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8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一个人的援助之路 让香港异议者托付家人的台湾女生

滚动 港澳台

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这位连广东话都不会讲的台湾人,如何赢得香港人的信任,甚至有港人在写完遗书后上街抗争,把寡母托付给陶贞颖。

年轻的陶贞颖因为帮助旅行时认识的香港朋友,无意间踏上了援助港人之路。

台湾一名28岁的前电视台制作人陶贞颖,从香港反送中运动以来,持续不断地以个人身份援助港人来台安置,跃上纽约时报杂志封面人物。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这位连广东话都不会讲的台湾人,如何赢得香港人的信任,甚至有港人在写完遗书后上街抗争,把寡母托付给陶贞颖。

“他们愿意信任我,我觉得受宠若惊吧!”今年28岁的陶贞颖娓娓道出,一个背负着“暴动罪”的香港人,在反送中运动如火如荼时告诉她,不管是被关还是死在前线,他都做了最坏的打算,最放不下的是相依为命的母亲,这名抗争者与所有人都失去联系最危急时,单独见了陶贞颖一面,把唯一的至亲托给了她。

陶贞颖:“他说希望有一天如果他出事了,他的妈妈至少知道要联络谁,他甚至希望我可以帮忙,让他妈妈来台湾,安顿妈妈来台湾的生活。”

陶贞颖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见证,抗争者与亲人彼此放不下的拉扯,既无奈又心酸。为了成就上街头的孩子,这名抗争者的母亲坚毅而勇敢,妈妈是个彻头彻尾的香港人,压根就不想离开香港,但是她也不想让儿子担心而有所牵绊。

台湾前电视台陶贞颖独立在台援助港人跃上纽约时报杂志封面人物。(记者 黄春梅翻摄)

陶贞颖:“她也很明白他儿子在做的事情,她常说我知道我儿子在做对的事,所以我不能去反对他,但是我真的很担心他。你可以感觉到这个妈妈一直在担心她儿子,这个儿子也在担心他妈妈。”

夜店咖如何走上抗争之路

今年28岁的陶贞颖,年纪轻轻就当上电视台知名政论节目制作人,拥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是如何踏上援助港人这条路?一切要从大二与姐妹们去夜店认识了香港人说起。

陶贞颖:“以前都是吃喝玩乐的伙伴,从来没谈过政治、跟中国的关系从来都没有。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变成这种革命情感。”

陶贞颖说自己喜欢旅行,暑假到了香港旅游打卡,在夜店认识的香港朋友热情地招待她,自此以后两人只要到对方的城市就互相接待彼此。这名香港朋友在大学时就创业,一毕业就事业有成,连香港雨伞革命都没有站出来过的年轻人,却在反送中运动踏上了政治这条路。

陶贞颖:“我觉得是环境所逼吧!2014年雨伞运动他没有太大感觉,对于香港环境不满,但不是会站出来反抗会上街的人,也从来没支持香港独立。”

2014年雨伞革命。(法新社)

来自深蓝外省家庭的陶贞颖,自认是“天然独”世代,1993年出生的她从小就经历台湾民选总统的时代,家人曾经劝阻她参与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但是,她深知投入前线的辛苦,看着在香港认识的朋友一一投入香港反送中运动,她也思索着,如何以自己的力量与前线的香港朋友“同行”。“这真的是误打误撞!我想应该没有人一开始就给自己设立目标去做这件事。”

“南西妈妈”跨海为被囚的钟翰林送暖

陶贞颖一开始在台湾机场接来台的香港人,或是朋友请托帮忙照顾来台湾的年轻抗争者,陪着他们在异乡散心、聊天,陶贞颖慢慢成为这些人在台湾的寄托,英文名字叫“Nancy”陶贞颖被朋友戏称是港人的“南西妈妈”。

在接受纽约时报访问后,陶贞颖说她牵挂的是,第一个因《香港国安法》被抓捕的前“学生动源”召集人钟翰林。采访的当天她带来朋友孩子的恐龙玩偶说,别看钟翰林从14、5岁就带着一帮成员投入街头抗争很英勇。其实很小因父母离异、早早要自力更生的钟翰林,骨子里还是个小男孩,看到恐龙玩偶爱不释手。

“学生动源”召集人钟翰林(右图),于2020年7月因“涉嫌违反国安法”被捕。(学生动源及钟翰林社交网图片)

陶贞颖心疼当钟翰林被捕后的遭遇,远在台湾的她拜托香港的朋友到看守所去打听状况,陶贞颖坦承,钟翰林是“港独派”身份特殊,很多人抗拒与“港独派”有牵连,但是朋友应她请托而去非常吃惊。

陶贞颖:“那个朋友自己也是香港人,他觉得香港人太现实了,如果今天是周庭,整个警察局应该都被包围了。钟翰林连一个送饭的人都没有。不要说亲人,朋友在那时能躲得也都躲了。”

陶贞颖感慨,钟翰林不是没有机会离开香港,当钟翰林护照被没收后,因为有了之前“五人偷渡成功”的先例,陶贞颖曾经请香港朋友帮钟翰林在“12港人偷渡”中保留一个位子。

陶贞颖:“后来回过头来想,没上船也是对的,否则更惨(12港人偷渡遭中国海警拘捕)。而且说不定被判得更重。我很庆幸他没坐上,但是当时会觉得是一个希望。”

陶贞颖剖析钟翰林没走成的一个原因是喊价到15万港币的船票,光靠她一个人在台湾筹不到钱,钟翰林在香港没人脉、没资源,没什么人愿意捐助他。再者只有一个“船位”,钟翰林说,他不能放弃手足和女友,一个人走。

陶贞颖庆幸前学生动源召集人钟翰林没搭上“送中”偷渡船。(陶贞颖提供)

反送中之后,紧接着香港通过《国安法》,像钟翰林这样的香港求助来台个案越来越多,陶贞颖实在无法一心二用,在工作与援助香港,她必须做选择,最后她索性辞去工作。“因为我知道在抗争这条路上是很孤单的。我想跟这些有相同理念的人,不管台湾还是香港人并肩而行!”

革命不是浪漫 现实是残酷

陶贞颖上纽约时报不是第一次跃上媒体,2019年她遭到梁振英旗下的“香港解密”恶意公布地址、电话、甚至是护照号码,她没有因此打退堂鼓。但是一个人势单力薄做声援香港的工作真的非常辛苦,曾经也想过成立NGO组织,但是她不想被香港人质疑援助是为了名和利,于是打消念头。

陶贞颖:“有一段时间真的很无力,那段时间没有收入,非常多香港人需要帮助,钱坑越来越大,帮别人筹机票钱、在台湾的生活费、住宿费。其实真的负担很大,我原本是有存款的,现在是零、甚至是负数(笑)。”

当本台记者问她值得吗? 陶贞颖低着头重复了“值得吗…”想了几秒的时间告诉我,“我不会问我自己值不值得,我只会说我人生做的每一件事,我都不会后悔!”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胡力汉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