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8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德特里克堡泄毒说第二波来袭以及病毒来自美国阴谋论的几大新变种

滚动 中国大陆

自今年5月,拜登总统下令美国情报机构开展“新冠病毒溯源调查“后,在中国,有关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是新冠病毒源头的说法再次甚嚣尘上。除此之外,有关病毒源头来自美国的“阴谋论”也如同病毒本身一样,出现新一波爆发和诸多变异,包括此前的“美国军人投毒武汉”以及最新的在中国社交网络流行的有关“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承认新冠病毒是美国制造的生化武器”等。 那么,这些阴谋论是如何流传的,又有哪些漏洞?

资料照片:病毒学专家斯宾塞·斯通尼尔在位于马里兰德特里克堡的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的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中处理埃博拉样本。(2014 年12月11日)

自今年5月,拜登总统下令美国情报机构开展“新冠病毒溯源调查“后,在中国,有关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是新冠病毒源头的说法再次甚嚣尘上。除此之外,有关病毒源头来自美国的“阴谋论”也如同病毒本身一样,出现新一波爆发和诸多变异,包括此前的“美国军人投毒武汉”以及最新的在中国社交网络流行的有关“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承认新冠病毒是美国制造的生化武器”等。 那么,这些阴谋论是如何流传的,又有哪些漏洞?

德特里克堡阴谋论沉渣泛起

在拜登总统5月26日要求情报机构“加倍”努力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包括它来自“实验室泄漏”理论的可能性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马上在第二天的例行记者会上说,美军位于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的一处实验室“疑云重重”,应该被调查。不仅如此,他还说,美国分散在全球的200多个生物实验室也藏着很多秘密。

中国外交部新任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2020年2月24日)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政府曾强调,世界卫生组织在中国考察后已经得出结论说,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露“极不可能”,不需要进一步调查。然而,国际社会此后对病毒从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的关注反而越来越加大,世卫组织领导人谭德塞也表示不能排除任何假说。在武汉实验室疑点成为众矢之的的背景下,中国政府又开始强调起病毒泄露说,只不过是北京把目标指向了美国。

7月16日,在世卫组织向成员国通报第二阶段的新冠溯源工作计划,提出调查对象包括武汉所有的实验室和市场,随后,不仅是中国外交部,中国的多家官媒也多次宣扬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泄露论,呼吁世界卫生组织对其进行调查。

7月17日,以强硬的民族主义立场著称的官媒《环球时报》还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起了一项要求世界卫生组织调查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公开联署,号召网民支持。目前这项联署已经结束,网页显示超过2500万人在其中签名。

后来,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一次又一次地提到“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比如,他在7月2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如果要查实验室,世卫组织应赴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调查。美方应尽快拿出透明、负责的态度,邀请世卫专家赴美调查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还世界一个真相。”

除了德特里克堡阴谋论之外,赵立坚在这些记者会上也顺道宣扬了其他有关新冠病毒来源于美国的阴谋论的变种,包括他曾经在推特上推广的,即美国军人通过2019年10月举行的武汉军运会将新冠病毒带到武汉。

除此之外,他还要求美国对2019年7月美国弗吉尼亚州北部出现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威斯康星州所谓“大规模”暴发“电子烟疾病”说明原因,并要求世卫组织调查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巴里克团队及其实验室等。

但是,赵立坚没有提到是他自己其实是德特里克堡“疑云”等阴谋论的主要传播者之一。甚至可以说,被视为中国“战狼”外交官代表人物之一的赵立坚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掀起了“德堡疑云”的狂澜。

德特里克堡泄毒论源头

最初将德特里克堡卷入新冠疫情传播源头的是克里姆林宫支持的加拿大全球研究机构(Global Research Canada)。该网站在去年3月发表了一篇题为《新冠病毒:更多的证据显示病毒源自美国》的文章称,新型冠状病毒起源于美国,新冠病毒的原始来源可能是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军事生物战实验室。这篇文章后来被删除,无法在网站上找到。

加拿大全球研究机构2001年建立,以推出“阴谋论”见长。据美国独立的事实调查网站的消息,这个机构也曾就911恐怖袭击事件、疫苗以及全球变暖等议题发布过阴谋论。美国国务院全球接触中心称这个机构是俄罗斯制造虚假新闻的六大重要支柱之一。

但是,德特里克堡阴谋论引起广泛关注应该“归功”于赵立坚的一则推文。去年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病毒疫情为大流行病的第二天,赵立坚在“个人”推特账号上发推文,质疑“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同时,赵立坚还转发了加拿大全球研究机构的文章。

