疫策略,转为尝试欧美的宽松甚至所谓“群体免疫”路线。

胡锡进还通过微信公号“胡锡进观察”发文“打圆场”,指“按照他的理解,尽管有的学者提出与病毒’共存‘,但其本意不像是主张放松目前的防疫体系,而是说病毒反复入侵是难免的,要不断加强精准防控,降低动态清零的成本。”胡锡进吹捧式放言:中国不可能放弃迄今被证明在全球最有效、人道主义代价和经济代价都最小的抗疫路线,并强调说:“公众不会接受这样的路线转变,它在政治上就是不可行的。我们应该放弃各种幻想,认真强化被证明有效的防控格局,实现不断自我提高。”

8月10日,中共党报《求是》在官方微博账号“求是”发文称,新冠疫情是一场有关执政党“价值立场”的大考,一些西方国家执政党却把经济和政党利益放在第一位,为了保资本、保选举,鼓吹疫情不过“大号流感”,不断向公众淡化疫情风险,导致疫情失控、酿成悲剧。这番评论被网友解读有批评张文宏的含义,疑似回应此前张文宏将新冠病毒比作“流感”的说法。

此前,张文宏被询问接种新冠疫苗后,有没有可能再次感染新冠病毒时,他曾称有可能,并说“就算感染,也可能就是一场大号流感,或者只是小号流感,也许是普通感冒,还可能是无症状。”

讲专业不讲政治的上海医生张文宏

实际上,张文宏有一定的中国官方背景。他是中国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新冠疫情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不仅是一名中共党员,而且是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党支部书记。他受到上海官场的器重,被用以指导上海的疫情防控,而且得到上海文宣的热情讴歌。

然而纵观张文宏一直以来的态度和观点,似乎也是有意与政治保持一定距离,以展现独立、客观、科学的立场。

自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便实行严格的“清零政策”,以此外宣和展示“中国式抗疫”成效。张文宏在疫情反弹之际提出“与病毒共存”,显然有悖于中国官方一直以来宣扬的主旋律,相信这一点,张文宏应该也很清楚。

去年2月,张文宏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中国只有武汉最先出现新冠肺炎,如果是外面传到中国来,应该是几个中国城市同时发病,而不是有时间先后。他又说,病毒的源头是一个敏感的问题,但是一定要有“确切的依据”,故不认同病毒来源自中国境外。

张文宏的这一表态,在当时得罪了不少中国民众,当局自然也不开心。

舆论发酵 张文宏博士论文被举报抄袭

8月15日,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发通报表示,学校已启动对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综述部分的调查。通报称,“我们收到举报,同时也关注到网上关于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综述部分问题的反映,学校已启动调查核实,调查结果将及时公布。衷心感谢大家对我校研究生教育培养工作的关心和监督。”

该通报在网络流传后,引发舆论关注。有网友表示,“综述部分”本来就不是论文的主要部分,怎么不查查“致谢”呢?还有人表示,这个世界已经不允许说真话实话了。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宁毅表示,如果连张文宏这样无私忘我的专家都不能保护,这个社会就没救了。

中国著名生物学家饶毅还在其公众号发文《谁与谁共存:老祖宗病毒与小孩子人类》,明显站在张文宏这边,力挺其科学和专业。告诉世人,病毒不仅远远早于人类,而且在人类出现之前病毒就与动物共存,人类出现之后也与人类共存。

江西教师称用扬州实验“与病毒共存”即被行拘

不知从何时起,“与病毒共存”在中国也成了敏感词,不止当红专家不能说,网民也不行。

8月初,中国南京疫情蔓延至扬州,江西省丰城市一名教师因建议江苏省扬州市试验“与病毒共存”,被警方以在网路上发表“涉疫情不当言论,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为由行拘15天。

大陆网民“无线观察”8月10日在自媒体平台今日头条发表评论道:“可不可以让扬州试验一下放弃严格防疫,与病毒共存,看看会产生什么结果,这样可以为全国后期防疫提供借鉴,仅仅是建议,勿喷。”

然而,就是这样一条对防疫建议性的言论,本属于公民对社会事务发表看法的自由,却被当局定性为涉疫情不当言论、会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更有个别“爱国”网民,跟风呼应当局“拘的好”,称该老师扬言不管扬州疫情、拿扬州做实验、任扬州与病毒共存,言论属实泯灭人性,“上一个拿活人做实验的是日本,该老师的三观凭什么教书育人?请教育局出来正面回应并且正当处理”。

根据部分律师的分析认为,涉事教师“让扬州放弃严格防疫”言论系个人意见,在医学讨论范畴,并不会扰乱社会秩序,所以公安无须介入,对其的处罚是“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