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3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蓝家兮:从捧到杀 “赵婷辱华”是中国民族主义愈发畸形的产物

滚动 大众观点

凭借电影《无依之地》拿下美国金球奖最佳导演奖的赵婷,在中国大陆短短几天内着实“享受”了一番先捧后杀的待遇。

被追捧的“中国导演”

凭借电影《无依之地》拿下美国金球奖最佳导演奖的赵婷(Chloe Zhao),在中国大陆短短几天内着实“享受”了一番先捧后杀的待遇。前一天,还为跟赵婷血脉相通与有荣焉的中国官媒和网民,因为翻出赵婷曾说“中国是个充斥谎言的国家”、“现在我的国家是美国”,一夕间变脸,改口怒骂她是“卖国女导演”、“辱华分子”,且扬言要抵制她的电影。“赵婷辱华”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评价标签,而是中国民族主义愈发畸形的意识产物。

2月28日电影金球奖揭晓,38岁的导演赵婷以《无依之地》获颁第78届金球奖最佳导演奖,成为历史第二位赢得这项殊荣的女性导演,也是继李安之后首位赢得金球奖的亚裔导演。

赵婷获奖后,中国社交媒体上一片庆贺。中国官方媒体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都发文赞扬这位“中国导演”,受中国政府支持、颇具民族主义特色的《环球时报》更称赵婷是“中国的骄傲”;“赵婷,中国第一位金球奖最佳女导演”的话题在微博上沸腾;赵婷的继母、中国知名演员宋丹丹在社交网发文祝贺,称赵婷是“我们家的传奇”。

只是,这种情绪很快发生了改变。中国的网络侦探们挖出赵婷在2013年接受美国一家电影杂志采访时批评祖国的言论。

2013年 ,赵婷在美国接受电影杂志《Filmmaker》采访时曾说:“在我成长的年代,中国是个充斥谎言的国家,有很多我在小时候吸收的资讯,最后发觉都是假的,从此养成叛逆的性格。”

2020年,赵婷接受澳洲媒体采访时说:“现在我的国家是美国。”这些访问中的争议内容如今已遭删除,但仍被一些中国网友翻出,从而在中国大陆激起民族主义情绪。

中国民族主义者们在网上对赵婷揪住不放。他们想知道赵婷是什么国籍,她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如果她是美国人,中国为什么要庆祝她的成功?就连有政府背景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一个研究中心也要插一脚,在社交网发文称:“请别着急追捧赵婷获金球奖最佳导演,看看她对中国的真实态度。”

而在被誉为“中国骄傲”前,赵婷在中国大陆并算不上“名人”。1982年,赵婷出生于北京,中学时代赴英国伦敦入读寄宿学校,之后赴美国,先后取得政治学学士和纽约大学电影学士学位。她的父亲是北京首都钢铁公司前总经理赵玉吉,继母是中国知名演员宋丹丹。

微博上随之掀起了一阵充满民族主义的挞伐声。有微博主写道:“首钢高管的女儿,(父亲)跟宋丹丹再婚,照理说这种夫妻很大程度受益于中国、受益于体制,应该养出一个亲厚国家的孩子,结果却养出了一个自由派愤青,年纪轻轻就跑到国外,还转头喷自己国家。”

中国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显然在此事件上迸发了非一般的强大力量,他们对《无依之地》的强烈反对出人意料。除了赵婷外,这部电影与中国几乎没有任何关系,更让人感到讽刺的是,这部电影敏感地刻画美国流浪者生活的同时,是在增强中国社会主义的自豪感和自信心,完全符合官方宣传机构标榜的中国成功崛起和美国不断衰落的叙事口径。

在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强烈抗议爆发后,也有一些中国网民喊话 “小粉红” 爱国者,为赵婷辩护,“经得起批评,才能成就大国”。有人说,类似这样果敢描述打零工工人的挣扎和美国支离破碎的社会保障网的影片,在中国是无法拍出来的。

然而,《无依之地》在这片根深蒂固着“只能吹捧、不许批评”的专制土壤里,应该无法开花。3月5日,“无依之地”成了新浪微博禁止的热搜话题;在中国电影网站“豆瓣”上,《无依之地》的中文海报突然被撤下,同时该片在中国地区上映的日期也消失不见了。

“我的国家是美国”