推特在中国境内被当局封禁,但是中国官员利用这个重要社交媒体平台进行对外宣传。赵立坚的推文很快被中国十几个使馆的外交账户用推特转发。赵立坚的推文引发美国朝野震怒。最直接的结果之一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

德特里克堡的实验室被关闭事件并不“离奇”

德特里克堡阴谋论提出的最大一个质疑是位于德特里克堡的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实验室2019年一度曾被关闭。《环球时报》的调查联署信中特别提到“该实验室曾在2019年秋季新冠肺炎疫情大规模暴发前夕,发生过一次泄漏事故”,并把它当作德特里克堡应该被调查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实,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在2019年7月15日发出关闭德特里克堡的实验室并暂停危险病原体研究的指令并不神秘,可以说,从头到尾都在媒体和公众的监督之下。美国的多家报纸,包括《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陆军时报》(The Army Times)以及德特里克堡所在当地的报纸《弗里德里克新闻邮报》(Frederick News-Post),都对这件事进行过深入报道。

鉴于此事与当地居民的健康和生活息息相关,从2019年8月至2020年5月,《弗里德里克新闻邮报》对整件事情的始末进行了非常详细的跟踪报道。

《弗里德里克新闻邮报》2019年8月2日的报道援引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新闻发言人凯瑞·林登(Caree V. Linden)的电邮说,该实验室被关闭有几个原因:第一,美国疾控中心于2019年 6 月检查了该实验室,检查员发现用来保护生物安全 3 级和 4 级实验室的工作人员的标准操作程序中有令人担心的地方。第二,生物防护实验室没有对员工进行定期重新认证培训。第三,实验室的蒸汽消毒工厂出现了故障,并没有“足够完善的系统对其最高安全等级实验室的废水进行净化”。林登说,机械问题和人为错误是让疾控中心发出暂停通知的主因。

另外,所有媒体在报道这一事件时都特别强调,没有发现对员工、公共卫生以及周边环境造成伤害,在实验室外未有发现传染性的病原体或致病物质。所以,这并不是中国官方和官媒所说的“一次泄露事故”。

在收到美国疾控中心的暂停令后,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第一时间通知了所在的马里兰州以及弗里德里克郡卫生部,而且,马里兰州的联邦参议员克里斯·范霍伦( Chris Van Hollen) 2019年8月12日还特别给当时的陆军代理部长瑞安·麦卡锡(Ryan McCarthy)致信,表达对德特里克堡安全问题的深度关注。

2019年11月23日,《弗里德里克新闻邮报》通过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获取并报道了CDC对德特里克堡研究所的检查报告。根据检查报告,疾控中心发现实验室存在六项违反处理特定生物制剂与毒素的联邦法规的行为。《弗里德里克新闻邮报》的报道特别援引特里克堡陆军上校E·达林·考克斯(E. Darrin Cox)的话说,实验室确有违规行为,但没有发现职员暴露于任何传染病原或是毒素。

2020年1月27日,《弗里德里克新闻邮报》援引弗雷德里克预防传染实验室资询委员会(Frederick’s Containment Laboratory Community Advisory Committee)向该市市政府提交的报告说,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用于处理废水的化学净化系统,对德特里克堡员工及其周边的公共环境影响风险很小。

2020年3月30日,《弗里德里克新闻邮报》报道,在实验室关闭将近八个月之后,疾控中心批准了德特里克堡研究所恢复有关传染病的全部工作。

德堡陆军的实验室疫情前并不研究新冠病毒

根据中国的说法,“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存放着全世界最致命也最具传染性的病毒”。德特里克堡的实验室的确在研究高致病性的埃博拉、天花、炭疽、鼠疫等多种致命病毒或毒素,但是,在疫情爆发前,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并没有研究新冠病毒。

根据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的一份声明,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直到2020年2月才开始参与到新冠病毒的研究中。病毒的样本是美国疾控中心提供的,来自于美国新冠疫情爆发最早的华盛顿州的病人。2020年1月21日,美国宣布出现第一例2019冠状病毒病。

美国研究新冠病毒的两个实验室一个位于德克萨斯的加尔维斯顿,另一个位于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北卡的这个实验室最近成了中国最新新冠起源阴谋论的主角。

