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8月 1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选委会界别分组选举提名期结束 学者指没民主派参选影响代表性

滚动 港澳台

香港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选举提名期星期四结束,共有1,247人报名参选,角逐967个选委会席位,36个选委组别预料只有3分之一,即是13个组别有竞争,其余23个组别的参选人数与选委席位数目相同,预计有611人可能自动当选。

上届2016年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选举民主派赢取325席,但是今届选委会选举在北京修改选举制度之后,民主派参选人几乎绝迹,有学者认为影响选举的代表性及认受性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香港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选举提名期星期四结束,共有1,247人报名参选,角逐967个选委会席位,36个选委组别预料只有3分之一,即是13个组别有竞争,其余23个组别的参选人数与选委席位数目相同,预计有611人可能自动当选。今届选委会选举,非建制派参选者几乎绝迹,而2018年宣布退休、93岁的长和系资深顾问李嘉诚,不报名参选地产及建造界选委,都是主权移交以来首次出现的情况,引起各界关注。有学者分析,这次选委会选举几乎是“等额选举”,几乎没有民主派人士参选,选民人数大幅减少,选举的认受性及代表性都大受影响。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底全票通过修订香港《基本法》有关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制度的议案之后,原本只是负责提名特首候选人及选出特首当选人的选举委员会,人数及职能都大幅增加。

选委会选举提名期结束约1千人自动当选

新选举制度下的选举委员会,由上届的1,200席增加300席至1,500席,由以往只是负责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以及选出行政长官,增加新职能包括提名立法会选举候选人,并选出其中40席立法会议员。

即将在9月19日举行的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选举,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员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后的第一场选举,为期7日的候选人提名期上星期五(8月6日)展开,至星期四(8月12日)结束。

据选举事务处表示,共收到1,056份候选人提名表,1,247名参选人,角逐967个选举席位,36个选举组别预料只有3分之一,即是13个组别有竞争,合共364席需要选举产生,其余23个组别的参选人数与选委席位数目相同,预计有611人可能自动当选,加上部份当然委员以及获指定团体提名的选委,估计1,500席选委之中,超过1千个席位已经自动当选。

民主派参选人几绝迹学者指选举意义不大

对比上一届雨伞运动之后的2016年选委会选举,多个民主派组织组成民主 300+,抢攻选委会议席,最终“超额完成”取得325席,在2017年特首选举发挥一定的影响力,相信前财政司长长曾俊华能够”入闸”参选,都有获得民主派选委的支持。

不过,今届选委会选举在北京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之后,民主派几乎无人参选,只有自称中间派的前民主党创党成员、现任新思维主席狄志远报名参选社福界选委。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狄志远算不算是民主派“公道自在人心”,他又认为今届的选举会选举几乎是“等额选举”,几乎没有民主派人士参选,选民人数亦大幅减少,形容这次选举的意义很小,严格来说他不会当这次是一次选举。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表示,今届选委会选举几乎是”等额选举”,几乎没有民主派人士参选,选民人数亦大幅减少,形容这次选举的意义很小 (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钟剑华说:“这样都是一如所料了,今次(选委会)选举的意义很小而已,即是严格讲我真的不会当它是一次选举,因为选举应该公平、开放的,现在这个(选举)相当之不公平、不开放的选举,选民亦都受各种资格规限,大幅度地降低,香港人不是没选举变了有选举,而是有个一个比较开放的选举,变了现在没有了选举,所以我相信那个参与的热情是很低的了。”

钟剑华形容有如“败部复活”

钟剑华表示,就算有竞争的一些界别,例如社福界,这次的参选人很多都是以前多次选委会选举落败的参选人,而过往当选的民主派选委都没有再参选,他形容今次的选委会选举是“败部复活”,以往得不到大部份香港市民支持的参选人,在北京的支持下才有机会参选。

钟剑华说:“这样即是意味着,即是这个是”败部复活”了,即是这个整个选举安排,似乎都是为一些得不到香港市民支持的人,才有机会去参选,亦都只有他们才会重视这些、这样子的选举,而且你见到现在已经有差不多8、900个(选委)位子,是差不多已经都是‘阿爷’(北京)的人来的,那么你选来干什么呢﹖即是选不选、你那个界别就算有竞争,我让你选到出来,你都难挽大局的了,所以整个选举能够对一些真的有意义,透过选举过程去表达他们自己,以至界别里面的意见的人,是真的没什么吸引力。”

选民人数大跌97% 基层社团选民背景成疑

今届选委会选举的选民基础,比以往各届大幅倒退,据选委会7月18日公布的临时投票登记册,载有接近7,900名登记选民,相对修改选举制度前的接近25万名选民,新一届选委会的选民人数大幅下跌97%。

据香港网媒《立场新闻》报道,选举事务处7月18日公布选委会界别分组临时投票人登记册,其中登记第三界别的“基层社团”的授权投票人多达404个,据《立场新闻》查册发现,当中包括一些名叫“开心一族”、“缘来一家”、“巅峰一族”、“闪亮家族”、“现代妈咪组”、“大角咀之友”等团体,当中大部份团体难以在网上找到相关资料及联络方法。

曾经当选高等教育界选委的钟剑华形容,部份有权参与选委会选举投票的团体是“乌合之众”,他认为北京修改香港选举制度”来得太快”,香港立法会没有足够时间研究修改选制的本地立法程序,5月底就要匆匆通过几百页的议案,他认为几乎没有议员是看完整份议案文件才举手赞成,以致出现一些“乌合之众”的选民。

