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1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瑞士博士生因在推特上批评中国丢了学位 博导与瑞校均胆战心惊?

滚动 中国大陆

因为中国的干预,圣加仑大学的一名瑞士博士生被导师终止了合作关系。这位理科博士生曾在推特上发表过对中国的批评意见。这位圣加仑大学的瑞士博士生的指导教授表示,她担心自己今后受此事连累而无法再获得中国的签证,因此不得不结束两人的指导关系。该指导导师还写道:“不希望因为一个博士生而收到这样的邮件。” 有消息说,案中博士生与博士指导教授均与中国武汉的高校科研教学合作。

《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第一期的头版,1780年1月12日

瑞士新闻报道瑞士博士生因在推特上批评中国丢了学位。上周初,瑞士德语报纸《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报道了一名瑞士博士生的经历,他疑似因为中国审查制度的干预而失去获得博士学位的机会。报道称,O.Gerber(化名)于2017年春季开始在圣加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在导师的推荐下,他获得了中国政府提供的奖学金,并有机会在武汉的一所大学就读。Gerber于2018年秋季开始了那里的学习生活,并很快感受到了政治对科研的影响。

2019年圣诞,他原本计划短暂回瑞庆祝圣诞节,但是因为新冠疫情暴发,武汉封城,他便留在瑞士,继续进行他的博士课题研究。直到 2020年3月28日,他收到导师寄来的一封后果严重的电子邮件,标题:“非常紧急:您的推特帖子引起中方投诉”。女教授在邮件中写道, 她收到“几封来自中国的、语气愤慨的邮件”,邮件中指责Gerber在推特上传播 “类似新纳粹的内容”。教授表示,她担心自己今后受此事连累而无法再获得中国的签证,因此不得不结束两人的指导关系。导师还写道:“不希望因为一个博士生而收到这样的邮件。”

O. Gerber在此10天前刚刚开通自己的推特账号,当时仅有10名粉丝。在其账号中,他的确对中国进行了尖锐的批评。比如指责中国政府在疫情之初想掩盖疫情,据他评论说,“这是偏执胆小鬼的做法。”

在接到导师电邮后,尽管O. Gerber并不认为自己的言论属于“新纳粹”性质,但还是停用了推特账号。他向导师询问中国电邮的寄出者,但是两天也没收到任何音讯。而后,Gerber接到了导师的另一封邮件,并抄送给Gerber的第二导师。电邮再次指出,Gerber和她之间不再存在指导和被指导的关系,并祝Gerber的 “中国研究 “好运。

这是Gerber在他的大学电子邮箱中收到的最后一封邮件。第二天,他便无法进入邮箱。Gerber难以接受自己投入了三年半时间的博士研究就此付诸东流。于是他和家人聘请了律师。

圣加仑大学就此的回应是:O. Gerber在此事件发生之前已经主动从圣加仑大学退学,其导师对他的辅导属于非官方性质。

Gerber确实从2019年秋季学期起仅注册于中国大学。但是,这一决定是听从了圣加仑大学博士课程管理员的建议,因为这样有助于Gerber避免“因长期赴华留学,而超过博士学位最长攻读期限”的问题。

当《新苏黎世报》问及 “中国的愤慨邮件 “从何方而来时,当事人导师回答说,她收到了在一名在加拿大留学的中国博士生的投诉。《新苏黎世报》获得了这封邮件,里面提到了Gerber在回应另一名推特用户的帖子时使用了一幅漫画:黄皮肤、眯缝眼、带有刻板中国人特征的漫画形象。Gerber解释说,他分享这幅漫画只是因为其政治信息-即批评了中国对台湾和香港的做法。

据该报道,目前投诉人到底是谁尚不明了:在《新苏黎世报》看到的邮件中,发件人姓名已被涂掉。圣加仑大学教授表示,她在最初的邮件中用复数描述 “来自中国的愤慨邮件”是个疏忽。而Gerber直到3月份仍在圣加仑大学网站的博士生名单中,也被解释为一个疏漏。

Gerber最终放弃了争取继续在圣加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努力。但他希望将自己的经历公之于众,以引起人们对“中国对瑞士大学影响之大”这一问题的关注。

圣加仑大学拥有自己的中国中心,工作宗旨为”加强和深化与中国的合作关系”。校方在回答《新苏黎世报》提问时表示,在和中国大学的合作中从未发生过问题。

据该报道称,其他瑞士高校更加清楚地意识到问题。在见证了国内外发生的各种事件后- 包括今年年初,中国外交部向欧洲最大的中国研究机构的所有专家发出了入境禁令,瑞士各大学希望通过瑞士大学联盟(瑞士高校伞形组织,swissuniversities)制定与中国合作的联合准则。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