赵立坚在7月3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说,美国应该邀请世卫组织专家调查北卡罗来纳大学。理由是,美国是全球冠状并对研究最大的资助者和实施方。特别是北卡大学巴里克团队是此类研究的权威,早就具备极其成熟的冠状病毒合成及改造能力。

另一个值得指出的事实是,德特里克堡事故是在其所在的马里兰州弗里德里克郡宣布第一例确诊病例的差不多八个月之前发生的。德特里克堡是2019年7月被关闭的,而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马里兰州弗里德里克郡第一起确诊病例是在2020年3月16日发现的。

德特里克堡多次沦为阴谋论的主角

德特里克堡的所谓“黑历史”这几天也是中国媒体报道的中心。中国媒体一直不遗余力地在突出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前身是美军秘密生化武器研究中心的历史,并强调德特里克堡二战后与曾经研制细菌武器的日本731部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是,中国媒体没有说的是,1969年,尼克松总统决定放弃生物武器。他致力于销毁美国库存,并谈判了《生物武器公约》(BWC)。自那以后,德特里克堡的实验室也从生化武器研究中心转变成了生物武器防御中心。1984年,在尝试了生物武器计划三十年之后,中国也参加了《生物武器公约》。

不过,德特里克堡美军生物防御项目建立在原来的美军的生物武器项目的原址上的历史事实还是让德特里克堡多次被攻击,也多次沦为阴谋论的主角。

最著名的一次是前苏联宣称德特里克堡制造了艾滋病毒。1983年7月,印度一家亲苏联的报纸《爱国者报》(Patriot)刊登了一篇题为《艾滋病可能袭击印度》的文章。文章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著名美国科学家和人类学家”的来信说,美国在德特里克堡秘密生化武器实验室制造出了最新的致命生物武器—艾滋病毒,用来杀害非洲裔人和同性恋者。

一直到1992年,苏联解体后,曾担任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局长的叶夫根尼·普力马科夫(Yevgeny Primakov)承认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KGB,克格勃)捏造了“美国制造艾滋病毒”的谣言。为了让这个谣言更加可信,克格勃刻意让谣言从苏联集团国家之外的印度开始传播。

“”奥巴马政府时期负责核、化学和生物防御项目的国防部助理部长安德鲁·韦伯(Andrew Weber)告诉美国之音,这起事件为中国和俄罗斯制造新冠病毒来源于美国提供了教科书。

他说:“克格勃的这种建立在虚假故事上的虚假信息攻势,我们现在从发明这种活动的克格勃官员那里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感染行动’,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俄罗斯联邦和中国政府都在使用的剧本。”

从那以后,德特里克堡每隔几年就会在最新的与病毒相关的虚假信息剧中扮演着反派角色。除此之外,美国在世界各地资助的研究实验室也被衍生为各种险恶活动的场所。

美国资助的格鲁吉亚的卢加尔公共卫生研究中心自2011 年成立以来就经常是克里姆林宫虚假信息的目标。2013年,卢加尔生物实验室被指责启动炭疽疫苗实验,造成格鲁吉亚的炭疽疫情。2015年到2016年,卢加尔实验室有被指责曾“把志愿者当作实验室豚鼠”,用来测试一种新的致命毒素,造成73人死亡。毫无悬念的是,在这次新冠疫情中,在中国、俄罗斯以及伊朗的病毒源头叙事中,卢加尔实验室也被当作新冠病毒来源的地方。

分析人士说,与苏联时期一样,这种虚假信息攻势的主要目标是损害美国的国际声誉,尤其是在美国影响力被视为对莫斯科构成威胁的地区。对于中国来说,目标要么是反击和报复,要么是在武汉实验室疑点成为舆论焦点之际,转移注意力和混淆真相。然而,在这两种情况下,用与病毒相关的阴谋论来破坏美国的意图都对全球公共卫生产生了重大影响。

“美军投毒论”曾被中国前大使和专家批评

在中国的各种阴谋论中,中国新冠疫情很可能是在2019年10月世界军人运动会期间由美军选手带入武汉市的说法也是被重复的频率相当高的一种。

今年7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暗示美军把病毒带至中国的可能。他在要求美国应该邀请世卫专家调查德特里克堡和其他生物实验室的同时要求美国公布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患病病例数据。

去年2月23日,当时收治这些病人的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就向《南方周末》记者澄清,军运会期间五名外籍运动员所患的输入性的传染病都是疟疾,与新冠病毒“毫无关系”。

