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1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煽动对外媒敌意的同时,中国谎称外媒报道环境“开放、自由”

滚动 中国大陆

事实上,中国政府鼓励民众恐吓外国记者,将外媒签证武器化,并加强对外媒记者的监控。

资料照片:在中国河南省郑州市,人们站在摆满鲜花的郑州地铁5号线地铁站入口处,纪念在洪灾中失去生命的乘客。(2021年7月27日)

“BBC,恁在哪嘞?有网友私信称想陪你们一起拍摄!… 大家要帮这名网友完成心愿啊。”

这是共青团河南省委上个月在其官方微博账号上号召其160万多个粉丝追踪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白洛宾(Robin Brant)所在方位,并“第一时间”在评论区告知。白洛宾那时正在河南郑州报道该市“千年一遇”的暴雨洪灾。(据河南省官员8月3日公布的数据,该洪灾造成该省302人死亡,至少50人失踪。)

7月22日,白洛宾站在郑州市5号地铁线站外做现场报道。两天前,该地铁线其中一段隧道被倒灌的雨水淹没。在隧道内一辆被迫停运的列车内,有14名乘客被涌入车厢的大水淹死。

白洛宾在报道中提到“passengers left to die on the platform”,BBC中文网的字幕译文是“乘客们会被扔在站台上等死”。这句话在中国互联网上迅速扩散,被广泛视为“抹黑”和“妖魔化”中国。随后,针对白洛宾的谩骂和死亡威胁附带着他的照片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大批涌现,并都配上了“#BBC造谣”的话题标签。该标签下的大约3.8万条帖文达到了1.2亿次浏览量。

在“河南共青团”微博账号发出行动呼吁几天后,德国之声记者马蒂亚斯·比灵格(Mathias Boelinger)在外出拍摄时突然被一群郑州市民拦下并围住。“你干啥过来污蔑中国呀,”有人对他喊道。“就是他!扣下来,”试图离开现场的他被人拽住手臂不放。

他们以为抓到了BBC的白洛宾。

“对媒体的敌意无处不在。这件事的不同之处在于共产党的参与,”《华尔街日报》中国副社长李肇华(Josh Chin)发推称。他和该报另外两名同事因去年《华尔街日报》刊登一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文章被中国政府吊销记者证,限五天离境。而这三名记者与该报评论部负责管理的观点文章并没有关系。

尽管上述事件和其它针对外媒记者的类似事件频发,中国外交部依旧罔顾事实地错误宣称外媒体驻华记者们可以在中国自由报道。

“外国媒体驻华记者在中国的采访环境是开放、自由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7月2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彭博社记者时说,“外国驻华记者同中方主管部门的沟通渠道一直是畅通的。”

彭博社记者就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7月27日发表的声明向中国外交请求置评,该声明对外国记者在河南报道水灾时所受的骚扰表达担忧,并谴责河南共青团这类“中国共产党的附属机构”参与发起部分骚扰行为。

7月30日,美国国务院发声明对在华外媒记者报道河南水灾期间遭到“日益严厉的监视、骚扰和恐吓深表关切”。

即使是在河南洪灾之前,中国的新闻自由环境就已日益恶化。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的2020年度报告调查了150名该协会成员,这些受访者就职于来自30个国家和地区的新闻机构。题为《追踪、跟踪、驱逐:在大流行病中报道中国》的这份报告称,除了惯用的恐吓、骚扰和签证限制,中国还将新冠疫情作为限制外媒的新手段。今年3月发布的该报告总结称,中国2020年的媒体自由“严重恶化”、“迅速下滑”。

该报告所做调查显示,前往诸如新疆、西藏、内蒙古和香港等被中国政府视为“敏感地区”做报道的外国记者往往面临尤其严重的骚扰。

“所有18名试图在新疆做报道的受访者,八名试图在四川或甘肃等藏民聚居区做报道的受访者中的六名,19名试图在内蒙古做报道的受访者中的16名”都被限制或禁止报道。报告中说,这些外媒记者被明显跟踪,被要求或被迫从设备上删除照片及其他信息,采访被监视或中断,被拒绝入住酒店房间,收到签证相关的威胁,被拘留,或被传唤至外交部开会,等等。

