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8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郑州“7·20”洪水: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滚动 中国大陆

能否最终查出郑州7·20罕见水灾的真实原因和确切伤亡人数,当地政府主要领导和有关部门究竟该负什么责任,是否有失职渎职和掩盖真相行为,如何处置相关责任人,以及如何救济受灾民众和安抚遇难者亲属等,都是人们关心的重要议题。国务院成立调查组,其背后的政治意涵是什么?对中共20大布局可能产生什么影响?尤为引人关注。

2021年7月27日,中国河南省郑州市暴雨一周后,人们站在地铁5号线地铁站口处的大量鲜花旁,纪念水灾遇难者。(路透社图片)

中国河南省郑州市及周边地区发生伤亡惨重的洪水泛滥两周后,国务院宣布成立调查组,就官方所说的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展开调查。对于这场在华人社会乃至世界上引起广泛震惊和议论的罕见水灾,能否最终查出灾害真实原因和确切伤亡人数,当地政府主要领导和有关部门究竟该负什么责任,是否有失职渎职和掩盖真相行为,如何处置相关责任人,以及如何救济受灾民众和安抚遇难者亲属等,都是人们关心的重要议题。

特别是,中共高层及退休政治老人据信聚集海滨避暑胜地北戴河之际,由总理李克强领导的国务院派调查组前往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亲信主政的河南省郑州市追查问责,其背后的政治意涵是什么?对中共20大布局可能产生什么影响?对此,一些分析人士看法不一。

官方说法及表现

8月2日,北京官方宣布成立郑州水灾调查组当天,河南省更新了该省“7·20”受灾死难者人数,截至数字公布时,死亡人数上升至302人,50人失踪,其中仅郑州市就有292人死亡,47人失踪。而在此前,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为99人。这两次公布的死亡人数都没有付上名单,人们对这些数字的真实性仍然存有疑问。

同一天,河南省长王凯带领一些官员向水灾遇难者表示哀悼并起立默哀。他说,“这场大汛大灾,让我们经历了一场大考,也暴露出工作中的短板和不足,我们将深刻汲取教训,树立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理念,进一步完善防洪措施,加强城市管理,守护好一方平安。我们将统筹抓好防汛救灾、疫情防控、经济运行、民生保障、安全稳定的工作,重建美丽家园。”

对于国务院宣布派遣调查组到郑州,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称,“这一决定来得很及时。” 该报评论指,“郑州‘7·20’暴雨显然属于非常罕见的极端天气,但是政府和相关部门的履职尽责是否到位了,公众存在普遍的质疑,实际在等待国家的权威结论。”

这份官方小报的总编辑、自称祖籍河南的胡锡进7月20日曾发推说郑州“这种极端天气导致洪灾是必然的”。就在此前三天,7月17日,他用英文发推批评德国未能处置洪灾,称“极端天气的早期预警和适当疏散没有到位”,若在中国,“一些官员会面临严厉处罚。”

到目前为止,尚未出现中国各级政府任何官员被问责、引咎辞职或向公众道歉的报道。官方媒体采用“50年不遇”、“百年不遇”、“千年一遇”,甚至“五千年一遇”等缺乏科学依据的定语来描述当地经历的暴雨,而鲜有提及郑州市附近水库无预警泄洪造成灾区民众猝不及防的情况。

事实上,据中国官媒报道,郑州市气象局在7月20日连发5次强降雨红色预警,但大量网友上传的视频显示,直到当天下午五点钟,该市的公交系统和主干道,包括受灾最严重的京广路隧道和地铁5号线,都在继续运营,受困地铁车厢内的乘客大半个身体泡在水中还静等外部救援。当天流传甚广的视频和图像显示,多名遇难者尸横地铁站台,旁边有人持手机电话,其他地方有人被洪水冲走,民众或惊叫呼救,或自救,但看不到专业救援人员。

据半官方的中国媒体澎湃新闻报道,45岁的女性居民谈秀丽下班后在郑州市航海路通站路交叉口航海湾小区门口附近与同事走散后失联,两天后被发现时已经身亡。她是在7月20日晚上8时左右失联的。

