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8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谴责军人独裁镇压 在台缅人纪念8888民主运动33周年

滚动 军事

全球海外缅甸人举行“缅甸8888民主运动33周年纪念”。

在台缅甸人8日响应全球同步“缅甸8888民主运动33周年纪念”。

全球海外缅甸人举行“缅甸8888民主运动33周年纪念”。在台缅甸人杜可可指出,1988年,约三千多名和平争取民主的缅甸人遭军政府镇压,33年后的今天,军方政变半年已杀害约一千一百名缅人,另有上万名缅人因感染covid-19疫情死亡,呼吁国际社会救援缅甸人遭受政治和疫情的双重死亡威胁。

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日本、欧洲等30国缅甸人同步进行缅甸8888民主运动33周年纪念。在台北,缅甸僧侣带领约三十名缅甸人身穿红衣,戴着红色口罩,为死于军方枪口下的同胞手足默哀,并高喊着:“革命必胜”!

纪念会上播放8888和今年军方镇压人民的纪录片,军人对手无寸铁人民开枪,亲人抚尸痛哭,抢救人民的救护员也被军方以枪托暴打,现场不少人低声啜泣拭泪。

全国民族团结政府(NUG)委任的临时总统DUWAR LASHI LA透过视频发表短讲。(记者夏小华翻摄)

在台缅甸人杜可可哽咽地说:“今天是八八,父亲节快乐,但对缅甸来讲,八八是一点都不快乐的!你们有看过吗?前面一群人为了民主抗议被枪杀,在你面前,三十、四十、五十人死掉,你们的感受是怎么样?你们会忘了吗?”

88是缅甸民众死于军人枪口的伤痛日

杜可可指出,缅甸在1948年到1962年的14年间,曾是亚洲最民主、最有钱的国家,1962年军方叛变,1962年到1988年的26年间,缅甸成为全世界最贫穷的九个国家之一。缅甸军方无预警将纸钞废掉,陷入经济危机,国家走向崩坏,进入混乱锁国,学生、人民、僧侣上街抗议无法过生活。

当年还是学生的杜可可回忆,民众追求民主,走上街头抗议,持续几个月。“1988年7月某晚,在仰光市政府前面,我们在抗议的一刹那,军方用枪扫射,我的前面就死掉三十几个,我那天晚上我不知道怎么回去的,我怎么会活的过来的,我自己也不知道。那时我还不懂民主,但我开始懂,为什么国家的领导人、应该保护人民的军方,会把人民杀掉?我害怕、愤怒,无法入睡。”

在台缅甸人杜可可。(记者夏小华摄)

杜可可说,1988年8月8日军队朝游行示威者开火,血腥镇压,估计有三、四千人死亡,家庭破碎,很多人逃离缅甸。33年后的今天,缅甸人民仍在为民主自由付出生命,今年二月至今半年,缅甸军方叛变滥杀示威者已造成约一千一百多人死亡,缅甸人仍不屈服独裁政权,誓言抗争到底。

杜可可提到,捷克政府已承认去年缅甸人选出的“民族团结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aent, NUG ),法国、韩国、日本、新西兰、土耳其国会则通过法案支持NUG政府。根据缅甸当地新闻,缅甸第三波疫情非常严重,但军方仍不让国际组织进入营救,他呼吁联合国和各国承认NUG才是合法政府,营救缅甸人。

缅青:缅甸疫情严重 为吸一口氧气要排队 连火化也要排队

缅甸Z世代青年代表清清致词也说:“缅甸第三疫情爆发非常严重,在这军政府的贪权腐败下,医疗人员被拘捕,医疗物质被封锁,制氧气工厂被强制关闭,我们的人民每天面临着各种排队模式买药要排队,为了补充营养买个鸡蛋要排队, 为了氧气要排队,最后排不到,人走为了火化也要排队。”

缅甸Z世代青年清清。(记者夏小华摄)

