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1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塔利班逼近消息传来后 阿富汗城市陷入恐慌

滚动 国际 军事

阿卜杜勒·卡利克有七口家人要喂饱,他需要钱。但是星期一(8月9日)早晨,他摆在阿富汗北部的马扎里沙里夫的水果小车五人问津。“没生意。打仗了……我一大早就来这里了,可是我什么钱都没挣到。人们什么都没有,”他对美国之音说。

资料照片:一名为躲避战火而背井离乡的阿富汗妇女在马扎里沙里夫城边的临时帐篷营地内的干硬土地上烧柴煮茶。(2021年7月8日)

阿卜杜勒·卡利克有七口家人要喂饱,他需要钱。但是星期一(8月9日)早晨,他摆在阿富汗北部的马扎里沙里夫的水果小车无人问津。

“没生意。打仗了……我一大早就来这里了,可是我什么钱都没挣到。人们什么都没有,”他对美国之音说。

马扎尔扎里夫是巴尔赫省的首府。在塔利班逼近的消息传开后,店铺纷纷关门,城里的生意戛然而止。自从星期五以来,塔利班激进分子已经在阿富汗北部和东北部攻陷了五个省的首府。星期一早晨,支持塔利班的社交媒体账户开始说,激进分子已经从四个方向对马扎里发起了进攻。

这是不实的说法。唯一据报发生战斗的地方是离城大约20公里处的迪达迪区的一处军事基地附近,但是谣言不胫而走。马扎里民众已经听到两天内邻近五省的首府接连陷落的消息,对他们来说,20公里的距离并不太远。

马扎里居民哈米德·阿斯卡尔说:“我们听到塔利班进了马扎里……大家在逃走。50%的店铺都关门了,虽然塔利班还只是在城外。可是人们害怕啊。”

在社交媒体上疯传的一段一天前发生在昆都士的情景加剧了人们的恐慌。昆都士是另一座北方城市,离马扎里只有几小时的车程。当地爆发了激战,基本上已被塔利班攻占。

视频显示人们惊慌逃跑,黑烟在背后升入天空。城市的部分地区被高高的桔黄色和红色的火焰所吞噬。

马扎里居民不想冒险。马扎里沙里夫市中心繁忙的街道变得空无一人。人们在银行和自动柜员机排队取钱。

于事无补的是,另一座北方省府—萨曼甘省的艾巴克同天也被塔利班攻占。这是星期五以来沦陷的第六座省府。塔利班激进分子如今已经控制了北方多数地区。

在一个经历了四十年战火的国家,马扎里沙里夫是相对保持完好的城市之一。马扎里没有经历过激烈巷战。这一次,居民们正在为出现不同的结果而筹谋。

店主纳吉布拉说:“塔利班来了。城市正在沦陷。有钱人都跑了。留下的是穷人。”这位店主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氏。

目击者说,在马扎里的恐慌期间,人们没有看到多少安全部队的身影。任何出得起钱的人都试图逃走。旅行代办人的生意是平时的一倍。甚至航空公司都把航班加倍了。

“通常,我们每天从马扎里到喀布尔有两到三次航班,但是已经增加到了五到六次,”旅行代办人沙米尔说。“之前,单程票价是85美元,但现在已经涨到了113美元。”

他说,自从当地安全局势恶化后,他的旅行社看到人们纷纷前来试图寻找安全的脱身地。

下午,阿富汗军方在社交媒体发布视频说,军方已经击退了对迪达迪区的进攻。

阿富汗国防部发言人法瓦德·阿曼发推说:“如今,突击队员进驻巴尔赫省迪达迪区的科达巴尔克地段。恐怖分子对该区的进攻已被击退,在突击队员和共和国抵抗军的反击行动下,几十名恐怖分子被打死打伤。”

他后来写道,塔利班对北部巴格兰省的进攻也被击退。

今年5月,外国部队开始撤走,从那以后,塔利班迅速在阿富汗攻城略地。乔·拜登总统的政治对手和独立分析人士严厉批评他在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达成政治解决方案之前就决定撤走所有部队。

双方的正式谈判在2020年9月正式开始,但是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成果。

暴力加剧了阿富汗已有的人道危机。阿富汗经历了几年的干旱,据联合国说,有超过1千8百万人,也就是全国人口的一半,如今需要人道援助。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