中国官媒央视当晚的新闻节目邀请嘉宾讨论欧洲的水灾而完全没有关注遭受历史罕见洪水袭击的河南灾民。与此同时,河南的地方电视台还在播放共产党军队“打鬼子”的“抗日神剧”。

2021年7月20日洪灾发生后,郑州发布的这些官方文字引起广泛批评议论。(网络截图)

7月21日,尽管遍地灾害景象触目惊心,但郑州官方微博“郑州发布”仍然高调表示:“暴雨虽然很大,但坚强乐观的郑州人民不怨天尤人,万众一心积极抗汛。我们坚信,这场历史罕见的大雨过后,城市会更干净,草木会更加翠绿旺盛!” ​

中共领导人表态

7月20日和21日的人民日报头版没有刊登这场所谓千年一遇的暴雨洪涝的消息。被官媒称为人民领袖的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西藏“考察”的报道被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并且得到官方电视台的重点播报。

同日,新华社报道了习近平就河南郑州等地水灾作出的“重要指示”。他说:“各级领导干部要始终把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身先士卒、靠前指挥”。

VOA连线(鲁难):百多位学者校友联名上书中国人大,要求言论自由权

在美国的时政评论人士鲁难来自河南省,曾在当地主要官方报纸《郑州晚报》担任记者。

他对美国之音说,习近平主席虽然在许多方面模仿已故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但在重大灾害时刻没有走毛当年委派周恩来总理到抢险救灾第一线去视察慰问的戏路,连前几任领导人江泽民、朱镕基都不如。他说,习近平不仅自己不去灾区,也不派李克强前往,而是不远千里飞到西藏考察,这对于把人民生命财产放在第一位的重要指示是个莫大讽刺。

鲁难说:“在水灾最严重的情况下,沙口路地铁站的死去的人,魂都没有归家的时候,他却到了西藏接受帝王似的的欢迎。我觉得完全是一种讽刺啊。”

这位定居美国的评论人士认为,习近平主席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一个坑,但是这并不影响他要继续执政的决心。

鲁难表示:“只有在不久的将来,习主席不能控制局面的时候,才有可能对他作出客观的评价。那时候,老百姓才会把心里那杆秤拿出来,称一称习主席这十年的执政到底是一种什么状况。”

灾民及遇难者亲属反应

河南郑州暴雨后居民乘坐斗车疏散。(2021年7月23日)

据报道,郑州、新乡等地被洪水围困的居民7月23日和24日仍在通过媒体向外界求援,其中有老人幼儿,还有孕妇,没有饮水和食物,手机即将断电。

有灾民对美国之音表示,地方当局维稳人员要求遇难或失联者亲友不要向外媒透露受灾情况。另有消息人士披露,这几天网管加紧删帖,屏蔽有关水灾和遇难者的信息和图像资料。

新乡市民任先生等五人7月23日中午在澎湃新闻上发出求救信息说,包括4名儿童在内的22人在该市一加油站附近小路被困,附近水流湍急,水位持续上涨,截止7月23日12:37,求助者缺水缺食物手机电量低,可能随时失联;需要救援、皮划艇或船。

一名医护人员在给一名郑州市民做新冠病毒核酸检测。(2021年8月2日)

美国之音星期五上午接通发出求救信息的任先生手机,对方表示他们已经获救,他本人正在作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

记者问:“想问一下你们求援的情况,是否已经脱困?”

任先生说:“是的,我们已经得救了。不好意思,我现在作核酸。”

河南省荥阳市郊区农民丁女士对致电询问的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她熟悉的人们没有发生伤亡情况,但是家园和家具等财产在水灾中蒙受了损失。

她还表示,房屋被水冲毁的当地受灾群众已经得到安置。

失联者家人发布的寻人启事(网络图片)

