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8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新的人口普查数据有望呈现一个更加多元化的美国

滚动 国际 财经科技

人口普查局将于周四发布的新数据将描绘过去十年人口结构转变的范围。预计这些数字将显示,18 个州的数十个县(主要位于南部和西南部)现在的白人比例不到 50%,并且没有种族或族裔群体占多数。预计非西班牙裔白人人口将在有记录的人口普查中首次减少。人口普查数据将清楚地表明多样性加大带来的影响:美国几乎所有的人口增长都来自有色人种,长期被视为少数族裔的群体。但是当没有多数时,这个标签就会越来越过时。

67 岁的 Estrus Tucker 在德克萨斯州沃思堡的科莫社区拍照。人口普查局将发布有关美国人口变化的新数据。 定于 8 月 12 日(星期四)公布的数字将显示,18 个州的数十个县不再有多数族裔群体。 (美联社照片)

大约 120 年前,非裔美国家庭佣工在德克萨斯州沃思堡的科莫社区定居,在那里他们举行了七月四日游行,光顾霍恩街的商店,并在这个看似大城市中的小镇上生活了几代人。

但许多年轻家庭在上世纪末开始搬迁,留下准备翻新的小框架房屋。沃思堡的经济繁荣使这成为可能。来自墨西哥和中美洲从事建筑、制造和服务工作的西班牙裔搬进来,翻新房屋并帮助振兴该地区。

新来的人不仅改变了科莫社区,还改变了塔兰特县周围的环境,塔兰特县是美国越来越多的白人居民不再占多数的地方之一。没有种族或族裔群体占人口多数。

人口普查局将于周四发布的新数据将描绘过去十年人口结构转变的范围。预计这些数字将显示,18 个州的数十个县(主要位于南部和西南部)现在的白人比例不到 50%,并且没有种族或族裔群体占多数。预计非西班牙裔白人人口将在有记录的人口普查中首次减少。

人口普查数据将清楚地表明多样性加大带来的影响:美国几乎所有的人口增长都来自有色人种,长期被视为少数族裔的群体。但是当没有多数时,这个标签就会越来越过时。

多元化顾问埃斯特鲁斯·塔克 (Estrus Tucker)是在沃思堡住了一辈子的黑人。他说,美国如何处理其日益扩大的多样性,无论是新障碍的产生还是旧障碍的消除,“都是一个热门话题,而且因为我们怎样定义美国的平等,使它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都会是个热门话题。”

4月公布的第一批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美国人口增长放缓至大萧条以来从未有过的水平。周四公布的数字将提供有关白人、亚裔、黑人和西班牙裔社区增长的确切信息。

由于 COVID-19 大流行造成的延误,本周发布的数据晚了四个多月。

过去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美国人口增长是由移民驱动的。但现在它只是多样因素之一。在过去十年中,来自海外的新移民放缓,而在大流行期间几乎消失了。相反,出生率正在推动这一变化:本世纪西班牙裔和亚裔女性的生育率有所增加,而白人女性的生育率有所下降。

据估算,新数字可能显示不到一半18岁以下的美国居民是白人,而65岁以上的居民中有四分之三以上是白人。

南加州大学社会学教授曼努埃尔·帕斯特(Manuel Pastor)说,这些变化带来的连锁反应可能很复杂。帕斯特说,他认为老龄化的白人对族裔变化的焦虑助长了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崛起。

帕斯特说:“你有一个老龄化的白人选民,他们似乎不愿意对推动人们取得成功的年轻人进行投资——学校、基础设施。” 他说:“有一部分人——包括我自己——对韩国炸玉米饼卡车的出现感到高兴……但是,另一方面,有些人感到非常混乱,丧失了个人认同感。”

对某些人来说,不断增加的有色人种意味着新的政治赋权。塔兰特县曾经是美国最倾向于共和党的大城市县之一,但最近的选举表明,不断变化的人口结构正在将其转向民主党。去年,乔拜登总统成为近半个世纪以来第一位赢得该县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在今年早些时候选出了一位共和党市长的同时,一群年轻、多元化的民主党人席卷了沃思堡市议会。

帕梅拉·杨说:“我们终于有了代表我们的人——我们自己。”她是黑人,是基层社区组织联合沃斯堡(United Fort Worth)的首席刑事司法组织者。“它给了我很多希望和快乐。”

本周公布的数据将用于重新划分国会和立法区,在一个日益多元化的国家引发一轮党派间的代表权争斗。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尤为如此,这两个共和党领导的州获得了新的国会席位,而推动增长的是有民主党倾向的城市地区。

一些研究者认为人口普查表所定义的白人人口下降并不令人信服。大量西语裔认同自己是白人,并且越来越多的人具有混合种族和民族背景。普林斯顿社会学家玛尔塔·蒂恩达(Marta Tienda)说,这表明“社会建构的界限正在变得模糊”。

蒂恩达说“:这是一个积极的发展,所以关于白人人口下降的说法是统计上的无稽之谈。”

为此,人口普查局今年决定在衡量多样性时不再使用“多数”和“少数”这两个词,称这些词限制了其“说明美国复杂的种族和民族多样性的能力。”相反,该机构正在使用几种新措施,通过索引、地图和分数来显示社区的多样性。

在过去十年中,一些发展最快的城市所在的县推动了没有多数族裔的县的增长——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北卡罗来纳州的夏洛特、佛罗里达州的坦帕市,以及沃思堡。而威斯康星州的密尔沃基县和华盛顿郊区弗吉尼亚州的费尔法克斯县等地也是多元化显著的地区。

此外,更多的乡村县可见人口流失的趋势,如俄克拉荷马州的德克萨斯县。

该州狭长地带的偏远县曾经有一家牛肉包装厂,雇用的绝大多数是白人。但那家工厂关闭了,就业机会转移到猪肉加工厂,带来了拉丁裔工人,以及越来越多来自非洲和全球其他地区的工人。

虽然白人人口减少,其最大城镇盖蒙主要街道上的商店关门大吉,但拉丁裔占多数的地区却蓬勃发展。现在该县有 47% 的拉丁裔、5%的黑人和43%的白人。当地学校里讲着几十种语言。其20,000名居民中有三分之一未满18岁。

学区正在寻求批准一项7000万美元的债券用以资助新建筑,支持者知道他们在这个保守的县面临一场苦战,那里年长的白人居民仍居主导地位,他们已经拒绝了之前几项债券措施。

盖蒙学区联邦项目主任朱莉·伊登伯勒 (Julie Edenborough) 说:“真的有人跟我说‘我不会让这个债券通过,因为这些人不值得我的纳税钱。’”

但是,作为态度转变的一个可能的迹象,一项2,000万美元的债券在2016年得以勉强通过。几位老居民对新来的人表示赞赏。商业团体Main Street Guymon的主管梅林·约翰逊 (Melyn Johnson) :“没有他们,我们就会分崩离析。” 她说:“要维持这一切,必须得有人。”

在沃思堡,紧密结合的科莫社区焕发出新的活力和乐观情绪,这不仅来自于新西班牙裔居民的涌入,还因为该市最近承诺斥资320万美元用于改善街道、人行道和路灯。

塔克说:“你会看到本县许多地方呈现的多样化。”他说:“你会看到我们民选官员的多样性变化,或许还不够,但已经发生了。”

(本文依据了美联社的报道)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