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8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公民记者周维林被判囚 为声援维权人士者再敲警钟

推荐 不平则鸣

近日,中国大陆公民记者周维林案宣判,周维林被安徽法院判囚三年六个月。据其律师梁小军透露,官方对他判罪的说法是,除了发表文章之外,更为关键的是获取了境外资金,“他在推特上发消息,也为’维权网‘写报道,跟他们当地访民有关的事情。判决称他以投稿等方式多次在境外社交平台及网站上,利用社会热点事情,编造虚假信息,在境外资金的帮助下,发表不实言论,诋毁国家司法制度,损害国家形象,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构成寻衅滋事”。

近日,中国大陆公民记者周维林案宣判,周维林被安徽法院判囚三年六个月。据其律师梁小军透露,官方对他判罪的说法是,除了发表文章之外,更为关键的是获取了境外资金,“他在推特上发消息,也为’维权网‘写报道,跟他们当地访民有关的事情。判决称他以投稿等方式多次在境外社交平台及网站上,利用社会热点事情,编造虚假信息,在境外资金的帮助下,发表不实言论,诋毁国家司法制度,损害国家形象,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构成寻衅滋事”。

对此,维权网回应称,这实质上是官方在严酷压制一位替劳工伤残群体争取权益的敢言者,“周维林并非不懂得怎样明哲保身,只是因为对社会公平正义的追求和对普世价值的坚定信仰而越挫越勇”。据悉,周维林本身就是一名工伤受害者,因维权之路饱受迫害,包括毒打、违法拘留、秘密逮捕等,但他仍然选择勇敢的站出来,为自己也为其余的弱势群体发声!

被迫维权周维林

1986年12月18日,周维林因公受伤,成为丧失劳动能力的伤残人员,但其原所在单位却一直拒绝给他办理伤残认定和退休等手续,导致周维林被迫走上维权之路,期间亦长期为其他异议人士发声,并成为“维权网”的信息员,但也因此遭到当局的强烈不满和打压。尤其是2011年—2013年,周维林因坚持实名报导安徽及全国各地多种公权力违法侵权事件,先后5次被合肥警方处以行政拘留,并且多次被警方抄家、传唤、威胁甚至殴打。

如2013年4月8日,中国各地爆发了维权人士发起的声援“安妮失学事件”的活动,周维林前往活动现场进行了实时报道,后合肥警方于同月16日强行将周维林带去警局,并宣布惩罚其行政拘留10日;2013年6月4日,周维林参加了合肥网友聚餐纪念64活动后遭到警方的报复性拘留后获释。

2013年7月4日,合肥警方再次因64纪念活动而以“涉嫌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罪传唤周维林并处罚其行政拘留10日;2013年9月6日,合肥警方第三次以参与声援安妮失学事件,维护安妮受教育权活动为由,将周维林与张林、李化平、姚诚等维权人士一同拘捕,并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将其刑事拘留;2014年2月,当地检察院以同罪名正式批捕周维林,随后安徽省合肥市地方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6个月。

2015年2月23日,周维林刑满获释,出狱后他依然坚持为劳工和残疾人维权,后于2020年3月12日再次被合肥市公安局瑶海分局城东派出所秘密带走并无理拘留8个月。2020年11月20日,相关案件在合肥开庭审理,但仍被推迟至半年后才终于宣判。

身残志坚为正义

在中国大陆,人权状况持续恶化,维权人士及异议人士的生存空间日渐缩小,从律师到学者,但凡不愿与当局同流合污者,几乎都将遭遇政府的打压。其中包括如周维林、程渊等坚持揭露弱势社群所受不公待遇境况的人士,更是不断被剥夺合法权益。当局对待此等正义人士可谓残忍至极,传唤、刑拘、秘密逮捕及审判已成家常便饭。

但在当局的非法恶意压迫之下,周维林等人并未因此而退却,三番五次的迫害行为,让他们更加坚定的坚持对弱势群体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尤其是周维林,有人描述他身残志坚、伸出援手,勇敢发声、只为正义,每当重获自由之后,他都愿意耗尽最后一丝力气为劳工和伤残工人维权替弱势群体发声,试图通过合法途径要求各级工会和有关部门解决退休工人和工伤残障工人的住房和其它权益问题。

他曾因不断帮助困难人士而荣获2015年的“曹顺利人权捍卫者奖”,却依然不能为当局所容。尤其是2020年11月的抓捕一事,所谓的司法机关连法律文书都未出示,其家人亦长时间无法获知案件进展。中国政府盛气凌人的在国际上指责其他国家,不顾打脸的在大陆宣布“依法治国”,实际却如此对待无辜无错的异议人士。

拒绝提供合法文书,剥夺家属及律师的会见权、知情权,将案件久拖不判或急审重判,连坐亲人朋友,秘密拘留秘密审判……一切见不得光的行为再配上万能的口袋罪“寻衅滋事”仿佛成了中共当局仅剩的手段。周维林一案历时近一年五个月,当局处心积虑将其罪名坐实,最终的“罪证”系:一是为维权机构提供信息,二是获取境外资金。然而信息是当事人允许的,资金是合法获取的,这甚至可以称为是一场根本没有原告的构陷!

打压公民记者的背后让人深思

同时,周维林的律师梁小军在受访时透露,维权网‘有很多信息员,但是周维林直接在自己的推特账号上说自己是境外网站讯息员周维林,“他自己也写明了,获取境外资金的事情他也说得很清楚,也查得很清楚。他认为这是言论自由,帮助维权,但是判决不这么认为,他之前也被抓过,给他设定的是累犯”。

“维权网”另一信息员、湖北省潜江市前人大代表姚立法也对此直言,周维林罪成对”维权网“敲响了警号,“政府对周维林的判决是否针对’维权网‘,这说不准。对‘维权网’的讯息员构成压力则是肯定的。揭露社会的黑暗,揭露社会的丑恶,特别是揭露通讯员所在地的问题, 当地很多官员都是恼火的”。

另有知情人士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受访时告诉记者,当局对周维林的审讯并不是公开的,“当时开庭他都没到法院,留在看守所,利用视频进行了庭审,没有任何人旁听,不允许任何人进入,重重严防,从法院外到法院内,一层一层全部都封锁了,我相信周维林会上诉,我们坚决认为他是无罪的!”

目前周维林的遭遇受到各界关注,有媒体直言中共当局此举再次给公民记者敲醒警钟,尤其是“维权网”,因持续为弱势群体发声、为被噤声人士提供援助而一度成为中共当局黑名单重磅成员。同时有网友呼吁保护公民记者,无国界记者亦向当局喊话称,请将新闻自由的权利归还给公民记者,请释放无罪人士周维林!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