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8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日本纪念原子弹爆炸76周年 和平使命超越憎恨

滚动 国际

日本长崎于8月9日举行原子弹爆炸76周年纪念仪式,首相菅义伟明确表示,永久和平与无核武世界是日本的任务,但未直接提及禁核条约。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一些专家,请他们分析原子弹爆炸事件的对日本的影响,以及日本是否应加入禁核条约。

资料照:日本长崎民众在和平公园里和平祈愿像前纪念原子弹爆炸75周年。(2021年8月9日)

日本长崎于8月9日举行原子弹爆炸76周年纪念仪式,首相菅义伟明确表示,永久和平与无核武世界是日本的任务,但未直接提及禁核条约。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一些专家,请他们分析原子弹爆炸事件的对日本的影响,以及日本是否应加入禁核条约。

76年后仍然“硝烟弥漫”

1945年8月美国在广岛与长崎分别投下一颗原子弹,日本在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

2020年8月5日,美国洛杉矶时报刊出历史学家谢尔文(Martin J. Sherwin)、艾尔柏罗维茨(Gar Alperovitz)专栏,指出根据美国和日本的历史证据,即使没有使用原子弹,日本也会在1945年8月投降,而且当时美国总统杜鲁门和他的幕僚都知道这一点。

日本长崎大学核武废绝研究中心副主任铃木达治郎 (照片提供: 铃木达治郎 )

长崎大学核武废绝研究中心( RECNA )副主任铃木达治郎(Tatsujiro Suzuki)教授对美国之音表示:“日本社会普遍存在一种想法,认为以投下原子弹来结束战争的方法是不必要的,这样不人道的手段不该被原谅。人类永远不应该再使用原子弹。受害的两个城市一直对世界发出强烈的讯息,长崎原子弹爆炸资料馆内的展板上刻着‘但愿长崎是最后一个原子弹爆炸地’,广岛纪念公园的慰灵碑上刻有‘永远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这样惨痛的事件永远不会被日本人遗忘的。”

东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铃木一人(Kazuto Suzuki )也同意这个说法,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投下原子弹是近代史上最大的悲剧之一,不仅有许多人在一瞬间失去生命,而且许多人的健康在被辐射侵蚀后痛苦的生活着,即使战后城市重建,对于那一场瞬间生活毁灭的恐怖仍然记忆犹新。东京、大阪等大城市都曾遭受空袭,然而这些城市在战后重建中拥有新风貌,人们逐渐拥有新的生活。在广岛与长崎,原子弹的受害者无法重生,他们的身体与心灵都继续受到战争的重大影响。虽然被放射性污染的广岛和长崎两个城市也在战后重建,但是对于原子弹的恐怖记忆无法改写。原子弹投下事件对日本人来说,是二战后还继续进行中的战争。”

广岛88名原告6年前提起自訴,理由是原子弹爆炸降下的“黑雨”导致其健康受到损害,要求政府認定為受害者,2020年7月广岛地方法院判决他们胜诉,但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在8月对判决结果联名上诉。

日本放送协会(NHK)报导,广岛高等法院于今年7月14日二审判决“黑雨”诉讼的原告民众胜诉,政府应认定原告为原子弹爆炸受害者(被爆者)。

拒绝赋予政府军权以避免战争

至1945年底,原子弹造成广岛14万人死亡,长崎7.4万人死亡。在这之后,核辐射另外造成数以千计的人死于其他疾病。。

日本东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铃木一人 (照片提供: 铃木一人 )

铃木一人认为,普遍来说,日本人对当年投下原子弹的美国并不抱持憎恨感,而是对于日本的军国主义感到警惕。他指出,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为了避免成为他国的殖民地,开始富国强兵。当时的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现代化成功的国家,同时在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之后军队越来越强大,1931年满洲事变导致军队得以控制政治,日本成为了以军力解决问题的国家,参加二战、与美国开战。 他说:“日本的教科书中记述了二战时日本军队的行为,一般日本人大都认为问题起源于日本军队与日本的决策者,而不是别的国家。战后大家逐渐知道,当时的军队明知国力不足以致胜,却完全没有客观精神,而是以一种“敢打就会赢”的精神理论,打了一场非理性的战争。日本在技术上落后,造成许多人丧命战场,也使得冲绳和本州岛遭到袭击,最终导致美国投下原子弹。所以日本人大都觉得遭致原子弹攻击,是日本现代化的背后军队权力过度发展的结果,那是日本军方给了美国投下原子弹的理由。与其说是日本人将憎恨转化为和平祈愿,不如说是憎恨日本军队,因为他们才是造成战争的真正罪魁祸首。”