被阴谋论指称为把病毒带到武汉军运会的“零号病人”的美国陆军预备役军人玛特捷·贝纳西(Maatje Benassi)曾在去年出面接受美国媒体的访问,澄清自己从未感染新冠病毒。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贝纳西的驻地是马里兰的米德堡,距离德特里克堡大约60多公里。除此之外,贝纳西的工作性质是观察培训类的,与生物战毫无关联。

“美军投毒论”也曾遭到过两位中国重量级人物的反驳。时任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2020年2月9日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面向全民”(FACE THE NATION)节目采访时曾说,“病毒来自美国军方实验室”这样的疯狂言论十分危险。

崔天凯说:“有人说这些病毒是来自军事实验室,不是中国的、而可能是美国的,类似的疯狂言论我们怎么能相信?……疯狂至极。”

2020年3月22日,在赵立坚发出剑指德特里克堡的推文并引起美国舆论哗然后,崔天凯在接受美国新闻网站Axios与有线电视台HBO合作制作播出的一档节目中再次表示,他依然认为这种说法是“疯狂言论”。崔天凯还在采访中说,病毒溯源“是科学家要做的工作,而不是由外交官或者记者来进行揣测的”。

在中国备受瞩目的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曾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病毒从外面传到中国来,应该是几个中国城市同时发病,而不是有时间先后。他也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病源是敏感问题,但一定要有“确切的依据”,要“避免在证据不充足的时候随意发布消息”,否则会给普通民众带来困扰”。

奥巴马政府时期负责核、化学和生物防御项目的国防部助理部长韦伯去年5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军撒播病毒没有动机。他认为中国提出美军德特里克堡的事故就是为了转移责任。

目前在美国智库战略风险理事会担任高级研究员的韦伯说: “病毒是由美国客人以某种方式带进(中国)去的想法令人发指。我没有看到丝毫这样的证据表明这是可能的。这本质上是一种犯罪,当我们在调查犯罪时,您需要动机。美军提供这种病毒并将这种疾病传播到世界各地的动机是什么?尤其是因为没有治愈方法,疾病正在广泛传播,而美国遭受的苦难最大。”

新冠疫情目前已经造成美国62万人死亡。

美国方面开始注意武汉世界军运会

“美军投毒论”的再现引起美方对2019年10月在武汉举行的世界军人运动会的注意。多名美国国会议员今年6月要求美国政府调查那次世界军运会是否是一个新冠病毒的超级传播事件。当时,来自一百多个国家的九千多名军人前往武汉,后来许多人生病了。多个国家的运动员后来公开表示,根据症状,他们认为他们在武汉运动会上感染了新冠。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共和党人8月初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根据从公开渠道获取的信息提出一个“假说”:2019年9月初,武汉的实验室已经发生了病毒泄露事故,受感染的员工通过班车和地铁在武汉传播了病毒,而随后的世界军运会成为一次超级传播事件。

“事件201”和“赤色传染”等防止冠状病毒的演练

美国在新冠疫情前进行了两次防止冠状病毒的演练也被中国阴谋论者暗示为美国制造病毒的证据。中国媒体质问说:“病毒演习为何逼真得‘好像手握剧本‘“?

2019年1月至8月举行,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发起组织了一场代号为“赤色传染”(Crimson Contagion)的推演,演习以中国最早出现病毒为模拟情景,目的是为了测试联邦政府和12个州政府面对流感大流行的应对能力。

2019年10月,美国还进行的一场代号为“事件201”(Event 201)的高级别全球大流行病的沙盘推演。在这场演习中,病毒最初从猪身上开始,并在畜群中悄悄地传播,然后传染给农民。病毒潜伏期为5-7天,比SARS更容易传播,可能由症状较轻的个体传播。病毒主要通过飞沫传播,也有气溶胶传播的可能性。

曾在国防部负责核、化学核生物防御项目的韦伯告诉美国之音这不是巧合,是美国为防止大流行病的发生进行的准备。

他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还应该做得更多,使自己准备的更充分,以防大流行病的发生”。

他告诉美国之音,这些演练是根据对萨斯、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和流感的认知来准备的,而且,科学家们一直以来也在警告,特别是来自中国和其他地方的病毒疫情可以蔓延到全球。

根据演习后的报告,美国的应对能力有限。联邦机构缺乏资金、协调以及资源有效应对这样的病毒爆发。

威斯康星电子烟肺病、弗吉尼亚不明呼吸系统疾病等

中国的新冠病毒源头的阴谋论还包括疫情前在美国威斯康星等一些地方出现的电子烟肺炎(EVALI)—与电子烟使用有关联的肺损伤以及弗吉尼亚州的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