签证也被用作施压工具。驻华外国记者的签证有效期通常是一年,可以续签。但根据这份报告,“至少有13名记者获得了有效期为六个月或更短的记者证,甚至只有一个月”。

部分外国记者因续签被拒而被驱逐出境。该报告称,2020年上半年至少有18名外国记者被迫离开中国,其中包括《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长期驻华的记者。

为外媒工作的中国公民也成为中国政府的骚扰目标。“当局强迫他们接受定期审讯,迫使他们辞职,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将他们长期拘留,”报告中说。

去年12月,中国政府以“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为由将就职于彭博社北京分社的中国公民范若伊(Haze Fan)拘留。范若伊被拘至今,仍然下落不明。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这份报告称,五分之四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曾因采访对象“需要事先获得允许才能与外国记者交谈,或者因为他们根本不被允许与外国记者交谈”而取消采访。

该报告指出,外国记者正受到越来越严密的人身或网络监控——近九成受访者表示,他们在微信上“肯定或可能受到监控”。其中一位受访者说:“政府官员向一位同事询问了我们还未发表的一篇报道。”

中国政府经常称外媒的新闻报道为“假新闻”,指责外媒对中国存在根本性的偏见,并将外媒视作西方国家打压中国之更大阴谋的一部分。

在7月2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赵立坚说:“你知道BBC被许多中国网民称作什么吗?叫‘造谣广播公司(Bad-mouthing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BBC长期以来抱守对华意识形态偏见,多次制播假新闻…对中国大肆攻击抹黑,严重偏离新闻职业准则。”

在第二天的例行记者会上,赵立坚在回应美国国务院对中国骚扰和恐吓外媒记者的谴责时称:“美方所为不过是借‘新闻自由’之名行对华打压之实。”

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兼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曾用类似的叙事话语攻击西方媒体对中国在新疆地区人权侵害的报道。“…包括一些媒体,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他们或是与反华势力相互勾结,毫无底线地无中生有、造谣抹黑…” 华春莹曾在今年3月的一次例行记者会上说。

这类叙事和认知也自上而下地渗入中国民众当中。

在一则上周被分享到推特上的视频中,两名郑州五号线地铁水灾幸存者正向一名讲中文的记者描述自己的逃生经历,表情和语气中仍带着惊恐和痛苦,甚至一时哽咽。突然间,一个男性的声音打断了采访:“你们是哪儿的记者?不是外媒吧?有没有外媒啊?”两名幸存者立刻停止了讲话。几秒钟的安静后,伴随着同一名男性“别有外媒啊,全面介绍,不要抹黑”的声音,两名幸存者离开了现场。

据新闻自由监督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CPJ)的报告,美联社和半岛电视台的外国记者也受到了郑州居民的骚扰或报警。据法新社报道,该社记者在拍摄郑州一条被淹的公路隧道时被数十名男子包围,并被迫删除拍摄画面。

《纽约时报》报道称,该报记者在郑州街头采访时,因受访者被路人大喊不要说话而致采访无法继续。

中国国务院官网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中称,“中国实行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依法保障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的合法权益,并为其依法从事新闻采访报道业务提供便利。”

这听上去很不错,但条例也给对法规的主观解读和施行敞开了大门:“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应当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和规章,遵守新闻职业道德,客观、公正地进行采访报道,不得进行与其机构性质或者记者身份不符的活动。”

尽管中国的宪法中有保护言论和新闻自由的条款,但当中的第51条同时限制了这些自由,称中国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时“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在司法独立欠缺的中国,这些宽泛而定义模糊的法律措辞为中国当局任意使用法规腾出了空间。

根据无国界记者(RSF)组织公布的“2021全球新闻自由指数”(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中国在180个国家中位于第177位,其排名在过去八年中逐年下降。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英文版。)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