钟剑华说:“因为你要‘筹够数’(集合足够数目)嘛,要‘筹数’嘛,现在筹到这样都只有7千多个(选民)而已,这样你”筹数”的时候,在新中国有一个概念叫‘一个班子、十个牌子’,同一班人开十个名、组十个组织,这一班人十个人而已,每个组织有一个人做主席,这样就叫做‘十个牌子’的了,‘一个班子、十个牌子’,这样你现在这一堆组织,什么‘开心妈咪组’、名叫什么‘一族’那些,我看到这些名字之后,已经很庆幸,没有那些什么‘和胜之友’、‘三合之光’那些,我已经觉得很高兴了。”

学者指部份基层社团选民有中联办支持

曾经参与选委会选委、当选高等教育界选委的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事件曝光之后,这些所谓的“基层社团”选民将会被传媒紧盯,调查它们的背景及如何运作等,事件亦令到选举的认受性受到质疑。

曾经当选高等教育界选委的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表示,部份基层团体选民可能受到中联办控制,他质疑这些团体只是举办文娱康乐活动,担任选委会选民不够代表性(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陈家洛说:“到底这些组织它们在自以为是的、‘围炉(取暖)’的,这样它(们)怎会有诱因、它们已经被‘钦点’了,它们已经被安排好了,它们怎会有诱因去跳出自己的舒适区,去面对好像我们当年民主派那样要走出去,寻求认受、接触选民,寻求选民对大家的认识,是不是呢﹖然后就告诉他们(选民)我们的理念的,这样没有啊,似乎现在这些团体都是‘开心而已’,我们几个开心了一段时间,妈咪也好、Daddy也好、阿叔也好、阿哥也好,我觉得这些组织都是那一句,都是那些、我相信是由中联办控制的,所谓‘统一战线’的一些前沿组织,那些‘front organizations’(前沿组织)就不需要很认真的,说真的都是以文娱康体、大家开心一下,来到维系着一些支持而已,但是到底它们有多认真去看待,给了这么大的责任它们的时候,我看不到它们会是做得到。”

李嘉诚首次不参与选委会选举

今届选委会选举,除了民主派参选人几乎绝迹,2018年宣布退休、93岁的长和系资深顾问李嘉诚,今年不报名参选地产及建造界选委,都是主权移交以来首次出现的情况,引起各界关注。主权移交前李嘉诚已经是推选委员会委员,有份推选香港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之后李嘉诚一直是地产界选委,有份提名及投票选特首。

李嘉诚曾经表态支持的历任特首候选人董建华及曾荫权都成功当选,及后2012年的梁振英及唐英年之争,李嘉诚支持的唐英年最终落选,上届2017年林郑月娥与曾俊华竞争同样激烈,李嘉诚只是表示,会投票给北京信任的特首候选人,不再表明投票取态。

钟剑华指李嘉诚不参选有不言而喻意义

钟剑华表示,李嘉诚2018年宣布退休时,有提及不再参政,但是他2019年反送中运动期间,曾经在多份报章刊登广告,其中以“黄台之瓜,何堪再摘”为题,呼吁停止暴力,他亦呼吁政府给香港年青人机会,亦曾经支持医护人员。

钟剑华认为,反送中运动之后,李嘉诚受到亲中传媒及团体的攻击,这次他不再参与选委会选举,相信是有不言而喻的意义。

钟剑华说:“他(李嘉诚)支持过唐英年,他讲过‘黄台之瓜’,当政府要谴责或者迫害那些(支持罢工)的医护工会的时候,他给拨款津贴一些医护界人员,他汕头大学的毕业礼都没有邀请他去,他受到(中国)国内的官方喉舌的攻击,工联会的头领用一些很恶毒的言论去说他,所以今日他不出来参选(选委),他就算什么理由都不讲呢,除了说大家可以作出无限的联想之外,我觉得他不参选这个姿态,其实对整个社会、对整个世界是提出了一种说法的,这种说法大家尽在不言中,大家会猜到。”

民主派参选人几乎“清零”影响认受性

记者问及,上届2016年的选委会选举,在2014年雨伞运动之后举行,民主派赢取史无前例最多的325席选委,占当时总数1,200席超过4分之一,而今届选委会选举在2019年反送中运动之后,北京出手制订《港区国安法》,并且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民主派选委参选人几乎被“清零”,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对选委会的代表性及认受性有何影响﹖

钟剑华回应表示,他担心今届选委会选举缺乏代表性的情况下,选出的选委会成员令市民觉得“不能够代表我”,对香港本地的施政会有负面影响,港府的政治权威都不会受到重视。

钟剑华说:“就算你让它选到(选委),任何人都有权讲一句‘它不代表我’,因为它(选委)不是经过我选举产生,不是经过一个普及而平等、合理的选举产生的,那个选举根本不是一个选举来的,这样的话这个人(选委)无论在本土政治上,它那个使用公权力的合法性,会不断受到质疑之外呢,它本身那个政治权威,以致它的政治作用,以致它在政治舞台上那个认受性,都会很低的了,即是我相信最简单,当你(特首)林郑月娥做到这样的时候,全世界都没有任何国家会请她去访问,我相信这些议员(选委)以后讲一句话,都未必会得到很大的重视。”

所有报名参选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选举的人士,都要经过新成立的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审查,政府会在8月26日刊宪,公布有效候选人名单。而需要竞逐的选委会界别分组,选举将会在9月19日举行。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