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8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特别节目 – 在中国成为共产党员是红色精英的梦想(上)

滚动 中国大陆

各位听友好,在中国大陆,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拥有9200万名党员,入党选拔的标准极为严格,现在党员绝大多数是大学毕业生,党具有极强的控制力。这是日前法国世界报就中共建党百年大庆发表的系列文章中的一篇做出的总结,这篇题为“在中国,成为党员是红色精英的梦想”的文章,因为篇幅较长,特分为上下两集介绍给诸位听友;今天,先介绍第一部分。欢迎收听。

2021年4月22日,中国首都北京,人们手持中国国旗,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展览上合影。

文章开篇介绍说任职中国人民银行培训部的周女士,在 4月9日非常兴奋,她坦言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当记者向她表示了祝贺,她却对此却感到有点惊讶,然后解释说:”今天是我成为共产党员的第12个年头!”。

文章指出:几年前,这位49岁的女性可能不会向一个陌生人提及这个日子。但自2019年3月起,中共要求党员(当时为9000万,现在为9200万,占中国人口的6.6%)庆祝他们的 “政治生涯纪念日”。这一要求不是随随便便提出来的,它来自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也就是说不能搭个花架子就完了;重要的是要 “忠于最初的承诺”。

作为党的守护者,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表示:“当加入中国共产党,党员要在红色的党旗下庄严宣誓,这意味着庄严地承诺为党牺牲一切。这样一个重要的时刻应该被深深地记住”。按照同样的逻辑,2019年秋季,中国共产党开始使用网络区块链技术,这种技术令信息在存储和传输过程中不能被修改,也使得党员的初始承诺坚不可摧……

两年的 “培训”

此外,周女士记住入党纪念日,还有一个很好的理由:那就是入党是对她坚持不懈努力的加冕。即使是像她这样的,在信仰共产主义的家庭长大,并在大学学习了马克思主义的女性,入党准备的过程也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习近平主席自己就从不隐瞒他在1974年入党前,就曾被刷下九次之多这一事实,原因是他的父亲习仲勋的问题,当时他被毛泽东流放到外地。

文章写道,在中国,成为国家精英,当然必须要给基层党组织写入党申请信。这一组织约有460多万个,既在居民区里有,也在公司企业内,甚至是外国公司里、以及各种协会和军队中,社会的各个阶层无所不在,自1927年以来,基层党组织一直是在党的领导下。入党申请一旦被接受,候选人就必须提供更多有关自己的信息,而且还要提供周围亲友的个人信息。两名党员负责进行调查核实。

之后一年的时间里,候选人必须接受几天的培训,然后每个季度写一份简短的政治心得报告。于此同时,党组织与候选人的八位亲友进行面谈。等这一阶段结束后,候选人就可以提交正式的入党申请,并接受最后的面试。如果被接受,候选人必须支付自己净收入的0.5%至2%作为党费。经过一年的预备期,如果一切顺利,就可以正式入党了。

每年大约有2000万人申请入党。其中不到一半的申请被接受。据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ICS)的中国问题专家的分析:”为了提高党员的素质,中国共产党提高了入党标准。这导致自2012年以来,新接纳入党人数的减少”。而2012年,正是习近平上台的一年。

世界报文章指出,1966至1976年文革期间,中共对中国的精英进行了无情的清洗。而自2019年以来,党员主要由大学毕业生组成。如今,一名优秀的大学生甚至很难躲开周围同龄人的压力,而不去申请入党。另外,有时还可以听到教育背景并不特殊的公务员,对还没能入党而感到遗憾。

文章称:尽管毛泽东宣称 “妇女能顶半边天”,可女性只占现有党员人数的27.9%。不过这个数字仍在上升,尽管政治局25名成员中只有孙春兰这一名女性,她是自1949年以来,第六位坐上这个位置的女性。可这六位女性中还没有一人能进入政治局常委。这个由七名成员组成的神圣小组,是中国的真正主人。

文章还特意说明,记者不是在北京,而是在井冈山碰到周女士的。并指出这座拥有17万居民,位于江西和湖南交界的城市,很喜欢被人称作是 “中国革命的摇篮”。1927年国民党镇压中共之后,毛泽东正是在这片经常被薄雾笼罩的山区,聚集了他的支持者。人民解放军的前身红军在此诞生,此后花了二十二年的时间接管了整个国家。

2005年,中国共产党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开设了干部学院,周女士正在那里,接受培训,为了更好地传播 “井冈山精神”。中国大约有2400所党校用于培训党员,但只有三所学校拥有干部学院的称号。井冈山干部学院,有18公顷的绿地和6万平方米的现代化建筑,但并没有过度的奢华,让来自各地的400名干部——精英中的精英能够”实事求是,显示决心”。根据宣传,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两大特点,使中共能在7月1日胜利地庆祝其百年诞辰。

宗教词汇和 “神迹”