不过,一份在微博上发布的寻人启事表明,同在荥阳市郊区的高山镇吴沟村耿旺和王玉凤两位六旬老人则没那么幸运。他们7月20日下午两点40分左右到另一村庄路上失联。

美国之音8月3日致电其家人询问情况时,对方说仍无音信,随即称要接另一通电话,中断与记者通话。

被问到此次洪水的原因,以及对于中央政府指派调查组问责相关官员可能的人为疏失有何看法,荥阳市郊区农民丁女士毫不犹豫地答道,没有人为疏失,就是因为雨水太大。她对地方当局在常庄水库泄洪上的表现受到公众严重质疑以及郑州周边的水库溃坝似乎并不知情。

丁女士说:“雨下得有多大呀!我们地下室负1负2全部都灌进水了。几百辆车全部都淹进去了。”

记者问:“如果是雨水的话,你觉得会有这么大吗?”

丁女士说:“嗯——雨水肯定是(洪水)大的原因。另外就是七里河,或者哪个河里装不下了,水倒灌漫出来了。都有可能的。”

中共元老李銳的女兒李南央(莫干生拍摄)

已故中共党史专家、毛泽东兼职秘书李锐的女儿、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李南央引述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说:“因暴雨内涝,还是因水库泄洪造成的大水災难是有鲜明的辨别标识的:1.内涝水是上涨的,泄洪水是有流向的;2.内涝水相对清,泄洪水携带大量泥沙。毋庸置疑,此次郑州大水水库无预警泄洪是主因——当然是人祸!”

时评人鲁难说,郑州这次水灾与1975年8月的河南驻马店板桥水库等数十座水库溃坝有相似之处,都没有及时向社会发出预告,而1938年国民党政府为阻止日军进攻炸开花园口黄河堤坝前,还提前通知附近百姓,并发放每人5元“逃荒费”。

鲁难说,河南省和郑州市的主要领导没有把人民的生命财产当成一回事才导致水灾如此严重,但是来自浙江的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和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属于习近平人马,因此才有恃无恐。

一名男子坐在暴雨后郑州街头漂浮的汽车上。(2021年7月22日)

郑州市民黄先生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得知18岁的女儿黄菲在7月20日下午6时左右下班回家路上被水冲走失联后,他从外地赶回郑州。目前已经确认黄菲已经遇难。

黄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失去心爱的女儿后,妻子和幼小的儿子都受到沉重打击。

黄先生表示,她女儿是一名电商公司客服员,公司离家不远,目前公司没有对下班员工回家途中发生人身意外作出任何表示,要看单位会不会给个什么说法。他认为,国家派调查组到郑州是正确决定,因为郑州这次水灾有一定人为因素,希望相关官员能被问责。

李春阳:清洁工的命也是命

在郑州7·20水灾中参加居民小区防洪抢险的遇难者李振营遗照。(资料图片)

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李春阳在这次水灾中失去了56岁的父亲。

据李春阳介绍,他父亲李振营生前是郑州市金水区东风路东峰听撸小区的清洁工。小区物业负责人7月20日下午近5时许通知所有员工到地下车库抢险堵水,无视员工的生命安全和他们都是非专业救灾人员的事实,在堵水过程中突然水位猛涨,李振营未能及时逃生,失踪7天后,车库积水抽干才被发现不幸遇难。

李春阳对美国之音表示,法医鉴定李振营双手有明显伤痕,显示死前有自救过程,若营救及时或许能保住生命。

他说,7月20日夜里很晚才得知有水库泄洪,而且以前从未听说常庄水库当天上午就已经开始泄洪。

李春阳在微信上披露,他父亲遗体仍放在冰棺内,他和弟弟一直不敢告诉母亲这个噩耗,这几天才如实相告,母亲痛不欲生。

李春阳说,他向省、市政府主要领导反映情况,要求物业给个说法,一直没有回复,后来信访材料又被转回来交给街道办事处。他说,他希望向中央调查组反映情况却无法找到其电话号码。

李春阳在微信上表示,一名派出所警察也帮着物业说话,拷问了他一些问题。

李春阳表示,他父亲从未受过专业抗洪救灾训练,却被派到大水漫灌的地下车库抢险,明显死于人祸。他指出,“清洁工也是一条活脱脱的生命。”

河南郑州市民在被黄色围栏围起来的地铁5号线车站前献花悼念水灾死难者。(2021年7月26日)

围挡花篮殴打拍摄者为哪般?

