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3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林锡星:“双头政治”令缅甸乱成一锅粥

滚动 大众观点

引进外部势力干预,只会越来越乱,遭殃的是老百姓。

这次政变对缅甸军方(Tamadaw)没什么好处,不符合军方Tamadaw的整体利益。在现行2008年宪法的框架下,军方的特权已经相当多,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发动政变,万一政变失败,现行特权可能会丧失殆尽。

毫无疑问,这次政变是缘于敏昂萊(Min Aung Hlaing)的个人私欲。这也是这次政变与以往历次政变不同之处,也比以往历次政变更缺乏根基。

敏昂莱(Min Aung Hlaing)早在去年6月23日访问俄罗斯在接受Arguments and Facts记者采访时说,他要当比现在更高的职位。他告诉记者说:“将根据2020年选举结果和人民的愿望决定自己要继续干什么。” 他接着说:“我要根据人民的愿望继续干”。

前昔卜镇区人民议会议员U Ye Htut发表评论说:“凭军方在议会占有25%的议席,只要敏昂莱(Min Aung Hlaing)有意愿,随便就可以当个副总统,但他似乎梦寐以求更高的总统宝座。”他接着说:“他肯定是在盼着更高的总统职位。”

政变之前,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K·修古(Sergey K.SHOIGU)访问了缅甸,据Tamadaw称,武装部队总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与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K·修古(Sergey K.SHOIGU)1月22日上午在内比都的Zeyar Thiri会见。

据缅甸媒体Thithtoolwin 2021年2月28日透露,在军方接管政权之前,军方与全国民主联盟(NLD)有过两次接触。全国民主联盟(NLD)一些参加过接触的成员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军方第一次是要求将总司令任期再延长5年,第二次是要求让总司令当总统。但都被昂山素季断然拒绝了。

总司令任期延长是有先例的。政治分析家前新闻部长Ye Htut解释说,每个任期都有两个法令可以遵循。他说:“第一个是由国防委员会批准的法令规定,军事首脑有权任职到65岁。” 但是,1974年国防委员会发出另一道命令,该命令还规定,如有需要,可以每年续签兵役。因此,前任已退休的丹瑞Than Shwe大将每年都按照该委员会的命令,将任期延长到最后一刻。”

但今非昔比,过去军方是强势,如今全国民主联盟(NLD)变强了。昂山素季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在大选中大获全胜,几乎可以修宪,然后登上梦寐以求的总统宝座了。

政治是一门妥协的艺术,昂山素季本来可以做一些适当的妥协,守护“求穩”这个唯一共识。但她急于求成,因为岁月不等人,老奶奶已经76岁了,过了这个村就沒有这个店。

2月1日,政变终于发生了。尽管双方对峙已一个多月,但双方的敌意越来越浓,谁也毫无妥协的意思。

据英国《金融时报》2月27日报道,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领导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计划组建一个“临时政府”,与该国的军政府抗衡。目前,他们正在寻求美国、英国和联合国对这一新机构的正式承认。

2月26日上午9时,缅甸军方接管政权后改组的选举委员会举行了首次政党协调会,共有巩发党、克伦人民党、土瓦民族党、新民族民主党、傈僳民族发展进步党等53个政党的60多名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在参加2020年大选的91个政党中,有超过半数政党参加此次会议。选举委员会负责人吴登梭(U Thein Soe)宣布,缅甸2020年大选选举结果已经作废,国家主要权力机构已由国家管理委员会掌管。

警察局长佐吞昂(Zaw Tun Aung)代表警察局长于2月22日签署了一项命令,宣布根据缅甸联邦宪法第419条解散国家资政部。

据Thithtoolwin 3月4日报道,联合国缅甸特使克里斯蒂娜•斯利那加•贝尔吉纳(Christine Srinagar-Bergina)在3月3日与武装部队副总司令索温(Soe Win)的通话中警告说,军方可能会因权力转移而面临严厉制裁和孤立。特使告诉记者,当他警告该政变可能将该国被排除在外时,索温(Soe Win)的回应是他已经学会与剩下的少数盟友呆在一起。他说:“我们已经习惯了制裁。”

2月28日,网络上出现了“前国家领导人们的呼吁声明” 这么一个帖子,主要内容是前国家领导人退休大将丹瑞(Than Shwe)、前国家总统退休中将吴登盛U Thein Sein和前联邦议院院长杜那瑞曼(Thura Shwe Mann ,原军方第3号人物)3人呼吁目前争执的双方能集拢到元老面前进行协商,和平解决问题。该帖子是真是假虽没有得到证实,但反映了人们的愿望。

缅甸当前的危机是利益分霑不均酿成的,按道理,缅甸各方应该通过对话与协商妥善处理,昂山素季与军方达成妥协,无非是军方多让一点,或者是昂山素季政府多让一点,事情就会过去。

引进外部势力干预,只会越来越乱,遭殃的是老百姓。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