但是,根据业内人士的文章和分析,无论电子烟肺病还是弗吉尼亚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都与新冠肺炎存在不同。

据美国疾控中心官方网站,疾控中心根据自愿原则从2019年8月开始收集电子烟肺病案例。截止2020年2月18日,疾控中心停止统计后,美国五十个州、加上首都哥伦比亚特区以及两处领地美属维尔京群岛、波多黎各共报告病例2807例,其中死亡68例,病例高峰期出现在2019年8月和9月,之后出现了消退。疾控中心也明确表示,之所以停止继续收集数据时因为电子烟肺病在高峰后的大量减少。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消息,EVALI的主要致病物质已经明确:电子烟烟液中添加的维生素E醋酸酯(Vitamin E acetate)。

另外,电子烟肺病与新冠肺炎有不少的差异。一个无传染性,一个有传染性。从EVALI爆发至今,暂无证据显示EVALI有传染性,但新冠肺炎却是明确的传染性疾病。

病人的年龄与性别分布也不同。电子烟患者多为男性(66%),以年轻人为主,78%的患者年龄不超过35岁。相比之下,感染新冠后,年龄越大出现症状概率也越高,且不存在性别差异。

另外, 部分电子烟肺病患者可以明确排除新冠感染,因为在电子烟肺炎患者的肺泡灌洗液里也没有检测到新型冠状病毒。

美国疾控中心将电子烟肺病消退的原因归结为以下几个原因:第一是公众对电子烟对健康构成风险的认识加大;第二,一些电子烟产品中不再添加维生素E;第三,是各州在电子烟爆发后实施的管制禁令。2019年9月4日,密歇根州成为美国首个禁售调味电子烟的州,此后纽约州、马萨诸塞州等也相继跟上。2019年9月11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出台电子烟禁令,禁售调味电子烟。虽然禁令在11月被宣布暂缓,但还是在2020年1月3日正式推出。

另外,根据美国医生和学者的文章,新冠疫情后,电子烟肺病并没有完全消失。斯坦福大学2020年8月的一项研究让电子烟和新冠肺炎有了一定的联系,即年轻人吸电子烟会使感染新冠风险增加五倍。

对于2019年7月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Fairfax County)的格林斯普林(Greenspring)养老院暴发的所谓的神秘呼吸系统疾病,中国的阴谋论也是误导。

首先,弗吉尼亚这个养老院距离德特里克堡将近90公里。其次,虽然养老院出现了一系列感染,但卫生当局进行了调查,对美国民众“有交待”。一切都是公开可查的。

根据费尔法克斯郡卫生部官方网站,2019年7月1日至11日间,格林斯普林养老院居住的263人中,共有54人染上呼吸系统疾病,出现咳嗽、肺炎等症状,其中23人住院治疗、两人死亡。当地迅速采取隔离患者、关闭养老院、禁止团体活动等措施予以应对。7月15日,该养老院有另一人死亡。

美国之音“揭谎频道”的报道提到,最初死亡的两个人都是老年人,有复杂的病史。

2019年7月15日,位于该郡伯克区的希瑟伍德(Heatherwood)养老院也暴发了呼吸系统疾病,但“没有证据表明二者之间有任何关系”。

2017月17日,美国疾控中心已经检测了17个患者样本,仅仅检测到一些细菌,无法确定疫情暴发原因。7月19日,费尔法克斯郡卫生部宣布,疾控中心仍然没有确定该地呼吸系统疾病的真正来源。检测结果显示,患者的鼻子和喉咙中存在一些已知的细菌,但可能不是感染原因。此外,一些样本的鼻病毒检测呈阳性,该病毒是感冒的幕后元凶之一。

7月26日,费尔法克斯郡卫生部宣告:格林斯普林养老院暴发的呼吸系统疾病已经结束,自7月15日起没有报告其他病例。7月29日,费尔法克斯郡卫生部发布公告:自7月15日起,在将近两周的事件内希瑟伍德养老院没有报告其他病例,该养老院将继续正常运行。

中国政府和官媒有关新冠疫情溯源问题的阴谋论还在继续扩散并发生变异。最新版本包括2019年包括德特里克堡基地在内的美军通过其血液项目将新冠病毒带到了欧洲,使意大利美军基地的平民志愿者成为了最早的受害者。阴谋论的新变种还包括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承认新冠病毒是美国制造的生化武器等等。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