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3月 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李智一:缅甸示威是否会如八九民运般惨烈?

滚动 大众观点

历史就像一个轮回,与缅甸民众一同驶向前方。

2月1日,缅甸议会选举中当选的官员即将宣誓就任的前夕,军政府以选举结果存在舞弊为由,软禁领导人昂山素季及大量政府高层人员,同时展开军事政变。随后,缅甸的反军政府示威运动便如火如荼的展开。到目前为止,军政府对于示威民众的镇压愈加血腥,3月3日的镇压导致单日38人死亡,其中甚至包含4名儿童,令人愤怒!

历史就像一个轮回,与缅甸民众一同驶向前方。

无论是政权交替、民众反抗,还是军队血腥镇压,缅甸的这场军事政变表面都与中国1989年的民运有着相似之处。

此次缅甸的民主示威是否能够成功?又或是会如八九民运那般惨烈收场?

权力之争

缅甸此次示威抗议实质上是民主政权和独裁政权的争夺。早先一直由军政府统治的独裁主义在经过多次变革后,已有民主制度的涌现和渗透,2015年的缅甸议会选举由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赢取60%的议席,虽因其他原因无法担任总统职位,但成为国务资政的昂山素季相当于总理,掌握政府实权,去年的选举全国民主联盟依旧获胜,昂山素季所代表的民主已经逐步深入人心,军政府所代表的独裁政权不甘心如此形势,便有了如今的权力争夺。

中国的八九民运始于纪念曾担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的胡耀邦,胡耀邦是当时中国体制中的改革派(右派),倡导实施政治自由化,让民众发声,与之相对的,是保守派(左派),认为改革政策实施过多,需要重新加强控制确保社会稳定。在胡耀邦去世后,中共逐渐偏向左派,中国的知识分子开始呼吁政府重新审视政治改革的可行性,陆续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悼念胡耀邦,发表演说。这一行为却被以干扰人民大会堂运作为由遭到制止,大多数知识分子随即开始游行、要求与政府对话,最终演变为政府的暴力驱逐。

两者不同的是,缅甸民众可以追逐和选择的是不同的政党,而中国当时的知识分子则是对于唯一政党下的不同政治方向进行呼吁,但政党无法更替。故本质上两者还是有区别的,前者是政治形态的改变,后者仅是政治方向的调整,可以说缅甸已具有民主政治的雏形与渴望,而中国仍旧在极权制度中挣扎。

两场运动主要针对的对象也有所不同,八九民运始终针对的是政权,政治方向向左还是向右,是政治派别间的博弈,最终左派胜出,驱使军队镇压抗议;缅甸示威针对的则是军政权,军权想要控制政权,压制目前民众的不满,没有八九民运前期的政治派系互争,直接步入军队介入阶段。

缅甸示威与八九民运可以说都是政治风波,也都是民众对民主政治的追求与向往。两次民运虽在权力对象方面有所差异,但均是独裁政权想要掌控话语权,若缅甸军政府持续暴力镇压,有可能达到其掌控政权的目的,但由此会造成更多的抗议者长眠于这场运动中,目前民众的愤怒不满已然升级,有更多的示威者开始与警方对峙甚至爆发冲突。

捍卫权利

缅甸示威活动最高有近十万人走上仰光的街头,此外在各个城市中频繁出现大大小小的抗议,数万人、数千人的活动络绎不绝,可以说这是一场全民示威,不论工作,不论性别,不论文化程度。

八九民运可以说是一场知识分子举起的大旗,先是北京各大高校的老师与学生进行小规模的“民主沙龙”社团,到高校统一开展学生运动,举办示威活动,要求当局进行体制改革,即使后来有越来越多的市民参与,但是这场民运始终是知识分子在主导,想与政府对话。

无论是缅甸示威还是八九民运,示威抗议的参与者都在一定程度上让政府有所妥协,如缅甸军政府表示,会重新进行选举,中国政府当时也作出了与民运代表谈话的退让。但是这种“妥协”过于表面工夫,敷衍意图很高。当时的中国政府最终以镇压结束这场运动,让军队介入导致无数人身亡,而缅甸军政府即使重新举办选举,其选票的真实性也被民众所怀疑,因为缅甸此次政变开始的理由,便是去年的大选存在舞弊,民众认可的领袖被质疑大选舞弊,说明军政府对这一领袖并不满意,重新选举的结果极大可能并不能如民众所愿,抗议与示威依旧会是重新选举后的主旋律,届时的军政府就不会再次退让了。

抗议参与人员的基调不同,是否会导致这场示威得到民众想要的结果?

八九民运基于知识分子,对于他们的感情,当时的中国当局应该是喜厌参半,喜的是文化的延续,厌的是政权不稳的威胁。但是这基于中国十几亿的人口来说,这些呼吁体制改革的积极人士毕竟在少数,更多的是麻木不知民主为何的农民和大部分的工人,武器介入后,无人能够反抗。而此前说过,缅甸是全民参与抗议,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若民众追求民主的意愿不会退缩,当一个时代的民众觉醒之时,即使军政府手中有武器震慑,也不能阻挡民众对于民主的向往。

民主思潮不再退却

到目前为止,国际上的诸多民主国家已纷纷对缅甸军政府的行为发出抗议,美国、英国、欧盟警告缅甸军方并实施制裁;八九民运后,国际对中国的做法评价不一,多数国家对中国实行经济制裁,甚至武器禁运,但是多数社会主义国家则表态支持,因此中国的经济并未陷入绝对的被制裁状态。

对于缅甸军政府,国际中的民主国家秉持谴责、制裁的态度,但是相较于国内抗议示威的民众来说,实际帮助作用较小,不足以戳到缅甸军方的痛处令其有所收敛。因为虽然民主国家对其制裁,也还有很多国家并未发表谴责,东盟成员国至今未达成一致的谴责态度,中国外交部仅是表示推动缅甸局势降温是当务之急,并未谴责其军队的血腥镇压举动。因此,即使国际有中谴责之声,缅甸军政府依旧有发展空间。

缅甸此次的民主示威或会以惨烈收场,一方面是已经显现强烈掌权意愿的军政府,目前已有近百名示威者遭枪击死亡、数百甚至上千人受伤,军政府却不为所动,依旧坚定地进行对昂山素季的指控和对示威者的镇压。另一方面是毫无畏惧坚定民主追求的民众,即使身亡也要支持民主政权。双方均显示出毫无退让之态,若持续这种态势,武器的杀伤力是会让一部分民众感到惧怕的,此次缅甸示威或会如中国八九民运那般惨烈收场。

当然这不是绝对的,若民众意念坚定,军方内部出现犹豫或者矛盾,向民众妥协,但这种可能性较小,因为一旦出现妥协,缅甸的军政府权力将会向民主制度的大幅度转变,军政府的话语权在未来会逐渐缩小甚至消失,这是军政府所不愿意看到的;除此之外,昂山素季作为民主制度的引领者,她的态度也会直接影响到抗议者的情绪,若她选择以不会再造成更大牺牲的方式暂时退让,以期更加长久平稳的让缅甸的制度社会向民主过度,民众与军方激烈的对抗或许会变得缓和。

虽然缅甸的示威很大可能会以民众的惨烈牺牲告终,军政府代表的独裁政权掌握话语权,但不代表民众没有胜利。民主思想虽然会蛰伏,民主思潮却不再会退却,此次的示威已经全面地向世界展示了缅甸民众对于民主自由的崇尚,民主政权终将成为缅甸永远的基石。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