清清表示,二月军方政变后,平均每天有上万人出来表达不满,包含医师、护士、教师、公务员、警消。呼吁国际抵制Tatmadaw(缅甸军队),他们认为军政府是恐怖分子,滥杀无辜。此外,2020大选选出的国会议员组成的(CRPH)已延伸出更完善的联邦政府(NUG),包含国防部, 教育部, 人权部, 妇女儿童部等,包含罗兴亚人,呼吁台湾政府承认NUG 并在人道立场提供资源和技术的协助。

在台北的8888纪念会上,播放全国民族团结政府委任的临时总统DUWAR LASHI LA,和临时总理Mahn Winn Khaing Thann预录的演讲视频。

NUG临时总统指出,8888革命成功破坏一党独大局面,军人政权为稳固权力,制定2008宪章,之后的选举,人民以选票全力支持着NLD ( 全国民主联盟 )党。却在今年初,军方无视民意选票,逮补人民选出来的议会代表和民选的国家元首,从民选政府手中把政权夺走,是非常野蛮的行为。8888历史又再重演。他呼吁缅甸人必须根除军人独裁政权,往自由民主道路前进,烈士灵魂才能安息。

全国民族团结政府(NUG)委任的临时总理Mahn Winn Khaing Thann 透过视频发表短讲。(记者夏小华翻摄)

在台缅生:呼吁台湾大学生声援缅甸不要沉默

留台缅甸学生代表张如明说:“今天我们不想要回到手机通讯卡只有权贵用的起的时代,校园电脑室只有摆设,不能进去接受资讯,不能回到通讯公司被军政府垄断(的情况)。我们希望缅甸人过着像在台湾,有民主自由的生活。” 张如明呼吁台湾大学生不要对缅甸议题沉默。

台大研究生协会会长吴依洁提到,东京奥运一位缅甸选手 Win Htet Oo不愿服从军政府而毅然决然放弃比赛。他原本的梦想是透过奥运舞台推动缅甸体育,但二月后,缅甸奥委会被军方所控制。他写信向国际奥委会请求拒绝承认缅甸奥委会合法性,因其迫害人民的行为已严重违反奥运的精神以及体育的意义,并希望可以让缅甸运动员“中立运动员”身份独立参赛。但国际奥委会以不涉入国家体制以及政治中立为由拒绝,他因此在四月决定放弃参赛抗议。

吴依洁说,Win Htet Oo的信件代表所有缅甸人的心声,在个人的梦想与荣耀之前,不能够被夺走的是基本人权与正义,以及身而为人的民主与自由。尽管经历如此黑暗的时刻,Win Htet Oo不忘帮台湾加油打气,表示他能了解台湾的处境,虽然缅甸运动员无法夺得任何奖牌,仍会对台湾的运动选手喝采,因为被台湾的民主感动。吴依洁呼吁国际营救缅甸,“以决心为枪枝,配上勇气以及胆量,要让军政府对渴望自由的人们所带来的革命与力量,感到惧怕。”

缅甸僧侣为缅甸民主运动死难者祈福默哀。(记者夏小华摄)

执政的民进党籍立委洪申翰,和台湾人权促进会、台湾劳工阵线等公民团体代表与会声援。劳阵秘书长孙友联提到,近日台风他一度担心纪念活动能否顺利举办,而过去声援缅甸袈裟革命,当时台北也是刮台风,他担心风雨大,台北游行办不成,当时有缅甸人哭着对他说:“缅甸军政府不会因为刮风下雨而不杀人”, 他说,听到这句话发了一个冷颤,决定风雨无阻,带群众上街声援缅甸。

在台港青:与缅甸人一起同行抵抗强权 愿民主和自由归于人民

香港边城青年代表English蒙面出席,她强调,民主不会从天而降,台湾也是从威权时代追求民主,努力不懈,才走到成为亚洲最自由民主国家之一 。“缅甸人跟香港人都是民主自由的追求者,在台湾虽然身处异乡,力量微薄,但在这个艰难时刻,尽管民主的路很漫长,但我们相信缅甸和香港会在争取民主的路途上一直互相声援、扶持、一起同行抵抗极权,愿民主和自由归于人民。”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安克   网编  景铭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