铃木一人表示,日本将这样的憎恨写入宪法,规定不再赋予政府军权,避免再让军队有任何造成战争的机会。

他说:“修宪案在参众两院都必须获得三分之二的支持通过,而希望修宪的前首相安倍晋三在位时期,联合执政的自民党与公明党相加起来,在参众两院的席位都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二,但还是没有通过宪改。日本民众对修宪意见分歧,多项调查显示,尽管在北韩不断挑衅与中国崛起的威胁下,大多数民众仍希望维持宪法第九条的和平理念,成为‘军无权=不战’的固定观念。中央政府顾忌民意,不敢真的大肆推动宪改。”

日本战后在美国的占领下重新制定了新的“日本国宪法”,其中第九条规定:“永远放弃以国家主权发动的战争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不保持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此宪法也被称为“和平宪法”,重新组成的“自卫队”只能自我防卫。

专家:对美国的爱恨交织

日本大学国际关系学部教授松本佐保 (照片提供: 松本佐保 )

日本大学国际关系学部教授松本佐保(Saho Matsumoto)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确实日本社会给人一种以祈愿和平取代憎恨的印象,但是也有另一批人认为只有日本受害是极其不公平的。他们不完全认同美国在战后日本所提倡的理念,对于美国有爱恨交织的复杂情结。

她说:“这些人多半属于右翼的国家主义者,除了经历过战争的年长者之外,最近还出现了一些年轻人,粗略估计大约占总人口的20%以上。他们觉得日本人不应该在被投下原子弹后还要接受美国的种种指挥,在国际关系上凡事都要看美国的脸色,他们非常不满于日本对于美国在日本的作为抱持沉默的态度。”

另一方面,松本佐保指出,近年来面对北朝鲜与中国的威胁,日美同盟就愈发重要,日本对于美国在安保上的依赖性也更强,让这一群对美国相对不满的日本民众产生矛盾的复杂情绪,这种状况也显示在对于核武的意见上。

长崎大学核武废绝研究中心副主任铃木达治郎说:“我认为原子弹爆炸幸存者和死者家属的憎恨与愤怒可能没有消失,但他们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不愿意让其他人遭受这样的悲惨经历了,所以更致力于呼吁和平。我想这或许是日本文化中很难向外国人完全解释清楚的特点,是一种重视‘和谐’与‘调和’的文化特性。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许多日本人认为身为唯一遭受原子弹攻击的国家,日本有义务在国际间推动废止核武。”

尚未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

本月6日与9日,日本分别在广岛与长崎举行国际禁止核武条约生效以来的首次纪念原爆仪式。首相菅义伟在致词稿中提及永久和平与无核武世界是日本的任务,却未对广岛与长崎市长呼吁尽快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的发言作出响应。 对于,日本至今尚未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长崎大学核武废绝研究中心副主任铃木达治郎说:“中央政府对外的解释,认为日本和许多国家一样都以消除核武器的目标,只是推动的方法不同。因为日本没有与核武器国家的合作,就无法实现禁止核武。在当前严峻的国际安全环境下,日本其实没有不依赖核威慑的选择。然而广岛市长和长崎市长呼吁加入禁核条约,希望以此实现原子弹爆炸幸存者的愿望和想法,并作为幸存者的唯一责任,认为日本应该开始认真考虑签署和批准禁核条约,这个立场很合理。 我认为,未来有必要考虑建立一个不依赖核威慑的安全框架。”

日本大学国际关系学部教授松本佐保说:“日本不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因为日本处于美国核威慑的保护伞之下。对于靠近朝鲜和中国等核大国并成为大国的日本来说,作为一种现实的安全政策在某种程度上是必要的。但是,从遭受原子弹袭击的广岛和长崎的角度来看,依靠美国的核威慑保护伞之下本身就有卷入核战的风险。其实冷战时期各国曾经签署《核武禁扩条约》,但是没有签署该条约的印度、巴基斯坦和朝鲜就开始发展核武,其中朝鲜构成了对日本的威胁。所以,我认为在理想上日本最终应该加入禁核条约,但鉴于目前亚太的政治局势,困难度太高了。”

松本佐保提出部分日本人甚至希望日本持有核武。

她说:“大约有10%左右的日本人支持日本发展核武。他们觉得一方面日本受到美国在核威慑上的保护,另一方面当年向日本投下原子弹的也是美国,这样实在很讽刺。这些人认为,中国与朝鲜发展核武对对日本构成威胁,日本应该要拥有核武自卫,不要一直依靠美国。确实大多数日本人都希望世界能禁止使用核武,维持世界永久和平,并以此为己任,但也有少部分的人抱持相反意见,而且声音比较大。”

东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铃木一人同意这个说法,他说:“即使全世界都加入禁核条约,只要中国和朝鲜违反条约秘密发展核武,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核武造成的威胁还是没有被排除,而那时美国若是没有核武就无法威慑对手了。再者,即使真的进入一个完全没有核武的世界,依然有人记得如何制造核武,要完全避免使用核武是相当困难的。因此,我认为还是维持现有的核威慑机制比较好,起码两害相权取其轻吧。”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