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8月 1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高智晟被绑架四年 妻子耿和:我坚贞不渝地等着他

滚动 不平则鸣

被誉为“中国良心”的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2017年8月13日被中国政府绑架后一直下落不明,迄今为止已经整整四年。

高智晟被绑架四年 妻子耿和:我坚贞不渝地等着他

被誉为“中国良心”的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2017年8月13日被中国政府绑架后一直下落不明,迄今为止已经整整四年。逃亡美国十二年的高智晟妻子耿和于8月13日代表一家人发表声明,希望哪怕是接到高智晟一个电话,让她确信自己的丈夫还活着。本台记者王允为此专访了耿和,请她谈谈多年以来的遭遇和心路历程。

记者:耿和女士,您在家属声明中的主要诉求是什么?

耿和:8月13日就是高智晟被中共绑架四年的时间,1460天了,在这期间,没有高智晟的消息。我的诉求就是寻求对陕西省公安厅前厅长胡明朗、现任厅长徐大彤和陕西省政法委书记庄长兴实行国际制裁,包括冻结他们的财产,驱逐他们在海外的直系亲属等等。也想对现任和前任的中国公安部部长不能制止陕西公安厅的这种胡作非为,进行惩罚,我的下一步目标就是寻求对他们的制裁。

记者:您有没有想过,即使能对这些人实行国际制裁,能否会改善高智晟的处境?

耿和:那我没有办法啊,到了美国十二年来,我哪一天不找他?十二年了,这个结果是什么?仍然是没有他的消息,处于绑架当中。所以,能想到的办法都去试试吧,能有的办法都去试试吧。

失踪四年的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美联社图片)

看上他人品特别好

记者:您和高智晟结合很多年。当初你们结婚是因为你们都是军人,您看上他是因为哪一点?

耿和:我就看上他真的人品特别好。比如我们在部队,我们是一个女兵连,女兵连制度是非常的严格。我们训练完了,有时候吃不饱,有时爱吃零食,但又不允许我们到外面采购。因为他是我们的司务长,女兵就经常写条子给他,让他带麻花、苹果这些。每天都给他写条子,每天都让他找钱,是很麻烦的事情。我就觉得他挺不错的,不厌其烦地为女兵做事。

记者:你们的婚姻到现在维持了多久呢?

耿和:我们一直在婚姻状态,我坚贞不渝地等着他,因为他真的是一个好人,是对社会有用的人,社会真正地就需要他这样的人。他的事情我到了国外才看得越来越多,我真的很佩服他,是这样子的。我觉得我现在跟他真的算是战友这种关系。

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夫人耿和2021年4月28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记者孙诚摄影)

总觉得有个黑洞……

记者:我看到您在推特上说,有时候您的心理状态也不好,你觉得自己好像被吸入了黑洞。每当你很痛苦的时候,你是靠什么支撑自己呢?

耿和:其实,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都是把自己投入到工作当中,我就不让自己有空闲的时间。一旦有空闲的时间,想眯着眼打盹儿的时候,我的印象中就浮现出他的身影,总觉得有一个黑洞,把我旋转着,要让我往洞里的深处走。他就在黑洞里面要让我救他。我从这种意念中清醒过来之后,我就扭头努力去工作。所以,我在工作中都是拼命三郎。

记者:那你会担心自己出现心理问题吗?

耿和:我觉得我没有时间考虑。我要振作起来,要工作,要找我先生,我要把孩子交到我先生手里面。前两年,我的状态也不好,我也担心我突然有意外,我给孩子都写好了遗书。我都有这种准备。……我还是蛮内疚的。

记者:你为什么会内疚呢?

耿和:我觉得孩子的成长缺少了父爱。家庭给孩子终归是留下了动荡。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不安全的家。

2006年8月时的高智晟律师一家(胡佳拍摄)

高智晟的乐观和信心满满

记者:你上一次和高智晟通电话是什么时候?

耿和:应该是2017年的8月,哪一天记不清楚了。

记者:当时他的状态如何?

耿和:他的状态一直都是信心满满的。他不会讲不好的事,不愉快的事。我跟他讲的也一般都是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快乐,我想让他去串联孩子成长的经过。他很高兴,他很愿意听这些。

记者:“他信心满满”,他对什么很有信心?

耿和:比如,我说,你牙都没了,你咋吃饭呢?他就说,没有问题,没牙了,什么都不耽搁。反正你跟他聊天,我就觉得他特别乐观。

记者:你怎么看他在政治上的见解,甚至他出的书等等?

耿和:其实他出的书,我还没有看过,我就偶尔听女儿给我讲过。我不愿意看,我不愿意翻开这一幕。我知道他里面讲的就是酷刑,我受不了,我受不了这些。他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被迫害得几乎没有牙齿了,几乎不能走路,是被抬着,半架着回的家。2014年8月回的家。回家之后,也不允许他去看牙,也不允许他检查身体。然后就是2017年8月失踪,到现在已经四年了。一想到他,我吃饭都咽不下去,他没有牙,他能吃什么?

2021年4月19日,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夫人耿和与支持者在中国驻美国旧金山领事馆外举行抗议活动。(耿和提供)

高智晟是英雄吗?

记者:有很多人说高智晟是英雄,比如王丹也说他是英雄。你怎么看?

耿和:我没有想过他是英雄。我就觉得他是真正的好人,他做的那些也一直感动着我。走到现在,我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家庭主妇,我是他的妻子,我就把家庭弄好,带好孩子,陪着他,陪着他。

记者:这么多年,他一直在为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生死置之度外,你有没有觉得家庭为此牺牲太大?

耿和:其实我们是很忙碌的,我们每一天工作的时间都占满了。总觉得他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就因为他做的是正确的,家里面遭受的是无尽的恐吓和打压。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给他大哥的电话打通了,无意中聊到了他山东的姐姐,才知道他山东的姐姐担心对他的迫害牵连到她,得了忧郁症,晚上睡不着觉,他姐姐去年5月就跳河自杀了。这种事情太多了。十二年来点点滴滴的。

记者:您的孩子现在都在美国成长,都还好吗?

耿和:都还不错,大女儿现在工作,小儿子明年就高中毕业了,快上大学了。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