赵婷背上“辱华”骂名,我到现在也分不清,到底是因为她说了“中国是个充斥谎言的国家”的个人观点、还是立场身份表明“现在我的国家是美国”,让中国这一波大肆宣传颇难为情。但我猜想,是后者。

相较之下,遥想那部在2017年上映、由吴京自导自演的、具有浓烈的爱国主义色彩的大片《战狼2》,曾在中国国内创下超50亿高票房纪录,它的“成功”是“实至名归”的。在由宣传部门管控的中国媒体上,几乎看不到对《战狼2》的批评,中国电影局几度为该片延长放映期,长达95天。只因,它的国家、民族主义精神内核与当下中国政府竭力推崇的大国崛起、对抗西方思想主旋律完美合拍。

我清晰记得,曾经看到这样一则评价,“《战狼2》在中国大放异彩源于唤醒了观众心中隐藏的某种情绪,这个中国的票房宠儿正凭借爆棚的男性荷尔蒙、汹涌的爱国主义走红。在这部以‘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为口号的电影里,到处是枪支、爆炸物和坦克的画面,对西方观众来说,其中隐含的民族主义情结令人担忧。”

“爱国”一直被官方叙事与爱党、支持政权绑定在一起;同时,“爱国”也越来越多地在国家主义、民族主义语境中得到运用。在需要煽动仇外情绪时、在需要对认同西方价值观的公民进行打击时,“爱国”一词都大显其能。

举报成风气   不断扩散

中国原本狭小的言论自由空间持续被压缩,民族主义情绪愈发高涨下,起底、举报行为在中国社会渐成风气、不断扩散。

最为明显的是,新冠疫情期间,民族主义已经变成中国政府的一个武器,在民间不断渗透。

方方因揭露中国疫情真相的作品《武汉日记》在海外出版,而被民族主义者们批评为“出卖国家利益”并攻击,就连曾发表过支持方方文章的两名教授梁艳萍、王小妮也被网民锁定为举报对象。

4月26日,湖北大学官方微博发文表示,由于有网友反映该校文学院教授梁艳萍在个人社交媒体平台发布“不当言论”,学校已成立调查组,将视调查结果进行“严肃处理”。

4月30日,海南大学官方微博发表贴文称,有网友反映该校退休教师王小妮微博发表“不当言论”的问题,学校已成立专项工作组进行核查。

梁艳萍、王小妮二人过去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转发与评论的贴文随后也成为了这些网民的关注重点。

梁艳萍在去年悼念香港示威中去世的大学生周梓乐的朋友圈贴文被网友翻出,根据她多次在微博上发表的与日本有关言论,指责她“港独”、“精日”。他们还使用大数据分析她过去几年在微博上发帖时使用简繁体字的频率、转发其“被和谐”微博的数量,以及与其他用户的互动,整理出大量“举报”信息。

王小妮则因曾在微博上转发台湾2014年“太阳花运动”中一名学生的便签信而被指“台独”。目前二人都已清空微博。

中国民族主义者的网络攻击比过去强烈许多

就在上月,南京市公安局称接群众举报,“网民‘辣笔小球’(仇子明)在新浪微博发布恶意歪曲事实真相、诋毁贬损5名卫国戍边英雄官兵的违法言论”,将其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仇子明的微博帐号随即被封,而他犯禁的言论是:“牺牲的4位是为营救而立功,连去救人的都牺牲了,那肯定有没救出来的啊,说明阵亡的不仅仅只有4人。”

继仇子明被刑事拘留后,中国还有至少6名网民因在网上发表质疑评论遭举报后被警方抓捕。中国公安部门还宣布对一名旅居欧洲的重庆网民实行“网上追逃”。

3月1日,被按照中国新通过和实施的刑法,以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被批捕的仇子明,又被安排上演了一出电视认罪的戏码,并由中国官方的中央电视台向全国播放其自认有罪的镜头。

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共以“英雄不容亵渎”为借口,实为严禁网民评论、质疑官方发布的中印冲突中方官兵死亡的消息。中国的宣传攻势非常猛烈,从官方到民间,中国民族主义情绪日益高涨,中国民族主义者的网络攻击比过去强烈许多。许多中国人对中国“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的在思维意识已形成一种认同,现在根本都不需要国家出面处理那些批评政府的声音,网络上的民族主义者自己就会去做。而这种风气,不会轻易消退。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