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1月 26, 2020
Tuktuk,极速新闻!
张杰

张杰:为什么李克强总理要求官员讲真话?

滚动 大众观点

中国从古至今都有文字狱,一句真话会招来杀身之祸。

讲真话难吗?说不难也难。讲真话是人的本能,一是一、二是二,很简单,小孩童年无忌不会讲假话。但讲真话也很难,难在真话没有家话好听,常常祸从口出,甚至因言获罪。中国从古至今都有文字狱,一句真话会招来杀身之祸。有学者说,在正常国家,讲真话是社会的常态,正常社会讲真话比较容易,既不需要勇气,也不需要牺牲。而讲假话则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你骗人需要承担后果,搞不好要身败名裂。而中国正好相反,讲假话很容易,张口就来,天天讲月月讲,脸不红心不跳,而讲真话需要极大勇气,甚至要冒丢饭碗、坐牢的风险。

    11月20日,李克强总理召集各省负责人召开全国经济形势视频座谈会。一开场,他先问了地方政府负责人三个问题:第一,本地区今年以来经济运行总体情况如何?第二,如何考虑本地区下一步经济工作?第三,对国家宏观政策有什么具体建议?希望与会者就以上3个问题“畅所欲言”,讲真话。有了总理这句话,地方官员胆子大了起来,说了一些真话。

    李克强听完发言感觉很满意。他说:“这将为我们研究考虑做好下一步经济工作提供重要依据。你们讲真话,我们才能出实策。”我们不知道地方政府官员究竟讲了什么真话,但官媒称,他们普遍反映,国家今年宏观政策和帮助企业纾困措施发挥了关键作用,各地经济和就业等主要指标都回稳向好。看来,李克强也未必听到了真话。在当前的政治氛围下,官员怕违反政治规矩,不敢说真话。李克强知道官员讲的不是真话吗?当然。要知道李大人也是从官场江湖中混过来的。

    据维基揭秘,李克强在担任辽宁省委书记时,有一次与美国大使共进晚餐。他说,中国的GDP数字是“人为制造”的,因此不可靠。李克强告诉美国外交官,在评估辽宁经济时,他侧重于看三个指标:电力消耗,铁路运输量和银行贷款发放数量。他认为这三项指标不容易造假。下面,我就中国人不敢讲真话问题,谈谈自己的意见。

    第一,中国人害怕因言获罪

    在中国,大多数人都不得不说假话和违心的话。当权者用假话空话套话愚弄民众,民众用假话空话套话以自保。武汉新冠病毒被发现后,李文亮医生在微信朋友圈中发文预警,结果他和八名医生都被警察训诫。他们的真话被视为造谣惑众。张展、陈秋实、方斌等公民记者深入武汉报道疫情讲真话,结果张展被起诉,陈秋实、方斌被禁言消声。在前不久的上海外滩经济论坛上,已退休的马云在演讲中就批评中国监管当局“重监管轻发展”,结果代价惨重。蚂蚁集团上市被当即叫停,马云等高管被约谈。

    5月28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后,李克强举行了中外记者会。在谈到民生问题时,李克强说:“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就这么短短几句话居然刷屏网络,很多网友称李克强是位勇敢的总理。

    因为新时代以来,浮夸风甚嚣尘上,不惜夸大成就,粉饰太平。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假,但人均GDP远落后于韩国和台湾。胡鞍钢等御用文人竟吹嘘成超过美国,世界第一。“厉害了我的国”宣传片更是把粉红们忽悠得趾高气扬,似乎世界靠中国养活。中国外交从韬光养晦变成了咄咄逼人,不可一世的战狼外交了。最近,有个自称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的旅美学者在大陆演讲竟然称中国7年后将超越美国。不是美国打压中国,而是中国已经把美国逼得活不下去了。何其荒唐,以至于重阳研究院都不不得与他切割。

    李克强曾到山东烟台、青岛大力提倡“地摊经济”。顿时,老百姓欢呼,各地出现了“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河南许昌、吉林长春、辽宁大连、湖南怀化、浙江杭州、江苏南京、四川成都和彭州、上海市等地方政府争相推出各项扶植地摊经济的政策。这地摊经济一下将中国从厉害国打回原形。李克强的“地摊经济”没火红几天,就不得不收了摊。