7月21日以后,郑州市内的洪水逐渐退去。人们看到京广路隧道入口前遭到军管和警察看守,不许民众和媒体靠近或拍摄。26日,地铁水灾遇难者头七,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出入口前摆放的祭奠亡灵的鲜花被一人多高的挡板围住,当晚被郑州市一位中年男士不顾被“寻衅滋事”的危险带头拆除。他边拆边说:“太棒了!我觉得郑州市民应该勇敢一点,与不文明现象作斗争!”

事后此人在微博上自报家门,名叫王金雷,说拆了墙之后,有警车过来,他作好了被警察带走的准备。

王金雷写道:“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也没下车,隔窗拍个照就走了。”

挡板拆除后,第二天又被当局重新围起来,然后被王金雷和其他市民再次拆除,更多民众自发前来献花致哀。

3天后,剧情开始反转,国营的地铁公司领导们7月30日出现在摆放鲜花的地铁站口,献花鞠躬,向死于水灾的地铁乘客表示哀悼。

河南郑州救援人员在地铁5号线的隧道里搜寻洪灾遇难者。(2021年7月26日)

官方公布的地铁水灾死亡人数为14人,而京广路隧道的死难者官方数字为6人,这两个数字备受舆论质疑。

也有视频显示,从京广路隧道拖出的一些公交车用黑布遮住车窗,被怀疑里面装有遇难者者尸体。

隧道入口处的水灾现场附近,有西方媒体记者遭到一些便衣人员围攻和骚扰。

一名用无人机拍摄灾情的西安青年遭一伙不明身份的黑衣人围殴后,获在场市民解救。打人者身穿的黑色体恤衫袖口有统一的微型五星红旗标志,被认出属于官方人员所有。

鲁难表示,不难看出,郑州当局在极力掩盖灾情真相,但是即便如此,国务院调查组也不会把干扰媒体和黑衣人打人事件之类问题列为调查事项,郑州洪水主要是人祸造成,但楼阳生和徐立毅即使被问责也不过是换个地方继续当官。

调查组能否动真格?

传说中的北戴河会议召开之际,由李克强领导的国务院派出调查组到郑州实地追查地方政府处理灾情工作中可能发生的疏失,在海内外独立的时政评论圈引起一些议论和揣测。

一位因安全原因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京分析人士对美国之音指出以下三点:

1.国务院通过追责树立国务院应有的权威,这就是说,长期以来国务院在地方政府中已没有多少权威。

2.郑州市党政主官被追责的可能性比较大,但省里主要领导应该不会受到影响。

3.也可以视为二十大前的一个博弈,李对习的一个有限抵抗。

这位分析人士认为,这次调查要拿到“完全的真相不可能,死人的真实数字不会披露。”

时评人鲁难表示,从媒体现场报道和网友发出的视频可以看出,整个事件的逻辑简单而又非常清楚,由国务院派调查组就是在愚弄百姓,准备继续掩盖真相。

河南郑州暴雨中地铁五号线的车中乘客被困洪水中。(2021年7月20日)

李南央对美国之音表示,国务院调查组的功能是到河南平息民愤。

她说:“平息一下民愤吧。因为太明显了。这个显然不是单一的天灾造成的,很大的(原因)是人祸。老百姓又不傻。他平息民愤的目的还是要巩固自己的政权。所以追责,我觉得,顶多下面有些替罪羊吧。”

至于这场被官方媒体描述为“千年一遇”的灾害是否对习近平在中共20大上谋求继续连任构成不利影响,李南央表示:“任何灾难不会形成对习近平的任何威胁。除非到共产党垮台的那一天,否则没有第一把手下台的那一天。”

李南央对许多中国普通民众仍然盲目信从共产党的说教表示失望。

她说:“郑州这次这么大的灾难,其实那个水库的规模比三峡(大坝)要小得多,就变成这个样子。而且政府如此无能,不作为,老百姓还如此相信政府,等待政府的救援。你说能有什么救?没救。”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