世界报文章称:在井冈山干部学院,和中共党内一样,是没有时间去疑问的。学院副院长梅黎明称:”我们创造了世界上最强大的政治力量”。对此,内部是否还有辩论呢? 梅副院长的回答是:“在这里,我们坚持遵守纪律”。建党百年纪念的口号印证了这一点:“永远跟党走”。

“精神”、“寻求真理”——这些使用的词汇与其说是政治词汇,不如说是宗教的。早在2013年,习近平本人不就号召共产党人 “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 “吗?八年后的今天,”使命 “和 “对党的信念 “这两个词在他的讲话中无所不在。中共甚至创造 “奇迹”。在习近平看来,中国国内正式消除了极端贫困现象就是其中之一。在上海,市政府就非常认真地向另一个奇迹致敬:”一位坐在轮椅上的瘫痪老奶奶,在听了一首红歌后,站了起来”。

更根本的是,党、国家和民族现在有一种 “神秘的共生关系”,英国汉学家、伦敦大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所所长凯里-布朗在他的《中国梦》一书中,将这种关系比作 “基督教的三位一体思想”。一个由中国共产党主导的三位一体,在官方话语中总是先于国家。

文章指出2013年,当刚刚担任党的总书记不久的习近平,开始在组织内部进行第一次清洗时,新华社根据这位新领导的命令解释这一运动时说,有必要 “巩固党和人民之间的血肉联系”。军人、青年……自2013年以来,国民中无论那一部分都被要求拥有 “红色基因”。因此,在庆祝北京大学110周年校庆时,主席就提醒说一个好学生必须是 “红色和专业的”。在他眼中,不支持中国共产党的爱国主义是不可想象的。

文章还举例说;在向5月22日去世的 “杂交水稻之父 “袁隆平致敬时,习近平敦促科学工作者以他为榜样,”热爱党”。然而,这位科学家不是党员,自愿远离政治。在大学、国有企业中…… 最近几个月里,甚至党外人士也被 “邀请 “参加建党百年庆典的筹备工作。从幼儿园开始,儿童被鼓励玩 “红色士兵”的游戏。小学里开始教党史。在某些大学里,甚至数学课也围绕着中国共产党展开。

中国共产党无所不在

2010年发表的一篇至今仍有影响力的评论——《政党:中共统治者的秘密世界》中,作者澳大利亚记者理查德-麦格雷戈将一位北京学者的话放在第一章的开篇:”党就像上帝。它无处不在。只是看不到它而已。

可十年后,没有什么比这错得更离谱的了……,世界报文章指出在中国,到处可以看到共产党:在街道上,在学校的课本里,在居民家中……新冠期间,基层党员都动员起来到每个街区帮助受困的居民,或是在建筑物的大门口执勤,检查出入人员,受到民众一致赞扬。企业领导的名片上,党内职务排在其他职位之前,甚至在私企也不例外。

文章称:在毛泽东的领导下,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特点是执政党对国民生活的空前干涉。私生活根本不存在。为了翻过这一页,邓小平和他的两位继任者江泽民(1989-2002年),胡锦涛(2002-2012年)将党的工作重点重新放在政治战略上,让政府和企业来管理民众的日常生活。

可自习近平主政以来,政党卷土重来回归日常生活,行政部门正在淡出人们的视野。当外交部长王毅和中共中央外事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于,3月前往阿拉斯加和他们的美国同行会面时,是杨洁篪占据了主动,而不是相反的情况出现。

这一趋势还在众多领域得到证实。自2018年起,在此之前一直由国家负责的电影、媒体和出版物的监管,已经由中宣部接管。宗教和民族事务也是如此,现在是由党来管理。就是负责培训公务员的国家行政学院,现在也隶属中央党校。根据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ICS)的统计,习近平亲自主持了11个委员会或工作组的工作,”比毛泽东以来的任何领导人都要多”。由总理主持工作的国务院,只需听命即可。

文章称:中国经常宣称自己是一个法治国家。这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只是法律将全部权力赋予给了党。2018年3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竟然修改宪法,赋予新创建的国家监察委员会,即党的反腐败机构,不仅有权逮捕党员,而且有权逮捕有嫌疑的官员。

对此,国际特赦组织东亚主任尼古拉斯-贝奎林当时就指出:”任何直接或间接为政府工作的人都可能被拘留、审讯、逼供或被剥夺权利,如果调查人员滥用职权,也没有任何真正的法律程序或是方法进行求助”。2019年,在耶鲁大学发表的杂志中,法律学者杰米-霍斯利也分析指出:”中国共产党保持行政和法律并行的双重体系,在这个体系下,大多数中国人普遍享有越来越复杂的法律体系和法律机构的保护,而那些被认为对国家政党有害的人则被置于法律保护之外,”。

在政府内部,反腐败斗争不放过任何人。2014年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捕就是证明。在此之前,政治局成员从未因腐败问题被逮捕审判。被排除在党外的周永康被判处终身监禁。文章称:这种斗争是永无止境的。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