    第二,陷入塔西陀陷阱

    由于中国人不敢讲真话,于是假话、官话、套话盛行,社会面具化,人人都像戴着假面具生活。不敢讲真话的社会会出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对政府不信任,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塔西陀陷阱。

    “塔西佗陷阱”,来源于古罗马时代的历史学家塔西佗所著的《塔西佗历史》一书,塔西佗在评价一位罗马皇帝时说:“一旦皇帝成了人们憎恨的对象,他做的好事和坏事就同样会引起人们对他的厌恶。”之后被中国学者引申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指当政府部门或某一组织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中国人经过文革的洗礼,早已注射了讲假话的疫苗,对讲真话具有超强免疫力。中国人也有在假话中发现真实信息的生存能力,那就是对党刊、央视倒着看,反着听。人民日报、央视说要依法治国,老百姓就知道政府要耍流氓了;政府说现在经济持续稳定发展,老百姓就知道通货膨胀很严重了。中国历史上也有过讲真话的时期,虽不多,但的确有过。第一个讲真话时期,是春秋战国,诸子百家,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奠定了中华民族文化根基。第二个讲真话时期是清末民初,西学东渐,文化大师群星璀璨。第三个讲真话时期是中共建国初期,后毛泽东发动反右运动,结果55万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第四个讲真话时期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胡耀邦、赵紫阳时代。世界各种思潮、各种文明成果,在中国社会各阶层传播、碰撞、激荡、融合、创新。思想文化、科学艺术、民营经济、宗教领域,全面迎来复苏的春天。八九六四后,中共关上了讲真话的大门,但还是开着一些小门。当中国进入新时代以后,中国人就再次闭上嘴。

    第三,讲假话会危及国家安全

    思想的传播依赖言论的自由。言论自由是一种基本人权,它通常被认为是现代民主制下一个不可或缺的概念,在这个概念之下,言论不应受到政府的审查和管制。这一点在民主国家已是不言而喻的共识。

    在专制国家内对言论、思想的钳制是普遍的,没有例外。齐奥塞斯库连打字机都不放心让人随便拥有,害怕的就是自由思想的传播;金正恩治下的朝鲜,没有国际互联网,听收音机都要经过政审,担心的是人们知道真相;伊朗的毛拉们在遭遇群众抗议时,不是想办法与抗议者对话,解决实际问题,而是关闭互联网,恐惧的是被西方和平演变······

    讲真话是人的基本权利,只有讲真话,人才活得有自由,有尊严,有信任,有创意,有热情,有干劲。 讲真话也是善政的基础。假话的背后,是当权者的蛮横霸道和社会人性的扭曲和变态,它必然带来道德沦丧、礼崩乐坏和腐败盛行。当下中国面临更多危机与挑战,如果不给真话一个自由空间,那就势必昏聩,只听颂歌,不闻雷霆。免于恐惧的自由,是讲真话的制度条件。一个不敢讲真话的社会,永远不可能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如果没有一个讲真话的制度保障,任何改革都是瞎折腾。

    辛可先生说,靠谎言维系的政权类似建构在流沙上的大厦,看着挺唬人,但经不起折腾便会土崩瓦解。戈培尔宣扬“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但这些邪恶的真理总会被揭穿,那一天就是制造谎言者的祭日。因为夜再黑,总有天亮的时候;一个人睡得再深,总会醒来。特别是在相对开放的社会,谎言的保质期非常之低。即便如挤牙膏一般,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麻醉药不会永远有效。话说西周的周幽王,为让冷美人褒姒一笑,点燃了烽火台,戏弄诸侯。褒姒看了果然大笑。幽王很高兴,以后又多次点燃烽火。诸侯们不相信了,也就渐渐不来救援了。后来犬戎攻破镐京,杀死了周幽王,曾经强大的西周从此飞灰烟灭了。为了肚脐眼下那点破事,一次次愚弄天下人,结果就是自作虐不可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